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人与动物】(10) 

人虎深情

老虎救了女儿一命

秋天到了。有一天,“灰灰”黑夜进了森林,早晨再没有回来。女儿哭起来:“我想它,没有‘灰灰’我不敢出门玩儿!”我知道有“灰灰”保护,姗姗是绝对安全的。据说秋天是老虎配偶的季节,兽类也要生儿育女养育幼崽的。

次年春的一个早晨,女儿从外边跑进屋来喊道:“妈妈,‘灰灰’回来了,您快去看呀!”

我急忙随女儿来到岩石下,“灰灰”平静地躺在古松树下的石窝口上,一动不动。我走过去一摸,它已经没有气息,身僵如石了;然而它的腿蜷缩处有一只猫样大的小虎还在使尽全力吮吸母体的乳汁。

我把小虎抱在怀中,小虎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溜溜转,洁白的小乳牙在晨光中闪闪发亮,好可爱啊!我把小虎交给女儿,叫来玉刚把这个兽类的母亲拖进它原来的容身之地石窝掩埋了。

我们把小虎抱回家,放在床上。小虎毛色发黄,比它妈妈好看多了,我给它取名“花花”。买来奶粉和白糖,掺上面粉制成乳浆喂它。我们的“花花”全身一层短绒绒的毛,圆圆的大脑袋与身子不甚相称。(宜敏)

爱的世界

公共汽车驶过乡间,我突然见到农庄前院一群蓝灰色的鹅,看来正兴奋地冲向公路。

公共汽车风驰电掣地驶过,司机按了三下喇叭,这时鹅群纷纷扑翼嘎嘎叫,表示热烈欢迎。

我问司机:“这些鹅是在等你吗?”

“是的,”他说,“每天早上它们都在那儿。我对它们按喇叭,它们向我叫,这样,我整天都会很开心。”

我也开心。既然一群鹅和一辆公共汽车也能彼此愉快地沟通感情,世界就有希望了。(西岭风情网)

猎犬感恩

有一个北极考察队养了好几条爱斯基摩猎犬,其中有一条狗羸弱多病,队员们几次想宰了它,都被队长劝阻了。从此以后,这条狗对“救命恩人”队长特别有感情。即使多时未见,只要队长一出现,这条狗便会立刻对他表现出无比亲热依恋的样子。

            (摘自《古今护生画集》顾宗贤/闻妙)

        鬣狗看家

鬣狗为农户“义务守门”的怪事发生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州蒙哈尔克村。每当夜幕降临后,一只棕褐色的鬣狗自动离开树林,匆匆赶到蒙哈尔克村东侧的一座独院近旁,悄悄地为户主放哨警戒,直至天色破晓,才返回林中,户主托涅尔·普林斯克介绍说。他本人从未向这只鬣狗施与食物,但它忠心耿耿,五年如一日。同时,这个“义务守卫员”从不侵犯畜棚鸡舍,也不骚扰居室。(清风荷塘网) 

◎◎◎◎◎◎◎◎◎◎◎◎◎◎◎◎◎◎◎◎◎◎◎◎◎◎◎◎◎◎◎◎◎◎◎◎◎◎◎◎◎◎◎◎◎◎◎◎◎◎◎◎◎◎



 倘使羊识字

   倘使羊识字
   泪珠落如雨
   口虽不能言
   心中暗叫苦

 

 

(摘自《护生画集》丰子恺画)

上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