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人与动物】(26)    
佛说:一个人不应该杀害动物,或教唆别人杀害动物。
加布林鲨鱼的悲情母爱 ⑤

“天啊,它已经知道了我们的意图,它是要把小鲨鱼咬碎,不让我们完整地带走它。”一个穿白色上衣的男子喊道。

我们谁也无法去阻止这一暴行,换句话说,我们谁也没能想到母鲨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大家挤在狭小的窗口,眼睁睁地看着这个疯狂的母亲凶狠地隔着渔网撕咬着它的孩子。

小鲨鱼被渔网裹得紧紧的,几乎无法动弹,只能任由母亲把自己咬烂。鲜血汹涌地喷了出来,一片红色的海水过去,我们看见一片片碎肉从渔网中撒出。小鲨鱼很快就一动不动了,但它的妈妈却还没有放弃撕咬,它张着大嘴,牙齿上沾满鲜血,不停地咬着渔网里的尸体。那具刚才还快乐地在水里流动的身体,现在已是千疮百孔惨不忍睹。

我们都目瞪口呆,大家已经忘记船身的剧烈摇晃,两眼直直地看着那头母鲨,看着它把自己的孩子无情地撕碎。

这次将小加布林鲨鱼带回研究的愿望彻底破灭了,我们只好返航,那只渔网里还有着小鲨鱼尸体的一大部分,但因为无法将渔网撒开,我们只好拖着它前进。

那条母鲨依然不屈不挠地紧跟着我们。有几次因为水流的原因,小鲨鱼的尾巴摆动了一下,它的妈妈先是欣喜若狂地冲上去,以为自己的孩子又活了过来,等到发现不过是假相时,又加倍愤怒地撕咬起来,把小鲨鱼的尾鳍都咬碎了。看样子,它会一直就这样跟着我们,直到它再也不能前进为止。甚至有一次,它死死地拖住渔网,企图不让潜水艇前进,但结果却是枉然。

周围的景物已经越来越清晰,我们能够看到浅水域里的鱼群了,海面上一定有着很好的阳光。母鲨的行动越来越吃力。这个生活在深海里的鱼是无法忍受浅水环境的,我想它很快就要放弃跟着我们,回到它自己的领地去了。

“快看,还有几米我们就可以到海面了。”有人高兴地喊着,可这时才发现,那倔强的母鲨依然跟随着潜水艇,在幼鲨尸体边游着,只是,它的身体好像膨胀了起来,变得很肥大,那双凶狠的小眼睛也有些向外突起,看起来非常恐怖。

戴蒙先生看着这条母鲨不禁身体一颤,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哦,上帝,它要做、它要做什么?”

话音未落,只看到窗外“轰”的一声,潜水艇受到了激烈的震荡,等到我们回过神能够再向外看的时候,四周的海水已经全被血染红了,到处都是一块一块的碎肉块。

那条母鲨自杀了!它把自己爆炸成了无数个碎片,散在这片海洋里。

船舱里安静极了,一直到上岸,没有一个人说话。(完)

(摘自《读者》约翰逊)

海边有大蚌,其壳厚且坚,
  潮平浪静时,展壳望青天,
  若有暴敌来,立刻紧闭关,
  自谓有保障,生命得安全,
  谁知东邻儿,拾贝来滩边,
  瞥见一大蚌,止步笑颜开,
  俯身如拾芥,取蚌投竹篮,
  提篮回家转,先把炉灶燃,
  投蚌入沸汤,任他受熬煎,
  蚌死人自乐,共赞汤味鲜。
         缘缘堂主人诗

(摘自《护生画集》丰子恺画)

 小燕子遭掳掠
“父母亲”寻自尽

上月下旬,新龙华站一位干部在上海铁路局武夷铁路山庄疗养时,发现卧室门梁上有只燕巢。每天,他总看见一对燕子来回飞翔,有时衔着食物喂养巢中嗷嗷待哺的“幼子”。一天晌午,一伙顽童无意中发现屋檐下的燕巢,当即用长竹杆捅破了燕巢,逮住了二只小燕子就跑了。等到那双燕子返巢后,发现“家破子散”,叽叽嘁嘁在巢的周围鸣叫着,到了傍晚时分,二只燕子先后撞墙自尽(摘自《古今护生画集》顾宗贤/闻妙)

上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