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人与动物】(12) 

人虎深情

放虎归山依依惜别

1978年,落实政策的文件下来了。我们一家首先考虑的是“花花”怎么办?商量的结果是送给省杂技团。

我给省杂技团去了一封信,3天后,安装铁笼的汽车开来了。我把“花花”引进铁笼上了锁。开始它在笼中还觉得好玩,但是汽车发动时它急了,急得直叫。姗姗爬上车伸进手梳理它的头,“花花”把双爪伸出来抱住姗姗双肩不放。我硬把姗姗拉下车,“花花”的目光里闪露着万分焦急的神情,“呜呜”哀鸣着被拉走了。我松了一口气,然而又有一种失落感。

没想到7天后,省杂技团又把“花花”送回来了。来人说:“从到省城后,这只虎一直流泪,把牛肉放在它嘴边它闻都不闻,4天后它饿得蹲不住了,再这样下去它就活不了了。没办法,还是给您家送回来吧!”(宜敏)

  老猫绝食先逝一天 老太生病不能进食

今年9月16日,上海市民郑先生的母亲突患脑梗塞,不能进食,住进了医院,每天靠鼻饲进些流汁维持生命。自从郑母住进医院后,与她相伴的波斯猫就不吃不喝。无论郑先生给它什么好吃的东西,它都不肯进食,自个儿孤独地在房里行走,累了便趴在地上。绝食了一个多月后,那只波斯猫于10月22日饿死。郑母未住院前,那只猫有四五公斤重。郑母在猫死后的第二天也去世了。(摘自《扬子晚报》2004.10.26) 

隼困笼内待价而沽

昨天,记者从一些环保志愿者处获悉,江阴路一乌龟店竟然明目张胆出售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隼。

乌龟店的老板告诉记者,在威海路黄陂北路交界处的街心花园和一些花鸟市场内,时常有人兜售从山区捕来的隼,体积大小不等,有些人买回去是为了驯化,更多的人是把它们当作美味佳肴。

环保志愿者们呼吁,有关部门要尽快出面制止这种非法交易,保护日益稀少的珍贵动物。(摘自《新民晚报》2004.10.25)

寝食与共

自古以来,虽然象马、犬牲畜能同其主人同生死、共患难,俨然“通灵”的感人事迹是史不绝书的,但是生物学家们,包括达尔文主义者及其反对者,对于动物是否“通人性”,几乎都是持否定态度。朱枢最近在《科学文艺》上撰文从张大千昆仲与虎“寝食与共”的事实,反驳了前人的看法,认为人与动物相通之处,并不仅仅停留在“表情上”。

本世纪三十年代初,画家张大千随兄习艺,长驻苏州网师园。他兄张善子以画虎驰名中外。善子画虎,以真虎为范本,他饲养了一只幼虎,小名“虎儿”,兄弟俩每天以牛奶鸡蛋喂养。不久“虎儿”长成一只威风凛凛的猛虎,但主人从来不加锁链和关笼子,一任它在网师园自来自往,同大小家人甚至来客都相安无事。张氏昆仲一唤“虎儿”,它立刻就出现在身边,俯首贴耳,唯命是听。(摘自《古今护生画集》画/顾宗贤 闻妙/文)

◎◎◎◎◎◎◎◎◎◎◎◎◎◎◎◎◎◎◎◎◎◎◎◎◎◎◎◎◎◎◎◎◎◎◎◎◎◎◎◎◎◎◎◎◎◎◎◎◎◎◎◎◎◎

 农夫与乳母

 忆昔襁褓时,尝啜老牛乳,
 年长食稻粱,赖尔耕作苦,
 念此养育恩,何忍相忘汝,
 西方之学者,倡人道主义,
 不啖老牛肉,淡泊乐蔬食,
 卓哉此美风,可以昭百世。
(摘自《护生画集》丰子恺画)

 

上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