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人与动物】(35)    
佛说:一个人不应该杀害动物,或教唆别人杀害动物。

复仇的喜鹊

喜鹊复仇的故事,听起来有点像天方夜谭。虽然故事发生有两年了,但每每想起来,还是很让我感慨一番。

前年春天,堂叔播种完玉米,正要收工,却听得一阵喜鹊叫。抬头一看,在田头的一棵苦楝树上,有一只硕大的喜鹊窝。两只喜鹊正兴高采烈地叫唤。堂叔想也没想,扛起拉耙,就来到了喜鹊窝下。

树不是很高,堂叔抱着树就爬了上去,很轻松地把喜鹊窝捣了下来。尽管两只喜鹊发出凄惨的叫声,急得上下翻飞,甚至去啄堂叔,终究它们不是吃人的老虎,堂叔何惧?等他下地一看,禁不住惊叫一声:我损德了。原来,喜鹊窝里有四只喜鹊蛋,全摔碎了,而蛋里的小喜鹊已经成形,肉嘟嘟的,蛋壳和小喜鹊身上,布满着血丝。谁见了都会于心不忍。

堂叔虽有悔意,却也于事无补。他说:怪不得喜鹊叫得那么凄惨,人听了那声音,汗毛都竖竖的,浑身起鸡皮疙瘩。人是听不懂鸟语的,但鸟的语言其实并不难懂。欢快的叫声与惊恐凄惨的叫声,区别是很明显的。只是,堂叔听不进去了。

堂叔为何要跟这两只喜鹊过不去?原来每年他把玉米种播下地,这些喜鹊就会一行一行地把玉米种子从土里扒出来,结果每年都要来补种好几次。而补种的玉米苗,因为晚了,所以就被大苗欺,如果不补苗,就会形成严重的缺苗。所以,他早把这些喜鹊恨之入骨了。

堂叔回家了。却没料到,他一路回家,两只喜鹊就一路跟着。他到家了,两只喜鹊就站在堂叔门前高高的水杉树顶上。只要堂叔一出门,冷不防就会有一只向他冲来,有时用翅膀刮堂叔的脸,有时啄堂叔的耳朵,竟啄出了血印子,然后再高高飞去。

喜鹊竟然是认得人的,特别是仇人。两只喜鹊,大约有半个月时间,只要看到堂叔就报复他一下,弄得堂叔很狼狈,很心烦。他只要一出门,就会自然向树顶上张望一下,以防不测。有时,干脆就戴顶草帽。

这两只喜鹊,它的家园,它的孩子被堂叔给毁了,它能不复仇吗?复仇的喜鹊告诉我们,地球,不只是我们人类的家园,也是所有动物的家园,所有植物的家园。对动物滥捕滥杀,动物会用它们的方式报复人类。对植被滥砍滥伐,则会发生洪水、泥石流、沙尘暴危害人类。人与动物和植物的关系,只有顺其自然,和谐相处,互不相害,才不会受到报复和惩罚。

(摘自《新民晚报》2010.10.29 长江)

 

八哥陪我去散步 ①

退休后没别的爱好,就喜欢在清晨去附近的公园散个步,活动活动腿脚,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心情别提多舒畅。可今年初,陪伴了我九年的狗儿去世,悲痛之余,每天早起牵起家中的小猫散步,它一副老大不愿意的样子,走到半道经常会停下赖着不走。倒也是,遛狗的比比皆是,遛猫的鲜见一人,猫儿同人一样不愿成为“异类”,我遂不再勉强,由它去了。

老伴看我寂寞,买回一只黑色的小八哥。这只八哥不到一岁,羽毛还没长丰满,我给它起名“黑子”,剪去了舌尖,好米好虫地喂着,它逐渐出落得丰腴光鲜起来,学会了“你好”、“谢谢”等不少话,最重要的是这小家伙还能陪我散步!(摘自《新民晚报》梁居安)

 

救命

猎者爱德华,尝铳杀亚基鸟一羽。方欲俯拾,忽见有亚基鸟二羽飞落海滩,竟将死鸟衔去。爱德华感之,终身罢猎。

(摘自《护生画集》丰子恺画)

上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