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人与动物】(36)    
佛说:一个人不应该杀害动物,或教唆别人杀害动物。

“阿黄”护主

记得读小学时,这年盛夏的一个早上,祖母要我带上一袋新磨的糯米粉去无锡大姑母家,全程8公里,要经过三个村庄,那时村村都养着十几只又高又大的狗。说真的,我有点害怕。好几次穿过这些村庄时,总有好几只狗冲着我一个劲地狂叫,甚至冲到我面前龇牙咧嘴像要吃掉我似的。为了壮胆,我常常从路边捡起树枝,一路舞动,好似孙悟空耍金箍棒,这一招倒也奏效。但日子一长,一些狗的胆子也大了,时不时地从侧面冲上来,就这样我每次去大姑母家心里总感到有点紧张,生怕被狗咬。

这天,我备了根棍子,带个挎包,包里装些小石块,正待我出发时,邻居毛叔家的一只大黄狗突然缠着我,双眼还直勾勾地盯着我看,它好像看出了我的心事,眼神里透出,别怕,有我来护送你。

阿黄蹿前跑后跟我一起上路了,阿黄显出了保护我的一片忠心,一路过村穿庄时,它勇猛冲打,加上有我这根棍子助威,不到一小时便到了京杭大运河渡口,河对岸便是无锡大姑母家,我跳上渡船,而阿黄却在河岸上摇动尾巴目送我到对岸。

下午,我回到了祖母家,见阿黄躺在草堆里喘气,见了我便艰难地站起来扑到我怀里,此时我发现阿黄全身上下伤痕累累,血迹斑斑,耳边还淌着鲜血,后腿的皮撕开一小块,血顺着腿往下淌。我明白了,阿黄送我过运河后,返家时一路打回来的。邻居毛叔指着它背上的伤口告诉我;这伤口是被顺庄村的一只大黑狗咬伤的,那后腿是余航村十几只狗集体围攻咬伤的。阿黄腹背受敌,英勇奋战,可想阿黄回家的艰难。我轻轻地抚摸着阿黄的头,看着它硬在我面前做出兴奋的表情,我的双眸已蓄满了感激的泪水。

许多年过去了,每当我去无锡时,常常会回忆阿黄护主的这段经历,燃起对阿黄思念之情。(摘自《新民晚报》蔡金元)

 

八哥陪我去散步 ②

那天我照常去溜达,只听见脑后“扑啦啦”的声音,回头一看,原来黑子竟跟了来。大概是笼门没关好,它一路飞飞停停尾随在我身后,见我发现,索性停在我的肩头,得意地“啾”一声长鸣。我又好气又好笑,正欲把它捉回家,旁边一个小女孩突然喊道:“看哪,那个老爷爷和八哥一起散步呢。”周围的人纷纷止步回头,黑子更加来了劲,像只骄傲的大公鸡走在我身边,步伐稳健又不慌不忙,颇有绅士风度……这黑子看样儿是个“人来疯”,人越多的地方它的花样越多。时而飞在我的头顶,时而栖在肩头,时而领路在前,时而又亦步亦趋跟在身后,看得路人花了眼,甚至鼓起掌来。我小小地得意了一把,手一伸,黑子落在我手上,一块儿回家了。

现代人养宠物喜欢自称爸妈,我年岁太大,姑且以祖孙论辈,不知何时,黑子跟着孙儿们一块儿喊我“爷爷”。每天天不亮,它就猴急猴急地在笼里喊爷爷爷爷,我把笼门闩一拔,它就忽地飞出来,学着我的口吻说“散步去啰”,然后我们爷儿俩便一前一后而去,自在欢喜尽在不言中。

真的好庆幸,耳顺之年能得这么个通人性的小家伙常伴左右,在每一天的开始,心中都是满满的喜悦。(完)(摘自《新民晚报》梁居安)

 

动物警察 ①

警猫 美国警方养有一只缉毒猫,名叫“迪布罗”,它有近乎神奇的灵敏感觉,毒品走私犯几乎不可能从它那灵敏的嗅觉和锐利的目光下逃过。由于它在美国与墨西哥交界地带大显神威,致使毒枭们谈猫色变,心惊胆战。

警象 印度南部某城镇的一个菜市场里,有两只大象会将违反规定停放在行人通道上的自行车用长鼻子高高举起,然后抛到市场外的一角。车主要想取回自行车,必须缴纳一笔罚款才行。

警羊 在荷兰,有一个城市的交通非常拥挤。经过该市议会的正式批准,市警察局找来绵羊充当交警,在最繁忙的路口值勤。面对这些温顺的绵羊,再疯狂的驾驶员也不得不降低行车速度。(摘自《生活时报》)

 

除草

既修剪了草坪,又喂养了兔子,岂不是一举两得?

(摘自《动物天地》文/陈磊)

上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