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教故事

盲人摸象 大萨他婆 

白象和狮子 比舍佉

锄头贤人的故事 八风吹不动

无尽灯 优波离 佛陀问病

三皈依 愚路尊者 还重吗?

一杯牛奶 金刚三昧定 

难陀出家 周利槃陀的故事

五官争功 天下第一傻瓜

一碗馄饨 目犍连救母

故事选读 地藏菩萨的故事

故事与典故 长老偈

上一页

   
 
阿含经故事选 (100)

庄春江编著

098 善于说法的优陀夷

有一次,尊者优陀夷在憍萨罗国游化,来到名叫“拘盘荼”的村落,住在一个属于毗纽迦旃延婆罗门家族的芒果园中。

这天,一群跟随着毗纽迦旃延女婆罗门学习的年轻人,来到芒果园中打柴,看到正坐在树下的尊者优陀夷容貌非凡,散发着解脱者的气度,就过去礼拜问讯,请求说法。

尊者优陀夷为这群年轻人说了种种法,并对他们多所勉励,说得这群年轻人法喜充满,赶紧回去向他们的老师女婆罗门禀报:

“老师!芒果园中来了一位很会说法的沙门,名叫优陀夷。”

“这样啊!那帮我请他明天来家里吃饭,请他接受我的供养。”

“好啊!老师。”

这群年轻人又回芒果园去邀请了尊者优陀夷,而尊者也同意了邀请。

第二天,尊者优陀夷应邀来到女婆罗门老师的住处,接受了许多美食的供养。当尊者优陀夷用餐完毕后,这位女婆罗门老师穿着华贵的鞋子,包着头巾,坐在高座上,显得有些骄慢地向尊者优陀夷说:

“我有些问题想请教你,可以为我解说吗?”

“姊妹!今天不是时候,改天吧。”

第二天,那群年轻的学生们,又到芒果园去听尊者优陀夷说法了,同样地法喜充满回来,而尊者优陀夷也同样地应邀接受供养,然后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第三天的情形也一样,一连三天,尊者优陀夷都是吃过饭就走,没响应女婆罗门的问题,也没说法。

当第四天,年轻学生们又向他们的老师报告时,女婆罗门不耐烦地说:

“年轻人!你们这么赞叹沙门优陀夷,可是一连三天来,我每次请他说法,他都推托不说!”

“老师!尊者优陀夷很珍重法,而这三天来,每次你都穿着华贵的鞋,包着头巾,不恭敬地坐在高座上,人家怎么会说呢?”

“如果是这样,那再帮我邀请一次吧!”

这一次,女婆罗门改坐在低座上,诚敬地问尊者优陀夷:

“大德!有沙门、婆罗门说:苦、乐是由其自体所生的‘自作’,有说是苦、乐以外体性所生的‘他作’,有说不是自体,也不是其它体性所生的‘非自非他作’,尊者!您怎么说呢?”

“姊妹!体证真实的解脱阿罗汉都不这样说,因为苦、乐是由别的原因生成的。”

“那怎么说呢?”

“阿罗汉说,从其因缘而生起种种的苦、乐。

让我来问你,请依你的意思照实回答。

“有眼吗?”

“有。”

“有眼可见的色吗?”

“有。”

“有视觉的辨别、认识,然后由认识等因缘,而生起苦、乐、不苦不乐的感受吗?”

“嗯,的确是这样子的,尊者优陀夷!”

“有由于耳、鼻、舌、身、意等认识因缘,而生苦、乐、不苦不乐的感受吗?”

“有的,尊者优陀夷!”

“这就是阿罗汉所说的:从其因缘而生起种种的苦、乐。”

“尊者优陀夷!这就是阿罗汉所说的从其因缘而生起种种的苦、乐吗?”女婆罗门再次认真地确认道。

“正是,姊妹!”尊者优陀夷肯定地答。

“那阿罗汉是如何说灭除从因缘而生的苦、乐、不苦不乐的呢?”

“让我再问你:如果能灭除眼而永不再生起,还会有由视觉认识等因缘,而生起苦、乐、不苦不乐的感受吗?”

“不会了,沙门!”

“像这样,能灭除耳、鼻、舌、身、意,而且永不再生起,还会有由这些感觉认识因缘,而生起苦、乐、不苦不乐的感受吗?”

“不会了,沙门!”

“这就是阿罗汉所说的:因缘生起的苦、乐、不苦不乐灭除了。”

说到这里,女婆罗门当下远尘离垢,得法眼清净,见法、得法;知法、入法,不再疑惑,不必再靠别人而领悟佛法,在正法中无所畏惧,就从座位起来,合掌对尊者优陀夷说:“我现在已经坚定而不退失地领悟了正法,从现在起,归依佛、归依法、归依僧伽,终身归依三宝。”

按语:

一、本则故事取材自《杂阿含第二五三经》、《相应部第三五相应第一三三经》。

二、尊者优陀夷,又译为迦留陀夷、乌陀夷,是佛陀为王子时的侍友,在僧团中,颇具争议,如:

·依《善见律毗婆沙》的记载,说“佛为说法,即得罗汉”,可能是随佛出家不久,就证得阿罗汉果。

·依《增壹阿含第四品第一经》的记载,说尊者优陀夷“善能劝导,福度人民”,也就是说他很能说法,劝导一般人归信佛法。

·依《十诵律》记载,说尊者曾在舍卫城,教化了千家的夫妇得道证果。

·依《增壹阿含第四九品第七经》的记载,说尊者长得很黑,有一天黄昏到一位长者居士家乞食,由长者家一位怀孕媳妇端食物出来供养尊者,但因为下雨,天色昏暗,那位媳妇以为自己见到了鬼,惊吓过度而流产,舍卫城的人都议论纷纷,对尊者优陀夷极不谅解,佛陀因此而制订了“过午不食”的戒律。

·依《中阿含第二二成就戒经》的记载,尊者当众反对舍利弗尊者一个有关灭尽定的教说,而尊者阿难也在场,但保持沉默,没支持尊者舍利弗,结果尊者优陀夷受到佛陀的责备,还连累了尊者阿难也受到佛陀唯一的一次责备。

三、尊者优陀夷,对女婆罗门老师带着骄慢神态的问法,不予响应,是很有道理的。这就像已经盛得满满的杯子,怎能再容下新的呢?

四、女婆罗门老师所提的“自作”、“他作”、“非自非他作”(或说“自他共作”)当时常见的外道思想,在《阿含经》中还有许多经论及。不论是“自作”、“他作”、“共作”,都是从永恒不变自体(自性)的观点出发的,与佛陀教说的缘起法格格不入,尊者优陀夷就从这里导入缘起的教说,让女婆罗门一下子就悟入佛法的心髓,而证得了初果。

五、有关“自作”、“他作”、“共作”等非缘起的自性见,后来龙树菩萨在其所作的《中论》中,也有深刻且广泛的论破。

六、尊者优陀夷说的灭除眼等六根,不能光从字面上解读,以为那是让眼不见、耳不听等,或是残害自己的感官器官(参看故事〈佛法的修根〉)。我们当更注意到“永不再生起”(《杂阿含第二五三经》原文用“灭无余”),那是指解脱者的不再生死轮回。

上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