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教故事

盲人摸象 大萨他婆 

白象和狮子 比舍佉

锄头贤人的故事 八风吹不动

无尽灯 优波离 佛陀问病

三皈依 愚路尊者 还重吗?

一杯牛奶 金刚三昧定 

难陀出家 周利槃陀的故事

五官争功 天下第一傻瓜

一碗馄饨 目犍连救母

故事选读 地藏菩萨的故事

故事与典故 长老偈

上一页

   
 
阿含经故事选 (54)

庄春江编著

053 艺人塔罗布咤的悲泣

有一次,佛陀到摩揭陀国游化,住在王舍城北方的迦兰陀竹园精舍。

这天,迦兰陀竹园精舍来了一位当时著名的歌舞团团主,名叫塔罗布咤。

塔罗布咤礼见佛陀后,问佛陀说:

“瞿昙!过去,我曾经听我们演艺界历代的前辈耆老们说:

‘如果艺人在大众面前,能卖力地作歌舞戏剧表演,娱乐大众,让大众开怀欢笑,那么,以这样的因缘,艺人死后就可以生在欢喜天中。’

对这样的说法,瞿昙!您说对吗?”

“团主!我们不要谈这件事,不要问我对这件事的看法。”佛陀回答道。

可是,塔罗布咤团主还是不死心,接连问了三次,佛陀只好说了:

“让我来问你,你就依你的想法照实回答。

以前,世上还没有解脱者,人人都还未离贪、瞋、痴,也不知道要离贪、瞋、痴,都还在贪、瞋、痴的束缚中,艺人的歌舞戏剧表演,内容也不离贪、瞋、痴,这样才能投其所好,吸引大家来观赏。当大家看艺人表演,放纵开怀时,岂不是强化了大家的贪、瞋、痴,让大家更被贪、瞋、痴束缚了吗?

团主!这就像一个人双手被麻绳反绑在背后,又有人存心要为难他,让他更加痛苦,还不停地在麻绳上浇水,麻绳一吸水就膨胀,绳结就更紧,这么一来,岂不是让那人被绑得更紧、更痛苦吗?”

“是啊,瞿昙!”

“团主!所以还不能离贪、瞋、痴束缚的众生,再经歌舞戏曲的刺激,岂不是更增加他的贪、瞋、痴束缚吗?”

经佛陀这么清楚的解说,和有力的譬喻,艺人塔罗布咤团主的心情直往下沉,但佛陀说的都是实情,也不得不回答佛陀说:

“实在是这样啊,瞿昙!艺人们的歌舞戏剧表演,让大众开怀欢笑的同时,也刺激了众生贪、瞋、痴的增长,更强化贪、瞋、痴对众生的束缚力量。”

“所以,团主!你们历代演艺界的前辈耆老们说,艺人作歌舞戏剧表演,娱乐大众,让大众开怀欢笑,以这样的因缘,死后可以生在欢喜天,这样的观点,是错误的邪见!老实说,持邪见的人,死后只有堕入地狱或畜生两种恶道的分,哪里还能升天呢!”

听佛陀说到这里,艺人塔罗布咤团主,终于难忍心中的悲哀,悲泣流泪了!

佛陀看到这样的结果,也莫可奈何,只能抱歉地说:

“团主!我刚才再三地不要你谈这个问题,就是怕刺伤了你啊!”

“瞿昙!我不是因为您这样说而悲泣,我是为自己长久以来的愚痴,被历代演艺界前辈耆老们迷惑欺骗而哭泣。现在,我要质疑:艺人怎能靠歌舞娱乐众生而生天呢?瞿昙!从今天起,我不再从事恶不善业的演艺行业了,我要归依佛、归依法、归依僧伽。”

按语:一、本则故事取材自《杂阿含第九○七经》、《相应部第四二相应第二经》、《别译杂阿含第一二二经》。

二、歌舞团主“塔罗布咤”,是位艺人出身的娱乐事业经营者,《杂阿含第九○七经》作“遮罗周罗那罗”,而批注中引巴利本作“塔罗布咤”。《相应部第四二相应第二经》元亨寺中译本作“多罗弗多”,但经题作“布咤”,《别译杂阿含第一二二经》作“动发”。或许这是译音、义译之不同,也或许是传说人物的变化,但故事的实质内容,三个版本并无大的差异。今以简短好读之故,而取“塔罗布咤”之说。

三、故事的结尾,《相应部第四二相应第二经》说塔罗布咤随即出家、受戒,随佛陀修学,不久,就证得了阿罗汉果。

四、从这个故事知道,歌、舞、音乐、戏剧等娱乐事业,是与佛法不相应的,也是“八关斋戒”中的戒条之一。其原理,是因为这些娱乐刺激,会增强人们的贪、、痴,与佛法的修学相悖的缘故。所以,在家佛弟子应当不要从事这个行业,更不用说是出家人了。

五、如果有人说,歌、舞、音乐、戏剧等演艺,是自娱娱人,能带给人们欢笑,是有贡献的,会有好的福报,这样的观点,就是邪见了。邪见比错误的行为影响更深远,因为邪见者不知道自己所做是错的,就没机会改正,会一直错下去的,所以经中都说,邪见者堕地狱、畜生二途。

六、与这个故事类似的,还有《杂阿含第九○八经》、《相应部第四二相应第三经》、《别译杂阿含第一二三经》的破斥战士奋勇作殊死斗,死后得以因此生天的邪见。佛陀以在麻绳上浇水,能使麻绳更紧,来比喻带着贪、、痴的歌舞戏剧表演,只会强化贪、、痴对众生的束缚。同理类推,想以任何带着贪、、痴之事,来止息贪、、痴,可以说都是邪见妄想了。

上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