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教故事

盲人摸象 大萨他婆 

白象和狮子 比舍佉

锄头贤人的故事 八风吹不动

无尽灯 优波离 佛陀问病

三皈依 愚路尊者 还重吗?

一杯牛奶 金刚三昧定 

难陀出家 周利槃陀的故事

五官争功 天下第一傻瓜

一碗馄饨 目犍连救母

故事选读 地藏菩萨的故事

故事与典故 长老偈

上一页

   
 
阿含经故事选 (35)

庄春江编著

 034 法尚应舍,何况非法的感官欲乐 ──阿梨咤比丘的邪见

有一次,佛陀游化到故乡迦毗罗卫城,住在城南的尼拘律园中。

这天,佛陀的堂兄弟摩诃男来礼见佛陀,问佛陀说:

“世尊!我修学佛法已经有好一段时日了,也深知佛陀所教导的法:贪、瞋、痴是内心的染污障碍,应当完全断除,但有时心中却还不免会生起贪、瞋、痴来,无法完全根除,不知这是因为还有哪一法尚未断尽所导致的呢?”

“摩诃男!你心中对来自眼、耳、鼻、舌、身等感官上的五欲之乐还喜欢着,所以还会有贪、瞋、痴的生起。一旦断除了感官五欲这一法,你甚且不会再过着在家的欲乐生活。

不过,摩诃男!即使能以正慧如实知‘感官五欲是乐少、苦多、失望多、带有多少危险祸患’的圣弟子,只要还未能经验到离欲、恶的踊动之喜与温馨之乐,或者,比这喜乐更宁静的境界,那么,还是会喜欢这感官上的五欲之乐的。”

接着,佛陀为摩诃男居士,详尽地分别说明了这五种来自感官的欲乐,以及其所带来的危险祸患,例如,佛陀说:

“因为欲的缘故,以欲为根源,所以,国家与国家共诤;族群与族群共诤;家庭与家庭共诤;母子、父子、兄弟、姊妹都不免共诤,乃至因共诤而引起征战与残酷的杀戮。”

※     ※     ※   

有一次,佛陀来到了憍萨罗国的首都舍卫城游化,住在城南郊外的祇树给孤独园。

那时,佛陀僧团中,有一位出家前以猎秃鹰为生,名叫阿梨咤的比丘常对人说:

“就我所了解世尊的教导,世尊虽说性欲是修道的障碍法,但享乐性欲的人,是不会有障碍的。”

对这个错误的说法,比丘们纷纷来纠正他,但都无效,所以,大家只好去禀报佛陀,请佛陀处理。

佛陀将阿梨咤比丘找来当面询问,亲耳证实了传言。于是,佛陀诃斥他道:

“阿梨咤!你从哪儿听到我那样说的?你这个愚痴人!不是我,而是你自己这样说的吧。你这个愚痴人!当听到比丘们纷纷纠正你时,你就应当要知错如法改正了。让我来问问其他比丘们,看他们是怎么理解的。”

于是,佛陀转问其他比丘:

“你们也同他一样听到我说:享乐性欲的人,不会有障碍吗?”

“没有。”其他比丘们回答。

“那你们听到我怎么说的?”

“我们听世尊这样说:欲是有障碍的,世尊说感官五欲是乐少、苦多、失望多、带有多少危险祸患啊!又世尊将那感官五欲,譬喻为骨骸、小肉块、火把、无焰火坑、毒蛇、梦境、借用物、树果、肉贩的刀俎、刀头上的蝇头小利,世尊是这样教导我们的。”

“很好!很好!你们都记得我这样的教导,但这个愚痴的阿梨咤,竟以自己所好而颠倒我的教说,不但污蔑我,也将伤害他自己,使自己长久受苦,你这个愚痴人!知道你错了吗?”

听了佛陀这番诃责,阿梨咤比丘无法辩解,只能默然低头,若有所思。

接着,佛陀举了捕蛇的譬喻,说明颠倒曲解佛陀教说的害处,用以勉励大家要善于理解佛陀的说法,并且牢记在心。佛陀说:

“譬如有人想捉蛇,一发现蛇,就迫不及待地以手直接往蛇尾或蛇腰抓,结果蛇头猛然回击,抓蛇人的手或脚就要被咬伤了。反之,懂得抓蛇的人,他会用一只前端开叉的棍棒,去压制蛇颈,这样,即使蛇尾如何反击,抓蛇人也不会受伤了。”

佛陀又说:

“我时常为大家说,应当舍离而不应执着的筏喻法,例如,有人要渡过一条极深且广、无桥也无船的河流,只好在岸边收集草木,打造简便的筏。当他乘筏安稳渡河后,觉得此筏对他很有益,舍不得丢弃,还扛着筏走,这样做,对他还有什么益处呢?所以,大家应当从筏喻法中理解到:连对善法的执着都应当舍离了,何况是对非法的执着呢!”

按语:

一、本则故事前段取材自《中部第一四苦蕴小经》、《中阿含第一○○苦阴经》,后段取材自《中阿含第二○○阿梨咤经》、《中部第二二蛇喻经》。另,标题参考《增壹阿含第四三品第六经》的“善法犹可舍,何况非法!”

二、“摩诃男!即使能正慧如实知……就还会喜欢着这感官上的五欲之乐。”一段,《中阿含第一○○苦阴经》中无。依菩提比丘英译本之注释,离欲、恶的喜、乐,实为初禅与二禅的境界,意即“离生喜乐”的初禅,与“定生喜乐”的第二禅,而“更宁静的境界”,指的是“离喜受乐”的第三禅、“不苦不乐”的第四禅以上的经验。据此而论,则即使到二果的圣者,其贪、、痴薄而未断,所以,有可能可以无初禅经验,但三果圣者五下分结尽,断尽贪与,而四果的阿罗汉解脱者,更是贪、、痴永断,因此,三果与四果的圣者,至少得要有入初禅以上禅定能力才行,这就与〈须深盗法〉故事的《杂阿含第三四七经》,说一类慧解脱阿罗汉不会入初禅的观点不同。若依汇整说一切有部观点的《大毗婆沙论》,说“有漏无明漏或依七或依未至灭者,七谓四静虑及下三无色即七,依未至定谓未至定及静虑中间”,即指漏尽解脱,可由初禅以上的七种根本定,或近于初禅的“未至定”(另称“近分定”),或七种根本定中,介于每两邻近的根本定之间的六种中间定来达成的,则《杂阿含第三四七经》中,那类不会入初禅慧解脱阿罗汉,或许可理解为是由近于初禅的“未至定”契入的。

三、以“骨骸、肉块、火把、碳火坑、毒蛇头、梦境、借用物、果实多者枝折、肉贩的刀俎、刀头上的蝇头小利”来譬喻解说“欲”,在《阿含经》中经常出现。

四、在谈到不可颠倒曲解佛陀教说时,经文中出现“正经、歌咏、记说、偈他、因缘、撰录、本起、此说、生处、广解、未曾有法、说义”(《中阿含第二○○阿梨咤经》);“经、应颂、解说、讽颂、感兴语、如是语、本生、未曾有、有明”(《中部第二二蛇喻经》)等佛法教说的类别,前者称为“十二分教”,后者为“九分教”。依印顺法师在《原始佛教圣典之集成》中的研究,“九分教”的完成时间,大约在《中阿含经》、《长阿含经》集成之后,《增壹阿含经》集成之前,而且,当时已有以“九分教”表示一切佛说的情形(第九页)。而“十二分教”的完成,约在部派第一、第二阶段分化期间,所以是在“九分教”成立之后,而南传赤铜鍱部更不见“十二分教”的名称。由此推断,经文中出现这么完整的“九分教”或“十二分教”科目,应是后来补齐的,甚至也有可能是后来加入的。

五、在蛇喻与筏喻法之后,经文还说到重要的“六处见”,也就是在“色”、“受”、“想”、“行”,“所见、所听、所感觉、所认识、所遭遇、所寻求、所沉思处”(即“识”),“世界是大我,而人死后有常住、不朽、永恒、不变易的我”等六个地方所生起“我所、我慢、身见”的邪见,这是造成自己内心扰动不安的主要因素,因为不论是来自个己或外界的生活经验,常会触动这事实上不存在“永恒”幻想的破灭,乃至于可能又引发“断灭”的恐惧。佛法教说的核心──“无我”,正是要破除这种邪见,这也是解脱的关键。深彻的“无我”之法,一般人乃至于帝释、梵天等天众,都难以体证,所以,一般人常要误以为佛法主张的“无我”,是“虚无论”或“断灭论”了。然而,佛陀是教导人们知苦、息苦的,如果遇到这样的误解与诽谤,佛陀说,不必为此动怒不满而生起苦来。反之,如果有人能够体会、受用而恭敬赞叹,也不必为此感到欢喜踊动,只要想:“他已能完全了解佛法”就好了。末后,佛陀还教导我们,五蕴等所有的一切都不属我的,应当舍离,如果能这样的舍离,则能享有福利与幸福,正如有人在不属于自己的地方,例如祇树给孤独园,拿走任何东西,自己也不会在意而起烦恼一样。以上经义,与本则故事要表达的主题距离稍远而删去,仅于此略记补充。

上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