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爱护动物】(32)

         我当于一切众生犹如慈母

                  ——《华严经

穿山甲的母爱

残暴可以毁灭母亲,却无法摧毁母爱。这是一次令人热泪奔涌的亲历,这是生命以刻骨的震撼对母爱做出的终极诠释。让我们在这一篇短文中一同感怀母爱的伟大,一起触摸这个在生命的毁灭与新生中传递给我们的最伤感的反思:我们既然自诩为万物之灵长,我们又有什么理由因为口腹之欲,去吞啖如许伟大、如许弱小、如许与我们无二无别的─—生灵。

非洲的尼日尔河流域有一个很大的市场,很特别,整个市场卖的都是野味。有很多野生穿山甲、鳄鱼、大号蜥蜴,甚至有卖梅花鹿、斑马和猴子,这些东西在中国国内都是禁售、禁食的。有一次我们为了招待客人,特地驱车一百多公里,带他们一起去采购野味。

鳄鱼栏一般人不敢靠近,只叫我的老司机丹尼尔去选购,我们一行人则直接去挑选穿山甲。

穿山甲被捕获以后,出于恐惧或是自卫的本能,总是把躯体紧紧蜷缩着,卷成一圈。野味铺子一般的购买程序是这样的:买主选定以后,卖方黑人便用力把穿山甲拉直,开膛破肚,取出内脏丢弃,将身躯清理干净,再用铁夹夹着放到火盆里烤灼,直到其身体上的鳞甲全部脱落。

那天,野味铺子货源颇丰,围栏里放满了卷成圈的大小不一的穿山甲。一些食客拣大的挑了几只,声称要亲眼看着宰杀才放心。

一个黑人小工提起最肥的一只,动作娴熟地准备把它拉直,费了半天力,却怎么也无法把那蜷缩的躯体拉开。所有人大呼奇怪,小伙子却十分尴尬,便一下又一下把穿山甲往地面上摔去,边摔边解释说,穿山甲遇痛就会将躯体伸张开。不曾想连摔几下,眼见穿山甲惊恐的小眼睛早已闭合,尖尖的嘴角已经挂出一缕鲜红的血丝,身体却始终未见张开,反而越蜷越紧。

我们不忍卒睹,便摇手示意作罢。那操作的小工兀自不甘心,就直接拿铁钳夹了穿山甲放到火盆上灼烧。待到鳞甲脱尽,焦味弥漫,那穿山甲仍然保持原状。这下小伙子黔驴技穷了,无奈地摇摇头,说这只穿山甲一定有了什么毛病,不可食用,随即顺手将其甩落在身后的沙土地上。

我们十分意外地发现,原先被丢弃在地上的穿山甲竟慢慢地伸直了躯体,眼睛眯开一条线,接着一阵抽搐,僵硬挺直,彻底没了气息。随着它躯体的伸展,我们震惊地看到,在它摊平的肚皮上,竟蠕动着一只粉嫩透明的小穿山甲。小穿山甲只有老鼠大小,身上的脐带仍与母体相连,小嘴慢慢张合,仿佛在无声地呼唤着母亲。这样的场景惊得所有人目瞪口呆。

刹那间,我只觉得热血翻涌,须发皆张,泪水翻滚在眼眶里。那只母穿山甲自身体重不超过10斤,却用血肉之躯历经摔打与灼烧,至死护卫着孩子,自己已经被烤至半熟,竟还能保得孩子的周全。它的那份精神之力,不得不说早已超越了生命的极限。(来源:凤凰佛教 姚甦)

◎◎◎◎◎◎◎◎◎◎◎◎◎◎◎◎◎◎◎◎◎◎◎◎◎◎◎◎◎◎◎◎◎◎◎


猫懂人话

我与一位朋友在一家酒馆小坐,这时爬过来一只小虎皮猫。我说:“我最喜欢小猫了,小猫的样子特别叫人爱怜,再说猫的智商可高了,它们各有各的性格……”

朋友说:“算了吧,我从前养过猫,可脏了,猫爪子爱乱抓东西,把我的沙发都抓坏了……”虎皮猫静静地听着我们的话,样子有些踌躇不安,过了一会儿,它轻轻地跳到我身旁,摊直身体入睡休息。

朋友大惊,说:“哎呀,猫完全听懂了咱们的对话了,你看它找你却躲避我……”后来,我们又想起,有一位粗鲁些的友人,见到一家养狗,便胡乱说:“养它呢,还不如剥下来卖狗皮呢……”此话一发,那只狗恨得疯狂撕咬,狗的主人耐心向狗解释:“他是开玩笑,他说着玩呢……”狗仍然不依不饶,此后只要见到这个人就大咬特叫。

猫狗是如此了,鸡鸭呢?花草呢?还有石头?也许这个世界其实懂得咱们的一切絮絮叨叨与窃窃私语?(来源:《意林 》王蒙)

上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具德无上最胜诸师尊 法身遍布满空悲智云
如其调伏如何作调伏 深广正法雷雨愿普兴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