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人与动物】(16)
     
佛说:一个人不应该杀害动物,或教唆别人杀害动物。

猕猴母亲救子

回到坐落在半山腰上的临时窝棚里,猎人在一天的疲惫中酣然入睡了。“砰”,一声闷闷的门响把沉入梦乡做发财梦的猎人惊醒。多年来山中孤独的生活从未有过风雪故人来的故事,何况是大雪封山的季节?可能是松果一类的东西被山风吹落打在棚门上了吧?猎人咂着嘴翻身睡去。“砰、砰”,两声门响又把猎人从梦中惊醒。这下猎人清醒得有点恼怒。他提起放在床边的猎枪,披上厚厚的棉褡子,先小心地把门打开一条缝,借着森林里幽莹莹如月色的雪光向外张望几眼,确定无猛兽忽至或巡山林警来查夜后把门关上。伸个懒腰,打个呵欠,放下猎枪,又躲进被窝做起千秋大梦。

“砰、砰、砰”三声清脆响亮的敲门声无疑给猎人一个明确的警示。惊醒的猎人蓦地腾身而起,拧亮汽灯,抓起上膛的猎枪躁怒地夺门而出。他围着窝棚来回巡查3回都一无所获,挠着头想,真是活见鬼了。

返回的猎人刚一脚踏入山棚,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得目瞪口呆。雌猕猴手忙脚乱徒劳地乱扯关着小猕猴的铁丝笼,两只手掌已皮开肉绽,鲜血淋漓。看见猎人返回窝棚,原本一声不响的雌猕猴尖叫着勇猛地扑向猎人。但看见猎人恶作剧地把枪口对准包扎了伤口却锁住了嘴巴关在铁丝笼中的小猕猴时,雌猕猴惊恐地慢慢倒退着,用张成“大”字的身体紧紧挡在铁丝笼前,两滴豆大的眼泪从雌猕猴眼中夺眶而出。
           (摘自《野兽人生:动物给人类的150个启示》)

浯溪白驴

王念义说,他的外祖父东川纪公,住在浯溪(在湖南境内),曾畜养一头白驴,健康而又驯良,即使在饥饿时,也从不吃田中的谷物,因此,外公很喜爱它。不久,这头白驴竟被人偷去了。

一天,外公在一次偶然的机会,经过一处地方,这头白驴在老远处就已看到了他,竟哀鸣起来,外公寻声找去,原来是他所失去的那头白驴。外公便拿出四两银子把它赎回。

后来,白驴因年老、体衰多病,有人曾劝外公不如把它杀了煎驴胶进补。但外公说:“这驴在我家已效力了十多年,如今因老病而杀它,我是不忍心的。”那时,白驴正在旁边听到了,竟流下了感恩之泪。
               (摘自《古今护生画集》顾宗贤/闻妙)

忠诚的值夜雁

上个世纪50年代,我在杭州湾畔曾听一位老人讲过一件他亲历的事。老人说,他年轻时常在杭州湾芦苇滩地捉野鸭的,有一次他却碰到大雁也在那里夜宿。他知道大雁比野鸭值钱,又知道大雁纪律严明,专门有值夜的雁负责警戒。他为了捉住雁,采用了一条计策。他先是用投石块,故意弄出点声响的方法声东击西,扰乱值夜雁,使得它每次报警都是错报。结果因为值夜雁错报太多,使众雁不能休息,领头雁一怒之下率领众雁啄值夜雁。值夜雁被啄受伤,众雁也因疲极而失去警惕。他便于此时迅速出击了。就在他奔向雁群的时候,值夜雁却不计对己的不利,仍然非常迅即地向同伴报了警。同伴们闻警而飞,而值夜雁却因为被同伴啄伤,行动迟缓而被他捕获。

次日,他准备上街把这只倒霉的值夜雁卖掉换粮。可是,他却发现那雁群并没有离开此地,而是由领头雁率领,一会儿排成一字形,一会儿又排成人字形,不断地在失去值夜雁的上空飞翔,还时时一同发出响亮哀鸣声。雁群整整飞了一天,他也观望了一天。最后,他终于心软了,他抱着那只值夜雁来到捉住它的地方,放它高飞而去,并看着它回归了雁队!
              (摘自《新民晚报》》2004.12.11 竹方斌)

◎◎◎◎◎◎◎◎◎◎◎◎◎◎◎◎◎◎◎◎◎◎◎◎◎◎◎◎◎◎◎◎◎◎◎◎◎◎◎◎◎◎◎◎◎◎◎◎◎◎◎◎◎◎

 

喜庆的代价

    喜气溢门楣,
    如何惨杀戮,
    唯欲家人欢,
    那管畜生哭。
(摘自《护生画集》丰子恺画)

 

上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