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教故事

盲人摸象 大萨他婆 

白象和狮子 比舍佉

锄头贤人的故事 八风吹不动

无尽灯 优波离 佛陀问病

三皈依 愚路尊者 还重吗?

一杯牛奶 金刚三昧定 

难陀出家 周利槃陀的故事

五官争功 天下第一傻瓜

一碗馄饨 目犍连救母

故事选读 地藏菩萨的故事

故事与典故 长老偈

上一页

   
 
阿含经故事选 (31)

庄春江编著

 030 身苦心不苦

有一次,佛陀住在摩揭陀国王舍城郊外的一处山中,脚被飞来的碎石片刺伤流血,引起生理上极大的疼痛。但佛陀心中持续保持正知正念,默默地承受身体的痛苦,不起烦恼。

※    ※     ※    ※     ※    ※     ※   

有一次,佛陀游化到恒河下游北岸的跋耆国,住在设首婆罗山一处有野鹿出没的树林中。   

那天,在佛陀的住处,来了一位一百二十岁的老居士,名叫那拘罗。老居士向佛陀顶礼问讯后,对佛陀说:   

“世尊!我年纪大了,常常为衰弱与多病的身体所苦,行动也很吃力的,每次要来见世尊与几位我一向敬重的善知识比丘,都很勉强,所以,每一次能见到世尊,对我来说都很不容易呢!但愿世尊为我说法,让我长久获益,永远安乐。”   

“善哉!老居士!正如你所说的,上了年纪的人,身体必然多病痛,哪还能期盼有个健康强壮的身体可以依靠呢?除非是个愚痴的人,否则,这是大家都知道的道理。所以,老居士!你应当这样学:我的身体虽然病了,但是我的心不病,老居士!你应当这样学!”

那拘罗老居士听了佛陀的教导,觉得很欢喜,礼谢了佛陀后就离开了。   

那时,尊者舍利弗,正坐在离佛陀不远处的树下。   

那拘罗老居士辞别佛陀,愉快地来见尊者舍利弗。   

尊者舍利弗看见泛出愉悦神态的那拘罗老居士,就问他说:   

“老居士!你今天容光焕发,神情愉悦,莫非在世尊那儿听到什么深妙的法吗?”

“怎么能不容光焕发呢,尊者舍利弗!刚刚世尊才以甘露法,灌溉滋润我的身心呢!”

“世尊用了什么甘露法,灌溉滋润你呢?老居士!”   

于是,那拘罗老居士就将佛陀的教导转述了一遍。   

尊者舍利弗听了之后,问老居士说:

“那拘罗!你何不继续问佛陀,什么情况是心随着身体生病而生病?什么情况是心不随着身体生病而生病?”   

“大德!我没有能力深入细问,但愿尊者为我详加解说。”   

“善哉!老居士!请你仔细听,我来为你说明:   

什么情况是心随着身体生病而生病?

不曾听闻正法的愚痴凡夫,对自己色身的生起、消失、味着、祸患、出离不能如实知;不如实知的缘故,对色身产生了贪爱乐着,以致于以为这是生命主体的‘我’,要不,就以色身是‘我’所有的而执着它。所以,当色身发生变化败坏了,心就随着受到牵动,而生起忧、悲、恼、苦、恐怖、顾念、不舍、障碍了。

同样的道理,对自己的感受、想象、意志、识别等也一样,一旦以为其中哪一个是生命主体的‘我’,或者为‘我’所拥有,或者在‘我’之中,或者其中有‘我’,只要以为生命中有一个不变的‘我’为生命的主体,其结果就必然是:色身有苦时,心也跟着苦。

什么情况是心不随着身体生病而生病?

多听闻正法的圣者弟子,对色身的生起、消失、味着、祸患、出离如实了知;如实了知的缘故,对色身不会贪爱乐着,不会以为这色身是我生命的主体‘我’,也不会以为生命中另有主体,色身是属于那个主体‘我’的,所以,当色身发生变化败坏了,心不会随着受到牵动,就不会有忧、悲、恼、苦、恐怖、顾念、不舍、障碍了。   

同样的道理,对感受、想象、意志、识别等生命的其它组成也一样,不认为其中有生命不变的主体‘我’,所以,当色身有苦时,心不会跟着苦。”   

听了尊者舍利弗这一番解说,那拘罗老居士有深彻的理解与体悟,当下证得法眼净:见法、得法、知法、入法,不再需要靠别人而能解决自己的疑惑,于正法中,心不再畏惧。就从座位上站起来,整理好衣服,恭敬地合掌,对尊者舍利弗说:   

“大德!我已经证悟,得到超越与度脱。现在,我归依佛、法、僧众,为佛弟子,请当我的见证人。从现在起,我终身归依三宝。”

 

按语:

一、本则故事前段取材自《相应部第一相应第三八经》、《杂阿含第一二八九经》、《别译杂阿含第二八七经》,后段取材自《相应部第二二相应第一经》、《杂阿含第一○七经》、《增壹阿含第一三品第四经》。

二、为了方便说明,佛陀将人的组成,归类为物质的色身、感受、想象、意志、识别等五种,经典中常简为“色、受、想、行、识”,并称之为“五蕴”、“五阴”。又,为了表示人们对此的强烈执着惯性,也称为“五取蕴”、“五受阴”(参考《杂阿含第五八经》)。   

三、在印度传统的文化与宗教思想中,认为生命中应有一个不变的主体:在个人,称之为“我”;在宇宙中,称之为“梵”。这种思想,除了佛教之外,也普遍存在世界其它的宗教文化中,可以说是人性中的共通执着。佛陀从他的证悟中,指出“我”的想法,是一种根本不存在的错误,执着这种错误,成为众生流转生死,烦恼痛苦的关键。所以,破除“我”,就成了佛陀所教导的核心修行科目了。而从五蕴中,观察、体证其中不存在任何形式的“我”,是破除“我”的修行方法之一。   

四、生起、消失、味着、祸患、出离,原经文中作:集、灭、味、患、离。其完整的内容,应当是“苦、集、灭、道、味、患、离”,也就是《杂阿含第四二经》所说的“七处善”。这是以苦、集、灭、道“四圣谛”为核心的开展。   

五、生理上的衰弱与病痛,老年人是更有机会,也更能深刻体会的。那拘罗老居士能很快地在尊者舍利弗的解说下证悟,佛陀的应机说法,是个重要的因素。   

六、痛苦,是一种不舒服的感受,经文作“苦受”。生理的痛,为身体非自主神经的一种警示机制,是难以避免的,佛陀也不例外。心理的苦,主要是源于“我”的错误见解与执着。例如:希望“我所拥有的”周遭一切,包括肉体与精神,自身与他人,都要依着我的意思来运作,十足展现了贪爱的特性。这是可以经由修学来止息与超越的,一旦超越了,就做得到“身苦心不苦”了。   

七、就如故事第二八〈就像接连中了两支毒箭〉里的譬喻:身苦,就像中了第一支毒箭,如果身苦时心也苦,那就像又接着中了第二支毒箭,苦上加苦。所以,当有病痛时,我们要这样想:中了一支毒箭已经很不幸了,还要再继续中第二支吗?怎能不“身苦心不苦”呢!   

八、有时,看到一些学佛的朋友,报告他们“身苦心不苦”的心得,所用的方法,是将身体病痛部分,假想成第二者或第三者来观察。如胃痛,就假想将胃独立出去,不将之当成是自己的一部分,拟成“你这个胃”来观察,看“你”要怎么痛,与他客气对话。这样的方法,似乎也能达到不错的对治效果。不过,使用这假想法观察时,应当要注意不要让那“观察者”,在不知不觉中,又成为“我”的另一种变型才好,因为,只要执着于任何型态的“我”,痛苦烦恼与执着,就又会换个面貌悄悄地跟上来。

上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