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教故事

盲人摸象 大萨他婆 

白象和狮子 比舍佉

锄头贤人的故事 八风吹不动

无尽灯 优波离 佛陀问病

三皈依 愚路尊者 还重吗?

一杯牛奶 金刚三昧定 

难陀出家 周利槃陀的故事

五官争功 天下第一傻瓜

一碗馄饨 目犍连救母

故事选读 地藏菩萨的故事

故事与典故 长老偈

上一页

   
 
阿含经故事选 (84)

庄春江编著

082 质多罗居士的不必相信佛陀所说

有一次,耆那教教主尼干若提子率领着他的沙门团,来到质多罗居士的家乡磨叉指陀山地区游化。尼干子知道质多罗居士是当地有影响力的富绅,就打算要吸收他成为自己的门徒。

质多罗居士知道了尼干子的意图,就主动去见他。

大家见了面,问讯寒暄后,尼干子问质多罗居士说:

“居士!对于沙门瞿昙所说:‘有无寻无伺的禅定,有寻与伺的止息。’你相信吗?”

“大德!对这件事来说,我不必相信世尊所说。”

尼干子知道质多罗居士是在家佛弟子,听他这么回答,以为质多罗居士已经不再信服佛陀了,觉得是吸收这位地方富绅为弟子的机会来了,不禁以十分激赏的口气,傲然的神情,对着他在座的弟子们说:

“看!眼前这位质多罗居士,是多么的正直!多么的诚实!多么的开明不呆板保守啊!

居士!有人以为,如果能够止息寻、伺,就能以网子捕捉住吹过的风;以拳头阻断恒河水流,而我呢,则是在行、住、坐、卧中,能常常保持着智慧之见。”

“大德!您认为‘信仰’应该在前面呢?还是‘智慧’?‘信仰’与‘智慧’哪一个较为殊胜?”质多罗居士开始反问尼干子。

“居士!应先有‘信仰’,然后才能生出‘智慧’,但若两者相比,‘智慧’应该较为殊胜。”

“我说,大德!只要我愿意,我随时可以离感官的欲乐,离所有的不善法,进入有寻有伺,感受因‘离’而来的踊动之喜与温馨之乐,而安住于初禅;也可以进一步将寻伺平息下来,内心转而沉静与专注,并由这样专注的定力,引生踊动之喜与温馨之乐,无寻无伺而安住于第二禅;也可以再进一步止息喜而进入第三禅,安住于第三禅;也可以更进一步舍乐与苦进入第四禅,安住于第四禅。大德!我已经有这样的能力,哪还需要去‘相信’任何一位沙门、婆罗门所说的:‘无寻无伺的禅定;寻与伺的止息’呢?”质多罗居士终于更明确地说出他真正的意思了。

这时,尼干子才知道自己没弄清楚人家的意思,有被耍了的感觉,不禁生气地说:

“大家看看!这位质多罗居士,是多么不正直啊!多么不诚实!多么的虚伪啊!”

“大德!你刚刚不才赞美我正直与诚实的吗,怎么才一转眼,就又反过来说我不正直、不诚实呢?如果刚才说的是对的,现在说的就是错的,反之亦然。刚才你还说:你在行、住、坐、卧中,常常保持智慧之见的,怎么连这一点小事都弄不清楚?那就更不要提能知道,或者能做到那些超越常人能力的事了。

大德!如果我提一个问题问你,你有能力给予肯定的解说与回答吗?不只一个问题,甚至要对十个问题,都能一一给予肯定的解说与回答,你能吗?如果不能,又怎能想来这里引诱我当你的门徒呢?”

尼干子听了,无颜以对,赶紧收拾行囊,率徒众离开了。

按语:

一、本则故事取材自《杂阿含第五七四经》、《相应部第四一相应第八经》。

二、“无寻无伺的禅定”,就是指第二禅的境界。“寻、伺”,为玄奘法师的译法,早先鸠摩罗什大德译为“觉、观”,大体来说,“寻”是较大范围的心念注意区,“伺”是注意区内的专注核心(检查)点。

三、《杂阿含第五七四经》中,只提到质多罗居士能入第二禅,而《相应部第四一相应第八经》中,还说到质多罗居士也能入第三、四禅,但故事的核心是第二禅,质多罗居士已经亲证“无寻无伺”的第二禅定境界,是确定的。既然已经亲证了第二禅,所以,对第二禅“无寻无伺”的现象,就已经不再是“信、不信”层次的问题了,因此质多罗居士回答说,他“不必”“信”,《杂阿含第五七四经》原经文为“我不以信故来也”,虽然转了一个弯,但意思还是清楚的,只是尼干子一心想拉拢质多罗居士,已经预设了立场(也是一种“我执”),受自己期望的干扰,不能以无我的开放心胸聆听,自然听不出弦外之音,而无法会意了。

四、故事的结尾,《相应部第四一相应第八经》说是质多罗居士起身离开,而不是尼干子。个人以为,论败者离开的合理性较高,故采《杂阿含第五七四经》的说法。

上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