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人与动物】(33)    
佛说:一个人不应该杀害动物,或教唆别人杀害动物。

一只非常“幸运”的鸵鸟

这算不算一只非常幸运的鸵鸟?

它最后的归宿是成为一只标价六十万的顶级皮包,被高高陈列于亚洲最繁华都市里最繁华的商埠最高的位置,一只射灯打得它浑身光华四射,身下还有四只小灯为它漫布柔光。

它的一生如此优裕。

就在它作为一只蛋的时候,它就有着单间的优待,小小的木质围栏把它与其他鸵鸟隔离开来。等到破壳而出,相比别的雏鸟过集体生活,它无疑安全得多,要知道那些小鸵鸟的喙已经相当厉害了,互相打斗时它们竟能啄伤对方。而它被精心呵护,远离同类的生活让它避免了受伤的危险。

好了,再大一点,鸵鸟开始奔跑了,当其他同伴一起以时速65公里飞奔,它也有了更大的地盘,可以尽情奔跑,只是,在那里,它依旧被单独饲养,与同伴老死不相往来。

这只鸵鸟,一生从未打斗,也未曾撞及任何障碍物,如此无微不至的呵护,赶得上昔日欧洲宫廷里照顾患有血友病的王子。不要误会,这不是探索频道或者动物世界,这恰是奢侈品的王国。拥有完美无损的皮肤,没有一丝一毫擦伤的鸵鸟,它的最终命运就是将来被用来制造出贝嫂维多利亚最喜欢的包包。现在你知道这包为什么这么贵而且还要排队了吧?

鸵鸟皮皮包

是的,鸵鸟皮是一种非常美丽的皮,在远离非洲几万公里的亚洲专卖店里,玻璃橱窗的明亮射灯照耀下,选用鸵鸟臀部皮肤的橘红包堪称神品,来自巨型毛孔的凸起花纹均匀散布,优雅完美。动物学家撒尔早在20世纪60年代就发现非洲鸵鸟社群结构十分庞大和复杂,它们是典型的群居动物,在干旱的冬季,甚至可以集结成数百只的大群。鸵鸟个体间相互认识,并且会与没有亲缘关系的朋友保持长期联系。繁殖季节来临,雄鸟异常兴奋,腿和颈部明显变红,几只雌鸟进行打斗,根据胜利的顺序排定交配的先后。然后雌鸟和雄鸟共同担当孵卵重任,哺育孩子。在广袤的非洲草原上,鸵鸟与羚羊为伍,自由奔跑时脚尖着地,姿态飘逸优美,而这只鸵鸟却从未过过这样的生活,所有狂热的野生动物保护人士可以长出一口气,不必为野生的动物们担心,天生天养的鸵鸟在奢侈品世界里并不被看好,风刮过,水浸过,树枝划破过,争夺雌鸟的青睐时,还被竞争者啄伤过──风餐露宿的狂野生活怎么能保证毫无瑕疵的完美皮肤呢?

相比这世界种种极度恶劣的真相,也许鸵鸟社交权的被剥夺只是一种程度非常轻微的破坏。被豢养被隔绝被尊养的鸵鸟原本就是为了满足人的一己私欲,不过奢侈品制造者有更极致的追求,于是才有了那些从一个蛋开始就离群索居的鸵鸟贵族。在这套无比骄矜的话语体系里,许多漂亮说辞背后,亦有不为人知的冷酷与残忍。对一只鸵鸟来说,“子非鱼”之类的思辨也未必说得清鸵鸟的快乐与悲哀,只是此刻,当我用指尖去触摸无比柔软且弹力十足的手袋时,怎么也忘不了一只非洲鸵鸟终其一生茕茕孑立的孤独。(摘自《青年文摘》2011.19 嫣然)

 

鹅的悲惨一生 ①

网上曾经盛传过一个批判中国人“极端饮食”的帖子,举例甚多,包括生吃猴脑、生烤鹅掌、活叫驴、风干鸡、铁板甲鱼、活焖鳖、醉虾、三吱儿之类的。其实这类顶级的残酷美食遍布世界各地,又岂是中国人的专利。

有句玩笑话是这么说的:一只鹅如果活在匈牙利,恐怕几辈子都不会想再投胎做鹅。此话不假。鹅肝是法国大餐中的顶级美食,口感细腻入口即化,昂贵的价格更让普通人望而却步。

但是法国却不是鹅肝生产的第一大国,因为其残忍的生产过程引起了法国国内动物保护组织的强烈反对,因此拥有悠久养鹅历史的匈牙利就成了生产鹅肝第一大国。

鹅肝的生产过程到底有多残忍呢?估计看过的人再不会对这个美食那么趋之若骛了。(摘自《青年博览》)

 

冬日的同乐

盛世乐太平,民康而物阜,

万类咸喁喁,同浴仁恩厚,

昔日互残杀,而今共爱亲,

何分物与我,大地一家春。

(摘自《护生画集》丰子恺画)

上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