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教故事

盲人摸象 大萨他婆 

白象和狮子 比舍佉

锄头贤人的故事 八风吹不动

无尽灯 优波离 佛陀问病

三皈依 愚路尊者 还重吗?

一杯牛奶 金刚三昧定 

难陀出家 周利槃陀的故事

五官争功 天下第一傻瓜

一碗馄饨 目犍连救母

故事选读 地藏菩萨的故事

故事与典故 长老偈

上一页

   
 
阿含经故事选 (92)

庄春江编著

090 面不改色的优波先那

 有一次,尊者优波先那与尊者舍利弗,来到摩揭陀国首都王舍城北方郊外墓地附近,住在一个名叫蛇头岩的地方。

蛇头岩有山洞,附近常有毒蛇出没。

这天,尊者优波先那独自一人在山洞中禅坐。不巧,有一条小毒蛇从顶上掉下来,落在尊者的身上,并且咬伤了尊者。

蛇毒很快地在尊者的身上起了作用,尊者知道自己被毒蛇咬了,但因蛇毒毒性已经发作而失去了行动能力。于是,尊者优波先那叫唤在洞外不远处树下的尊者舍利弗,对他说:

“舍利弗学友!毒蛇掉在我的身上,我被毒蛇咬了,你赶快进来,将我的身体搬到洞外。这个中毒的身躯,像握在手中的米糠团,现在已经松了手,很快地就要崩散掉一样。”

尊者舍利弗进洞来一看,没发现尊者优波先那的身体与容貌有任何异样,怀疑地问:

“优波先那学友!可是,我看你的容貌与身体状况,和平常一样啊,怎么会说身体中毒了,即将坏散,要我将你的身体移出去呢?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尊者优波先那告诉尊者舍利弗说:

“舍利弗学友!如果有人认为自己的眼睛等六根是我,或是我的,那么,或许被毒蛇咬了,临终前他的身体、脸色就会有异样,我是不会这样认为的,所以,舍利弗学友!我的身体、脸色怎么会有异样呢!”

尊者舍利弗明白了,赞叹道:“正是,优波先那学友!你早已离我、我所、我慢,离一切烦恼系着,而且是从根本断除,就像截断多罗树的树根一样,以后永远不会再生起了,所以,身体和脸色怎么会有异样呢!”

于是,尊者舍利弗将尊者优波先那的身躯移出洞外,尊者优波先那随即入灭了,身躯一如松开的米糠团一样,坏散了。

按语:

一、本则故事取材自《相应部第三五相应第六九经》、《杂阿含第二五二经》。

二、故事中,尊者舍利弗以“长夜离我、我所、我慢系着使”、“如截多罗树头”、“于未来世永不复起”的词句赞叹尊者优波先那,显然,这些都是对解脱圣者的赞叹,尊者优波先那无疑地已经是解脱阿罗汉了,而且是能入“根本定”的俱解脱阿罗汉。我们看到一位俱解脱阿罗汉,在面临死亡前,展现了不受躯体苦痛干扰的平静。

◎◎◎◎◎◎◎◎◎◎◎◎◎◎◎◎◎◎◎◎◎◎◎◎◎◎◎◎◎◎◎◎◎◎◎◎◎◎◎◎◎◎
《阿含经》极短篇

无常即是苦(无常三)

有一日,在舍卫国郊外的祇园精舍,这个时候,阿难站在佛陀面前道:“世尊啊!我想一个人,暂时单独到安静的地方去专心修道。请求世尊给我一个简略的教谕吧!”

古代的印度,比丘们有时候会去山林里,或无人所住的空房里,独自的静坐禅思,渡过一些时日。在这以前,必先恭听佛陀的教谕,做为修行的课题,而后就独自静坐,这是他们的成例。佛陀就问阿难说:“阿难!你认为怎么样呢?一切存在的事物,是永恒不变的,还是无常的呢?”

“世尊!当然是无常的。”

“阿难!无常的事物是苦,或者是乐呢?”

“世尊!那必然是苦的。”阿难如此回答。

“那么,这种无常而苦的东西,能说是自己的东西、自己的本体吗?在时时变迁的存在中,仍然固执于自己的东西,这是否妥当?追求不变的自我,是否能够做得到呢?”

阿难回答佛陀:“哦!那是不可能的。”接着,佛陀就说了:“阿难!所以你要厌离一切。一切无常的事物,都将导致痛苦;厌离一切,才能获得解脱与自由。”

佛陀说完这些话之后,就送阿难出去了。在这一席问答之中,我们可以发现佛陀所宣说宇宙的真理──无常、苦、无我。一切存在的现象,并没有任何一件事物是永恒不变的,可以长久的保留下来,这即是无常谛。而所有无常变化的事物,都蕴藏着苦的性质,这就是苦谛。

既然一切都将生灭、变化、都带有痛苦的性质,那么我们又如何能追求一个不变的“自我”呢?这就是无我的真理。无常、苦、无我,是修行者所仰赖的正见,更重要的是,它是在“正观”(如实知见)下所得到的结论,过去是如此,现在是如此,未来也是如此。而我们的心,是否已真实的体会了呢?(摘自《嘉义新雨》第18期 郑文信编)

上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