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人与动物】(29)    
佛说:一个人不应该杀害动物,或教唆别人杀害动物。
贝基的宠物狼 ①

 

与狼为友

大女儿上学去了,农场里只剩下3岁的小女儿贝基孤零零一个人,她非常渴望有个伙伴。我们曾答应过她,过几天买一只小狗做她的宠物。

这天,我正在洗盘子,门“嘭”的一响开了,贝基满脸兴奋地冲了进来。

“妈妈!”她大叫,“快来看我找到的小狗!我已经给它喂了两次水,它一定渴坏啦!”我无奈地笑笑,她又让花园里的木马扮演她的狗了吧。我放下手中的活儿,说:“宝贝儿,带妈妈去看你的小狗。”不等我跟上来,贝基已跑出门外,消失在灌木丛里了。我分开多刺的树枝,抬起一只手遮挡耀眼的阳光,向贝基望去。

贝基正半蹲在地上,而她怀里抱着的,竟然是一只狼!狼身体的其他部分,完全掩藏在那棵倒掉的橡树后的草丛里。

“贝基……”我的嘴唇变得干涩极了,但尽量控制着自己颤抖的声音说:“不要动,我的孩子。”我缓缓地走近了几步。那条深灰色的狼眯起它浅黄色的眼睛,黑色的嘴唇抽紧了,露出两对长长的尖牙。显然,它对我充满了敌意。我也吓坏了,浑身的骨骼都在颤抖。这只野兽只需要5分钟,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把我们母女俩咬死!

突然狼的身体发起抖来。它的牙齿格格作响,发出痛苦的哀叫声。“不要紧,小家伙。”贝基一只手搂着狼头,另一只手抚摩着它的鼻梁,低声说:“别害怕。这是我妈妈,她也爱你。”3秒钟后,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当贝基的小手摩挲着狼头时,我听到温和的“梆、梆”声,从枯萎的橡树干处传来──它居然在摇尾巴!

这只狼为什么会在原地不动?我无从知晓,也不敢进一步靠近。我瞟了一眼那个空空的水碗,忽然想起动物患上狂犬病时,最后的阶段会大量饮水。雅萨克农场里到处都是让人们小心患狂犬病的布告。事情变得越来越危险了,我必须把我的女儿救出来!

“宝贝。”我的喉咙发紧,却故作温柔地说,“把它放下,到妈妈这儿来。我们去找人帮忙救你的小狗,好吗?”贝基很不情愿地站了起来,吻了吻狼的鼻子后,慢慢地走向我张开的双臂。那只狼用忧伤的黄眼睛看看她,然后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我抱着贝基缓缓地退出了灌木丛。迅速地跑到了谷仓,找到农场的临时帮手布赖恩。(摘自《神秘的朋友:成就你一生的动物故事》)

 

“鸟国”来客

一只成年喜鹊从野外飞来,与四川巴中县城东一个三人家庭自由生活三十三天,仍然不愿离开。

去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晚,巴中县宕梁工商所干部孙开树正和爱人收拾家务,一只成年喜鹊突然从后窗飞来厨房碗柜上。女主人将它抓住放出窗外,关好门窗。可第二天,这只喜鹊又飞到屋里来了。人靠拢它,它也不害怕。主人便给它吃的,还给它的腿伤搽了紫药水。这位从“鸟国”来的“客人”似乎深感主人的温暖,从此赶也赶不走了。它每天早上八点左右从后窗飞去野外,天黑前,按时从前门飞回来,栖息在主人屋内备好的笼子里。一月多来,主人家四岁多的小孩常给它喂食,它十分喜欢吃,可屋里挂着的肉类,摆着的粮食一点不偷吃。它的羽毛脏了,还去外面找水洗澡;回来时一身湿淋淋的。孙开树白天在隔壁办公,有时它也去“亲热”一番,若天快黑了,主人家前后门窗都关着,它就栖在邻近窗户上,等主人回来了,又飞到寝室同主人一起安眠。

孙开树的家在农贸市场内,这里从早到晚,车来人往,十分嘈杂,而这位“鸟国”客人却乐意在这里安家了。

(摘自《古今护生画集》顾宗贤/闻妙)

 




残杀百千命,

完成一袭衣,

唯知求适体,

岂毋伤仁慈。

(摘自《护生画集》丰子恺画)

上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