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人与动物】(14)
     
佛说:一个人不应该杀害动物,或教唆别人杀害动物。

       海一样的荣幸

看过一段电视采访,一位在非洲研究狮子数十年的学者讲述了他的感受。由于多年的接触,一个狮群对他已相当熟悉,允许他在周边自由拍摄。可有一头高傲的雄狮,出于头领的警觉,始终不许他进入到狮群30米左右的范围,若越此界限一步,雄狮则会怒视警告。学者把研究当做生命,但他更爱狮子。有一次,雄狮卧在草丛休息,为避免惊扰它,学者走下吉普车,扔下相机,冒着生命危险,一点一点地接近那头兽中之王。他的举动甚至让自己也觉得疯狂,他居然挪到离雄狮不到10米的距离,那头狮子安详地看着他,摇了摇尾巴,然后把头转朝其他方向,天哪!它接受了他。

面对摄像机,学者颤抖着嘴唇说:“能被它接受,我感到莫大的荣幸。”原来,自诩为世界主宰者的我们,也能放低姿态,被动物赐予荣幸的。

这以后发生了一个故事,由于我家窗边墙面的凹陷,有一只麻雀把它当成了家,修筑巢穴。累了,麻雀就会停在窗台上歇息,可一旦我接近窗子,麻雀就会惊起飞走。出于对麻雀维生艰难的体谅,我会在窗台上撒些米,当然是为这特殊客人准备的。日子久了,麻雀也逐渐感觉到我的友善。有一次它轻蹦着,居然在我手边不到尺许的距离啄米,虽然,它永远不可能跃到我的掌中,我稍一移动,它仍会惊起飞走,但那种荣幸我体会到了,我的爱被一只小鸟理解并接受,这甚至可说是一种宠幸。

在一部纪录片中,一位老摄影师在野地拍摄,天上突然降下几只大鸟,围着他欢快鸣叫后再飞走。原来,这是他几年前接近过的鸟群,那些大鸟,把他当做了老朋友!这是何等的荣幸兼荣耀。我被故事深深打动了,我想,此类际遇会给人以大海一般的感受,无论它是一头狮子、一群大鸟,抑或只是一只小小的不起眼的麻雀。
               (2006年1月上半月版《知音》 沈奇岚)

礼貌鸟

在多哥的拉拉斯山上,有一种奇异的小鸟——礼貌鸟。这种鸟头尖、身圆、尾长,全身长着漂亮的绿色羽毛,非常惹人喜爱。

礼貌鸟常飞到人们跟前或房屋附近,将嘴里衔着的东西投到人们的身上或投进住宅的窗口。投下的东西,不是香气扑鼻的野花,就是香甜可口的鲜果。当地居民只要看到礼貌鸟飞来,就高兴地唤来招待它。礼貌鸟听到呼唤声,就真的迎声而来,缓缓地落下,将嘴里衔的东西,扔到呼唤者身旁,然后飞飞停停在呼唤者周围。这时,呼唤者要是给它谷粒或豆子等吃的,它就毫无惧怕地走上前来,不客气地吃个饱!

礼貌鸟的记忆力较强,要是它去过的人家对它非常友好,它就会经常来“做客”;要是它去过的人家对它不热情,甚至恐吓和企图捕捉它,它就一去不复返了。(摘自《读者文摘》总27期)

海狮和驯养员的友谊

有的马戏团,当海狮到了老年,就放归大海,然而它们却始终念念不忘重返舞台。

有这样一件趣事:有一次,一艘载有一群马戏团里的海狮的轮船在海上遇难,有的乘客遭到了不幸,海狮却乘机回到了它的老家,同一大群野海狮一起生活了。很久以后,驯养员偶然在海岸上行走,岸边岩石下面正巧栖息着过去轮船失事时逃掉的海狮。这时驯养员大声招呼他的一个老朋友。突然,这群海狮闻声破浪而出,爬上岩石,摇摇摆摆奔向驯养员,要求带它们回去,重操旧艺,表演它们的拿手节目。(摘自《古今护生画集》画/顾宗贤 闻妙/文)

◎◎◎◎◎◎◎◎◎◎◎◎◎◎◎◎◎◎◎◎◎◎◎◎◎◎◎◎◎◎◎◎◎◎◎◎◎◎◎◎◎◎◎◎◎◎◎◎◎◎◎◎◎◎

 

   示众

 景象太凄惨 伤心不忍睹
 夫复有何言 掩卷泪如雨
(摘自《护生画集》丰子恺画)

 

上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