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人与动物】(21)    
佛说:一个人不应该杀害动物,或教唆别人杀害动物。
麻雀来做客

本人不喜莳弄花草,却也不碍窗台上植物的茁壮成长──铁树、宝石花、太阳花、野草。一溜排开的七八盆,无半分艳丽,倒也郁郁葱葱,生命力勃发。不知何日起,这片钢筋水泥中小小的绿洲开始得到麻雀们的眷顾,清晨尚未起床便听得一阵叽叽喳喳,整日里三三两两地间或而至,穿梭跳跃兴奋不已,啄些青苔草籽当作零食。于是隔三岔五撒些生米熟饭,此处于是更成了鸟儿们的风水宝地。忽一日,发觉一盛满泥土的闲置花盆中央有个小坑,起先猜想是麻雀刨土找寻米粒所致,却不料日复一日,此坑渐深,足有一拳见方。这就奇了,难道是那人人喊打却擅长打洞的动物所为?

一次,听得盆中泥土被撒在玻璃上的声音,悄悄地靠近,却见一只麻雀匍匐于坑中,羽毛蓬松,扑棱着翅膀,翻来滚去“洗”得正欢呢,这才倏然想起这些家伙们是最喜欢沙浴了,只是如今黄沙越来越少,于是在此自力更生,量身定做了一个如此完美的浴场!有时见到老麻雀带着刚学会飞的小鸟前来,小鸟扑扇着翅膀大声叫嚷着等待喂食,吃完了就趴在太阳花下乘凉。看着它们惬意的样子,想到麻雀已是人们身边随处可见的最后的鸟类了,祝愿它们安居乐业,同人们和谐相处。
               (摘自《新民晚报》2007.7.4 周奕君)

(摘自《另类幽默》吕军等主编)

黄耳送信

陆机,晋(约公元281~315年)人。在吴(古国名)的时候,有人送他一头快犬,取名“黄耳”。后来,陆机到了洛阳,黄耳也常常不离左右地跟着他,黄耳很聪明机灵,能解人语。陆机因在京城公务缠身,已好久没有写信回家了。有一次,他对黄耳戏语道:“我与家中已久断音讯,你能给我送信去通通消息吗?”这狗似乎很高兴,摇摇尾巴表示愿意去。陆机便试写了一封信,放在竹筒内,系在它的颈项上。黄耳一路上克服了千水万水重重险阻,终于到达陆机的家中,口衔竹筒,作声暗示。家人便把竹筒打开,原来是主人捎来的一封家书。黄耳又向家人作声暗示,好像有什么要求似的。家人就写了一封回信放入筒内,仍系在黄耳的颈项上,又很快地回到了洛阳。计算一下这一段路程,人跑也得50天,而这条狗往返,仅仅花了25天左右。

后来,黄耳死了,人们把它葬在陆家村南二百步的墓地里,村人把这座狗墓都叫做“黄耳冢”。(摘自《古今护生画集》顾宗贤/闻妙)

◎◎◎◎◎◎◎◎◎◎◎◎◎◎◎◎◎◎◎◎◎◎◎◎◎◎◎◎◎◎◎◎◎◎◎◎◎◎◎◎◎◎◎◎◎◎◎◎◎◎◎◎◎◎

 

 

我家傍西湖,门对放鹤亭,
有养一匹鹅,毛色白如银,
凌晨最先起,催仆扫门庭,
晴日鶂鶂叫,告我有来宾,
有时昂然去,徘徊湖之滨,
摇摇复摆摆,归来日已曛,
阳春二三月,湖上正清明,
香车与宝马,倏如流电惊,
白鹅出门去,行路不让人,
一车疾驰过,鹅身当其轮,
倒卧血泊中,红白何分明,
行人不忍睹,儿女泪满襟,
我为收其尸,卜葬葛山阴,
封树立短碑,题曰白鹅坟,
鹅坟与鹅冢,千古相对称。
        缘缘堂主诗
(摘自《护生画集》丰子恺画)

 

上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