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教故事

盲人摸象 大萨他婆 

白象和狮子 比舍佉

锄头贤人的故事 八风吹不动

无尽灯 优波离 佛陀问病

三皈依 愚路尊者 还重吗?

一杯牛奶 金刚三昧定 

难陀出家 周利槃陀的故事

五官争功 天下第一傻瓜

一碗馄饨 目犍连救母

故事选读 地藏菩萨的故事

故事与典故 长老偈

上一页

   
 
阿含经故事选 (90)

庄春江编著

088 须深盗法

 有一阵子,佛陀在摩揭陀国首都王舍城游化,住在城北郊外的迦兰陀竹园。

那时,摩揭陀国的国王,以及当地的许多大臣、婆罗门、富有的长者、居士与一般民众们,都对佛陀及比丘大众十分敬重,所以对他们的供养,如衣、食、医药、日用品等特别丰富。相对的,当地其它外道所能得到的供养,就很少了。

住在王舍城的外道们,为因应供养少,生活困难的困局,共同集会商量,最后想出一个点子,推举他们之中一位名叫须深的聪明青年,要他到佛陀那边去出家,看看能不能学一些佛陀的秘籍回来,好让他们也能得到大家的信仰与尊重,期望能恢复往日供养的水准。

背负特别任务的须深来到迦兰陀竹园,向一群比丘请求出家。经由比丘们的引见,佛陀也同意他在僧团中出家了。

半个月过去了,有一天,他听到一些比丘自称是证得解脱的阿罗汉,觉得这下机会来了,赶紧前去向他们请教,怎样才能学得初禅而得解脱。

然而,这些比丘却告诉须深,他们不会初禅,也不会神足神通。

须深不相信,就继续要求这些比丘教他第二禅、第三禅、第四禅等其它禅定。但是这些比丘都说他们不会,更不会他心神通、宿命神通。

须深对这些比丘的回答很不满,质疑、指责他们前后所说互相矛盾,哪有不会禅定,而还可以自称是解脱阿罗汉的!

这些比丘就告诉须深,说他们是慧解脱者。

须深根本不了解,也不相信这样的回答,就去向佛陀求证。

佛陀告诉须深说:

“须深!修学的前后次第是:先知‘法住智’,后知‘涅槃智’。那些比丘就是以这样的次第,从专精思惟、安住于不放逸,而修得离我见、不起诸烦恼而证入解脱的。”

须深完全听不懂佛陀在说什么,就请求佛陀为他详加解说。

佛陀解说道:

“须深!不管你知不知道,修学的必然顺序,就是要先知法住智,后知涅槃智。

须深!你认为如何?有出生所以会老死,不离出生而有老死,是吗?”

“是的,世尊!”

“像这样,生、有、取、爱、受、触、六入处、名色、识、行、无明;有无明所以有行业,不离无明而有行业,是吗?”

“是的,世尊!”

“反过来说,不出生就不会老死,不离生之灭而老死灭,是吗?”

“是的,世尊!”

“像这样,生、有、取、爱、受、触、六入处、名色、识、行、无明;无明灭所以行灭,不离无明灭而行灭,是吗?”

“是的,世尊!”

“须深!让我再问你:色是常,还是无常呢?”

“世尊!是无常。”

“无常的事物,会带来苦呢?还是乐?”

“世尊!是苦。”

“既是无常、苦,那是变易之法了,能在变易之法中,找到所谓不变的‘真我’吗?”

“世尊!不能。”

同样地,佛陀又分别以“受、想、行、识”一一提问,并且由现在扩展到过去、未来等,说明这一切都是无常,是苦的,其中不存在所谓的“真我”。然后,佛陀作了个小结论说:

“须深!多闻圣弟子对色、受、想、行、识有这样的理解而生厌,因厌而离贪爱,因离贪爱而解脱,因解脱而生解脱之智:我的生死已尽,清净的修行已经确立,该作的都已完成,不再有往生下一辈子的后有爱了。

须深!有了这样的所知所见,就会各种禅定,各种神通了吗?”

“不会的,世尊!”

“须深!这就是先知法住智,后知涅槃智。那些比丘就是这样专精思惟,安住于不放逸,而修得离我见,不起诸烦恼而得解脱的。”

佛陀说到这里,须深当下远尘离垢,得法眼清净:见法、得法、觉法而自己解决了对法的疑惑,心中无所畏惧。

这时,悟入正法的须深,向佛陀顶礼,忏悔他出家盗法的不当动机,并请求佛陀的原谅。

佛陀接受了须深诚心的忏悔,并且告诉他说,若以名闻利养的动机来出家盗法,日后其心里的不安折磨,将会更胜于盗贼被国王行刑,慢慢凌迟至死的痛苦。

按语:

一、本则故事取材自《杂阿含第三四七经》、《相应部第一二相应第七○经》。

二、《杂阿含第三四七经》与《相应部第一二相应第七○经》主要内容是相同的,但有两处细节不同:(一)须深问那些阿罗汉比丘的内容,前者是会不会初禅、第二禅等禅定,后者是会不会各种神通。(二)佛陀为须深解说的内容,前者只说十二缘起,后者先说无常、苦,后说十二缘起。关于第一点,从《杂阿含第四九四经》中说:“习禅思,得神通力。”《清净道论》〈说神变品〉也说:“在生起(初禅等)定以前或以后或于同一那之间所起的定力的殊胜妙用,名为定遍满神变。”来看,神通与禅定,两者是相关的,唯一般多以神通的开发,需透过第四禅的定力才行,一如佛陀在菩提树下的修学过程。不过,菩提比丘英译本批注,说《相应部注》的解说为“没有禅定”,则又与《杂阿含第三四七经》相同。关于第二点,前者说须深要求佛陀解说法住智,后者则没特别指明法住智,似在解说“先知法住智,后知涅智”两句,所以稍有不同。

三、如果比对两经经文,可知法住智是指十二缘起等世间因果的必然性,也就是缘起法了。而“先知法住,后知涅”的意思,就如同佛陀回答须深说:“那位比丘就是以这样的次第,从专精思惟,安住于不放逸,而修得离我见,不起诸烦恼而证入得解脱的。”也就是说,“修学者先彻了因果的必然性──如实知缘起;依缘起而知无常,无我无我所,实现究竟的解脱──寂灭。”因此,个人以为“先知法住,后知涅”的内容,以先谈“十二缘起”,再谈“五蕴无常、苦、无我”似乎比较合理,因为十二缘起是法住智,再依缘起而观无常、苦,从中契入无我,才得以“不起诸漏,心得解脱”。

四、依定发慧而得解脱,从来是佛教界所无异议的,所依的定力,从初禅到第四禅都行(参考故事第二〈佛陀的修学历程〉按语六)。部派佛教时期,说一切有部的著名论典《法蕴足论》,则说是“七依定”,后来的《大毗婆娑论》则解说为从初禅到无想定的七种根本定,加上六个这七种定的“中间定”,与一个尚未到初禅的“近分定”。其中,尚未到达初禅的“近分定”一项,值得特别注意,那位不会初禅等根本定的慧解脱阿罗汉,应当就是透过所谓“近分定”这类的定力成就的。

五、须深所遇到的那些不会根本禅定,不会神通的“慧解脱阿罗汉”,到底是不是佛教界的一个特例呢?依《杂阿含第一二一二经》、《中阿含第一二一请请经》说,在与佛陀同住的五百位阿罗汉比丘中,有九十位得宿命神通、天眼神通、漏尽神通(三明),九十位是定、慧俱解脱者,其余三百二十位是慧解脱者。与之相当的《相应部第八相应第七经》作:六十位得三明,六十位得宿命神通、天眼神通、漏尽神通、神足神通、他心神通、天耳神通(六通),六十位是俱解脱者,其余三百二十位是慧解脱者,数目虽略有出入,但显然的,不会根本禅定的慧解脱阿罗汉占多数,可见在佛陀时代,这类阿罗汉算是蛮多的,不是特例。

六、“先知法住,后知涅”,是佛陀时代的主流教说。后来,流行于公元初的一系列般若经思想,则有所转变,展现了“直从涅”下手的风格,成为当时的一股流行思潮,一直要到公元二世纪后的龙树菩萨,在《中论》中说:“若不依俗谛,不得第一义”,才又重新阐扬佛陀时代的主流教说。

上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