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教故事

盲人摸象 大萨他婆 

白象和狮子 比舍佉

锄头贤人的故事 八风吹不动

无尽灯 优波离 佛陀问病

三皈依 愚路尊者 还重吗?

一杯牛奶 金刚三昧定 

难陀出家 周利槃陀的故事

五官争功 天下第一傻瓜

一碗馄饨 目犍连救母

故事选读 地藏菩萨的故事

故事与典故 长老偈

上一页

   
 
阿含经故事选 (81)

庄春江编著

079 无不散的筵席

佛陀八十岁即将入灭的前三个月,尊者舍利弗回到他出生的故乡,摩竭提地方的那罗村安住,在那儿患了重病而去逝入涅槃了,照顾他的沙弥纯陀,办妥了尊者舍利弗的葬礼,拿着尊者舍利弗生前的衣、钵,以及火化后的骨骸,来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禀告尊者阿难说:

“大德!我的老师尊者舍利弗已经入涅槃了,我将他的骨骸,生前使用的衣、钵带来了,都在这里。”

尊者阿难听了,心里很难过,领着沙弥纯陀来见佛陀,对佛陀说:

“世尊!沙弥纯陀来说,尊者舍利弗已经入涅槃了。听到这样的消息,令我难过得犹如身体就要被支解了,头昏眼花,心乱如麻,所学的法都用不上了。”

佛陀问尊者阿难说:

“阿难!舍利弗入灭时,带走了‘戒、定、慧、解脱、解脱知见’吗?我成佛以来的教说,如:四念处、四正断、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觉支、八正道,都跟随着舍利弗的涅槃而消失了吗?”

尊者阿难回答说:

“不是的!然而,以尊者舍利弗的精进修持、智慧成就,有他在的时候,能够依着人们不同的根机,而给予有力的教导,也常常赞叹鼓舞大家。我是因为正法,因为受他教导的众人失去了尊者舍利弗的缘故,而起忧愁苦恼的。”

佛陀告诉尊者阿难说:

“阿难!你不要忧愁苦恼,为什么呢?因缘所聚集而生起的有为败坏法,怎么能不坏散呢?一切我们所喜爱的,都会离我们而去,是保不住的。

譬如大树,从大枝干先折损;大宝山从大块岩石先崩垮,如来弟子,也从大声闻弟子先入涅槃。舍利弗可以替我说法教导大众,有他在的地方,就如同我在那里一样,如此一来,我就可以安闲无事了。但一切顺意的事,终是要离散的,不要因为自己喜爱的离散了,而受忧愁的毒害。

阿难!你应当知道,即使是如来,再不久也会入灭的。所以,阿难!应当以自己为可以依靠的陆洲;以法为可以依靠的陆洲,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陆洲明灯,也没有什么可依靠的了。怎样才能够使自己成为自己可以依靠的陆洲呢?怎样的法,才是可以依靠的陆洲呢?

阿难!应当安住于依着身体、感受、心念、心念对象的法,来修学专注与如实觉察,不论是自身内在的、外在的,或是内、外交错的,都以热诚的态度,清晰的觉知,念念分明来调伏世间的贪爱与忧愁。这就是依靠自己,依靠法而不依靠其它的了。

阿难!不论是现在,或是我入灭了以后,能安住于以自己为依靠,以自己为归依;安住于以法为依靠,以法为归依,不以其它为归依,这就是我弟子中,最勤于修学的比丘了。”

按语:

一、本则故事取材自《杂阿含第六三八经》、《相应部第四七相应第一三经》、《增壹阿含第二六品第九经》。

二、尊者舍利弗与尊者目犍连是挚友,也是释迦牟尼佛座下的两位大弟子,尤其在佛陀的晚年,常常代佛转法轮,又弭平提婆达多的叛教事件,可以说僧团内外的事,多仗他们承担,难怪佛陀对他们两位尊者的入灭,有“我观大众,见已虚空”的感叹(《杂阿含第六三九经》、《相应部第四七相应第一四经》)。

三、本则故事发生的时间,依《增壹阿含第二六品第九经》的记载,是在佛陀八十岁那年的夏安居期末了,也就是在佛陀宣布将于三个月后入灭之后(参考《长阿含第二游行经》)。那时,尊者目犍连先遭遇多位外道寻仇,被棍棒围殴重伤,身体被打烂了,难以复原,而尊者舍利弗却在他出生的故乡(王舍城郊外的那罗村)病故。本故事的发生地点,《相应部第四七相应第一三经》、《增壹阿含第二六品第九经》均作舍卫城树给孤独园,《杂阿含第六三八经》作王舍城迦兰陀竹园,今参考尊者舍利弗葬于树给孤独园之说,采取前者。

四、“戒、定、慧、解脱、解脱知见”,后来部派论师将之合称为“五分法身”或“五法蕴”。依《杂阿含第六三八经》,似乎佛陀是问尊者阿难:“尊者舍利弗带走了‘他的’(即指尊者舍利弗)五分法身吗?”而《相应部第四七相应第一三经》却作:“尊者舍利弗带走了‘你的’(即指尊者阿难)五分法身吗?”两者稍有不同。

五、看来,佛陀晚年,是十分偏重于四念处教导的。

上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