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人与动物】(24)    
佛说:一个人不应该杀害动物,或教唆别人杀害动物。
加布林鲨鱼的悲情母爱 ③

我们观察着它们的一举一动。那条母鲨非常疼爱自己的孩子,它时不时地放慢速度,等小鲨鱼游过来,又专门带它到有鱼群的地方去,而它自己却不吃什么,在那里耐心地等待着,当它看到小鲨鱼已经可以迅速而准确地捕食鱼群时,表现得很高兴,猛地冲了一下,吞吃了很多鳕鱼。原来做妈妈的早就饿了,为了教孩子捕食才忍住饥饿,没随意袭击。

小鲨鱼很快就吃饱了,开始围着妈妈撤娇,它不再去注意身边游过的鱼群,哪怕是肥美的鲟鱼也不屑一顾,这显然激怒了母鲨。当小鲨鱼调皮地游到妈妈尾巴旁时,这个严厉的母亲忽然实行了家法。只见母鲨的尾巴猛地扫了小鲨鱼一下,可怜的毫无防备的小鲨鱼,顿时被甩到了一块礁石上,我们很多人都忍不住惊呼起来,生怕出现什么意外,还好,小家伙没有受伤,可是看起来被吓得不轻,它慢慢地靠近自己的妈妈,眼睛里露出委屈的神情,而母鲨依然在前面游着。

“这是母鲨在教育自己的孩子,”吉拉说,“它要求自己的孩子尽快学会捕食之道,知道鱼群的区域和捉鱼的特点,能尽早独立。”她看看我们,又补充道:“这真是种聪明的鲨鱼。”

我们的潜水艇慢慢接近了小加布林鲨鱼,大家急切地等待着。戴蒙先生把镜头对准小鲨鱼的时候大喊了一声“放!”,只听见闷闷的“咚”地一声,一张大网铺天盖地地向两条鲨鱼扑来,小鲨鱼没有母鲨反应迅速,它被罩进了网中。

母鲨有段时间消失了,我们高兴极了,拖着小鲨鱼慢慢上升,要回到港口,那个小家伙在网中极其不安地游着,尾巴狂乱地划动着,企图挣脱渔网,但是它怎么可能成功呢?它越挣扎,渔网就把它裹得越紧,我们隔着厚厚的钢板,几乎都能听到它求救的声音了。

“它的妈妈会回来救它的,我们必须多加小心。”吉拉这时比较镇静了,她不安地看着窗外,等待着母鲨的出现。

忽然潜水艇剧烈地摇晃起来,很多人脸色顿时变得煞白,我更是感到天旋地转,等好不容易平息下来,我发现窗外正在进行着一场艰难的营救。那条母鲨冲了回来,它正在拼命地撕咬着鱼网,小鲨鱼见到妈妈,更是拼命地在里面挣扎,它们的嘴都已经被渔网上的倒剌划破,鲜血一缕一缕地飘在水里,染红一片。(摘自《读者》约翰逊)

 

  

  我来只想跟你说一声,如果不是你拿剑刺我,我绝不会顶伤你的。

    (摘自《动物天地》文/陈磊)

 

闲院畜双鸭,雌雄常相逐,
主人勤照拂,不忘喂与浴,
只为酬佳节,肥鲜可果腹,
明日是中秋,人笑鸭应哭。
          红梅诗
(摘自《护生画集》丰子恺画)

 

群鸽不忘养育恩

台湾板桥市民林永顺,平素养鸽成瘾,一、二十年来,经他饲养过的鸽子不下数千只。不久前,五十六岁的林永顺因患癌症去世,他的家人担心他留下的上百只鸽子从此乏人照顾,便悉数把它们放飞了。

谁都知道,养熟的鸽子放飞后,往往仍会自动归巢,但这次放飞后,却未见它们归来。

九月下旬当林永顺逝世十四天时,家里人正为他举行逝世二七纪念祭祀,想不到这些被放飞了已十多天的鸽子竟突然全部结队飞回林家原建的鸽舍。直待祭祀仪式结束,它们才又依依离开鸽舍,在林家上空盘旋一周后,从此一去不归。这群鸽子在林家约停留了四小时之久,似乎专程为参加林永顺的二七祭祀而来。(摘自《古今护生画集》顾宗贤/闻妙)

上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