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人与动物】(4)

 当鼠爱上了猫

 笨猫

  有一只老鼠,年纪并不大,疯狂地爱上了一只小花猫。
  这件事,整个地透露出一种奇怪,也很突然。那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天气暖暖的,有几片云在空中懒懒流淌,风儿缓缓地起起落落。老鼠静静地趴在洞口,看一只小花猫在阳光下兴致勃勃地玩一个皮球,她跳跃、翻滚、眼睛闪闪发光,幸福得“喵喵”地叫。看着看着,他突然觉得很忧郁,然后发觉自己不可遏制地爱上了她。也许小花猫的活泼征服了他,使他发觉了自己生活的沉闷,因为老鼠们生活在黑暗和鬼鬼祟祟中,永远不会在这么好的阳光下,有这么阳光的心情,做这么阳光的游戏,那么他爱上小花猫,完全是在寻求一种背叛既定生活的方式:也许世间真有这么一种真情,可以跨越物种的界限,正如它跨越地位、名誉和容貌,纯粹是因为爱而爱。

狮妈妈与羚羊宝宝

  羚羊是非洲狮喜欢吃的猎物。然而,在肯尼亚的桑布鲁,一只成年母狮近日却收养了一只仅2周大的小羚羊。狮“妈妈”视小羚羊如同自己的亲生骨肉,无微不至地照顾、保护小羚羊。图为狮“妈妈”带着小羚羊散步。

(摘自《福建日报》2002.1.13)

甲鱼的母爱

  甲鱼生蛋都是埋在泥土里的,而母甲鱼的习性总是藏在对岸日夜望着这藏蛋的地方,要亲眼见到小甲鱼破土而出才离去。大部分母甲鱼由于日夜聚精会神地隔江相望,不吃也不动,望得双眼红肿出血,完全靠它本能的母爱,支援着它虚弱的生命。当它一旦看到小甲鱼出土爬动,便悄然死(离)去。想不到甲鱼也有如此深沉的母爱,真是难能可贵。

(摘自《古今护生画集》)

放麻雀

  在星期天的早晨,我在草地上玩,突然发现一只受伤的小麻雀,我就马上去问爷爷要了一只笼子,我准备给小麻雀去养伤。
  可是小麻雀的妈妈每天叼来虫子喂小麻雀吃,每次总把虫子咬死,再把虫子里面脏东西取出来扔掉,再喂小麻雀吃,吃完了就恋恋不舍地离去,每天如此。
  小麻雀在笼子里飞来飞去十分孤独。要是把老麻雀捉来,小麻雀就不会那么孤独了,每天可以和妈妈在一起。第二天早晨,我拿另外一只笼子,把门打开,里面放一些米粒,我在笼子里面装上了机关,当老麻雀飞进去时,我把机关一拉,就把门关着了,老麻雀在里面挣扎着,尖叫着,就像在说:“快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
  第三天早晨我看见老麻雀头上都是血,死了。我想老麻雀一定是用自己的头撞笼子想把笼子的洞撞大一些。小麻雀在旁边凄惨地尖叫着,我的心仿佛被针扎一样,多么伟大的母爱啊!这时我心里难过极了,便把老麻雀埋在院子大树的下面,上面放了几束野花。
  然后我拿着鸟笼,把门打开,轻轻托起小麻雀,把它放回了大自然,看见小麻雀在天空中自由自在地飞翔,我对小鸟说:“飞吧,飞吧,自由自在地飞吧!”

(摘自《姑苏晚报》1999.7.11 徐灵艳)

菩萨和鱼

(七)

  别的渔夫都附和说:“对,烤鱼的味道很好呢。”于是他们把鱼扔在了沙滩上,分头去捡柴火,准备生火烤鱼。

 

(八)

  雄鱼躺在沙滩上,要死不活的。可它却在想别的事,它自己对自己说:“不管那些人准备怎么吃我,用火烤也行,用铁条穿我的身子也行,我都能忍受。但一想到我死后,我的妻子会去和别的鱼相好,我就觉得忍无可忍了。”

(摘自《佛教画藏》)

 

上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