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人与动物】(11) 

人虎深情

3个月后,“花花”长得像小狗那么大了,很健壮。我们都喜欢坐在炕沿上同它逗闹,它躲藏、纵跳、扑拿,玩得可开心了,玩累了就卧在我们身边,用粗糙的舌头舔我们的手。“花花”一天天地长大了。

一天,玉刚带女儿和“花花”去打猎,从山凹处爬上一只大黑熊来。玉刚很着急,眼见大黑熊直奔姗姗而来。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花花”从老远飞奔而至,勇敢地扑向大黑熊,两兽展开了大搏斗。

小虎为了保护主人拼死进攻,一纵身跳到黑熊的脊背上猛一口咬住了黑熊一只耳朵。大黑熊又笨又憨,浑身乱摆也不能把“花花”甩下来,疼得“嗷嗷”直叫,一滚,躺在地上才把“花花”扔下来。“花花”很机敏,围着仰面朝天倒在地上的黑熊转圈伺机进攻。黑熊防不胜防,累得呼呼喘气,翻身就跑,“花花”把它追了老远老远。(宜敏)

        猞猁警卫

在苏联西伯利亚的“极光”自然保护区境内,一只猞猁和气象站女工作人员瓦莲京娜·伊凡诺娃成为莫逆之交的事,在当地传为佳话。公余闲暇或节假日,只要瓦莲京娜对着森林呼喊几声,一只淡黄色的猞猁便应声而至。在姑娘面前,这只生性凶猛的哺乳动物变得温情脉脉,它陪伴她进山散步,然后又护送她回家,实属罕事。(网上资料) 

燕寄诗

长安(我国古都之一)大户郭行先的女儿绍兰嫁给巨商任宗。婚后,任宗去湖南一带经商已经很久了。有一天,绍兰忽看到双燕在梁间嬉戏,不禁引起思夫之情,对那双燕叹道:我听说燕子是从东海飞来,往返必经湖南。我的夫君离家已经数年了,如今音讯全无,存亡未卜,要想借你们带一封书信,投给我的夫君,你们看怎么样?她边诉说,边流泪。燕子似乎听懂她的心事,有点头允诺之意。绍兰又问:你们如果相允的话,请快到我的身边来。燕子竟解语,径飞到她的膝上。绍兰随即吟就一首小诗:

“我婿去重湖,临窗泣血书。殷勤凭燕翼,寄与薄情夫。”

将这首诗写在一张小条上,系在燕足上,燕便飞鸣而去。

这时,任宗正在荆州(古九州之一),忽然看到有双燕在他的头顶上回翔,十分惊异,接着双燕就停在他的肩上,发觉有一小函系在燕足上,解开一看,竟是妻子亲笔所写的一首诗,十分感动,不禁也流下了思念之泪。双燕将书信送达后,便飞鸣而去。

隔不久,任宗便启程回到家中,将那小诗递给绍兰看。

当时由宰相张说叙述了这件事,因而一直流传下来。
              (摘自《古今护生画集》顾宗贤/闻妙)

松鼠助警破案

英国巴斯镇警方日前拘捕了一名涉嫌盗窃的男子,却因找不到赃物而不能起诉他。警方近日重返案发现场,见有一只松鼠在那“恭候大驾”。松鼠看到警察便蹦跳起来,它的动作,似乎示意警察跟随它。警察跟着它跑了约100米,然后它爬上一棵树,警察发现树上有个箱子,内装赃物。为了答谢松鼠,警察送了若干坚果给它。郑辛遥
    (摘自《新民晚报》2002.7.17)

◎◎◎◎◎◎◎◎◎◎◎◎◎◎◎◎◎◎◎◎◎◎◎◎◎◎◎◎◎◎◎◎◎◎◎◎◎◎◎◎◎◎◎◎◎◎◎◎◎◎◎◎◎◎

 

   祈命

    吾不忍其觳觫
    无罪而就死地
    普劝诸仁者
    同发慈悲意
(摘自《护生画集》丰子恺画)

 

上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