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人与动物】(31)    
佛说:一个人不应该杀害动物,或教唆别人杀害动物。
贝基的宠物狼 ③

 

临死托孤

但是每年一到交配的季节,拉尔夫便会消失在周围的群山中,一连几个星期都不回来,这让我们十分担忧。因为这时也正是母牛生崽的季节,其他农场对美洲豹和野狼都非常警惕,一旦发现绝不会留情。拉尔夫一向都很幸运。拉尔夫在牧场的这12年里,对我和比尔一直保持着距离,但它对贝基的感情却从未改变过。就像一对从小玩到大的伙伴,彼此的信任已坚不可摧了。

然而就在第12年的春天,拉尔夫出事了。那天上午,我听邻居说他打死了一只母狼,还打伤了和它在一起的公狼。我听了,隐隐地觉得有些不妙。果然,拉尔夫回到牧场的时候,腰部多了一处子弹伤,鲜血一直流到了后腿,都结成了痂。

已经15岁的贝基,坐在地上抱着拉尔夫的头放声痛哭。此时拉尔夫也已经15岁了,皮毛已经变得灰白。15岁的贝基已是个美丽的姑娘了,可拉尔夫已到暮年。这一次,它没能康复。它一整天一动不动地趴着,到了晚上,却挣扎着消失在了树丛里。第二天早晨,我们在橡树根那里发现了它僵硬的尸体。贝基摩挲着它的脖子,泪流满面地说:“我会想念它的。”

突然,橡树干里传出了奇怪的沙沙声,一对小小的黄眼睛正往外张望,树洞的黑影里,两排牙齿闪着白光。是拉尔夫的幼崽!若不是亲眼所见,我也无法相信这个事实:一只凶猛的墨西哥狼,在临死之前,把自己的孤儿托付给了贝基──它的人类朋友。或许它心中清楚,在贝基那里,小狼会得到安全,就像它自己当年一样。

贝基把发抖的幼狼搂进怀里,呜咽着说:“别害怕,这是我妈妈,她也爱你。”这一次,我也蹲下身来,眼中噙着泪,却微笑着说:“是的,我也爱你。”(完)(摘自《神秘的朋友:成就你一生的动物故事》)

 

宠物蜜蜂

在农村,蜜蜂很常见,它在窗前萦绕也司空见惯,只是,不知什么时候,一窝蜜蜂居然在我房间的一个抽屉底下安了家,我们还浑然不知,直到父亲想找某物品时才意外发现。

我想蜜蜂既然来了,姑且就让它安心“住下”,只不过是我们少用一个抽屉而已,父母都感到能让蜜蜂在家里安寨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可孩子却不这么认为,家中有了蜜蜂后,女儿随时都想跑来看一下。她拿着家用的手电筒,悄悄打开柜门,然后用手电筒的光照进柜子里面。女儿看着蜜蜂在蜂窝上涌动,可高兴了!要不是蜜蜂会蜇人,她还真想把蜜蜂拿几只在手上玩。蜜蜂是产蜜的,但她不知道蜜是如何“产”出来的。女儿总想看蜜蜂是怎么把蜜“产”出来的,所以看的时间更多。爷爷告诉孙女,蜜是摇出来的,而不是“产”出来的,但家中的这窝蜜蜂不好摇蜜,因为蜂房结在了抽屉底下。孩子硬是想知道怎么摇蜜,于是,父亲就把蜂房割下了一点点,摇蜜给孩子看,孩子看到那粘稠的液体从蜂房中缓缓流下,终于知道蜜蜂是怎么“产”蜜的了。

有蜜蜂在家里,我也就给孩子讲述一些我所知道的相关蜜蜂的知识,孩子看着这些蜜蜂,听得也很投入。看到女儿这般喜欢,我便鼓励她,让她自己从书中或是网上寻求答案。

家有蜜蜂真好,让女儿看到了新鲜,也让她知道了相关蜜蜂的很多知识,更何况这蜂蜜又没有花自己一分钱,这简直是一举多得。把家中的蜜蜂当宠物来养,岂不是一件很美的事?

(摘自《新民晚报》2011.4.22 胡新华)

 

 


翩翩双飞鸟,
作家高树巅,
我欲劝此鸟,
迁居南窗前,
鸟说迁不得,
近人心未安,
若迁窗前住,
为恐人摧残,
我闻此鸟语,
羞惭不可言,
誓从今日后,
普结众生缘。

(摘自《护生画集》丰子恺画)

上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