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人与动物】(55)    
佛说:一个人不应该杀害动物,或教唆别人杀害动物。

幸运的傻瓜树袋熊

 

 

除非碰对了运气,否则你没法解释树袋熊这呆头呆脑的家伙怎么会活下来。它们笨拙、迟钝、弱小,既无自卫能力又无逃命的本领,又不像某些同样笨拙迟钝的难友们那样有一身保护色,它们一身银灰色的皮毛很是显眼,蹲在树叶稀疏的桉树枝上,像一个个成熟的大果子。

看来,它们唯一的赌注就是对环境不挑不拣,随遇而安,可它们连这居然也无法做到!树袋熊对食物之挑剔无与伦比,只吃桉树叶(很少有什么哺乳动物食性单一到如此程度),而且还不是什么样的桉树叶都吃,在澳洲大约350种桉树中,上它们食谱的不过20来种,而它们喜欢的仅5种。

如果到此为止,也就罢了。可即使给它合适的桉树叶,它们还是会吹毛求疵地挑三拣四——这倒不是因为它们矫情,而是不如此就活不下来。它们的可口食物——糖桉树的树叶和嫩枝里含氰化物,越嫩的枝叶含量越大,择食不慎就会有中毒而死的可能(当初好多树袋熊就这样死于好心的饲养员手中)。让人百思不得其解:树袋熊的老祖先们怎么偏偏得意上这一口?

看来,它们应该感谢自己生在了与世隔绝的澳洲大陆,这里既无猛禽也极少猛兽。可是,两百多年前,欧洲人来到了这片土地。经过一段自顾不暇的生存奋斗之后,这些安顿下来的人们开始寻找乐子,而他们的乐子之一就是把树袋熊当活靶子打。

当然这种靶子一打一个准儿,可是,要想把它们打得掉下来也不是那么容易:树袋熊生命力十分顽强,它们可能连中好几枪仍然挂在树枝上很长时间不掉下来,受伤的树袋熊连哭带叫,很像婴儿的哭声,听着令人揪心。难怪一位动物学家写道:“狩猎树袋熊不是软心肠的人所能从事的体育运动。”

人们的烧荒垦田是树袋熊的另一灾难,每年都有成千上万只树袋熊被活活烧死,这些行动迟缓的小家伙,根本来不及逃命。

最可怕的是,这些小家伙还有一身银灰色的漂亮毛皮。这种“怀璧之罪”令它们几乎遭受了灭绝之灾。一百年前,对树袋熊的大屠杀达到了疯狂的地步,仅1908年,悉尼市场上就成交了6万张树袋熊皮,1924年,由东澳大利亚运出的树袋熊皮竟达200万张。

一个澳大利亚人十分愤慨地评论:“简直难以置信,在一个文明的国度里,这种毫无自卫能力的稀有珍兽,会遭到如此残酷的屠杀,而这一切仅仅是为了自私自利的贸易和利润。”

屋漏偏遭连夜雨,此时树袋熊中又流行了可怕的传染病,它们成批地死于眼病、肾炎和寄生虫,这样下去,树袋熊的末日就指日可待了。

可就在这时,情况发生了改变,澳大利亚人突然发现,这种呆头呆脑的小家伙具有的巨大潜在价值大大超过了它们的皮毛,于是宣布把它列为自然保护对象。

树袋熊在饱受摧残之后得到了喜剧性的结尾,它们由被人赶尽杀绝的可怜虫一下子成为人见人爱的小精灵,成了澳洲的象征——有人说它们为澳大利亚赢得了好感超过了一切大使馆、情报局和海外宣传的努力。而它们最凶恶的敌人人类也摇身一变,成了充满爱心、无微不至的守护神,如此天翻地覆,不说是魔法使然谁信呢?

树袋熊可以长久地生存下来,这篇故事已经完了。我不知道,这个结局是否足够圆满,足够给人以正面的启示。可不管怎么说,嬉皮笑脸总比穷凶极恶要好。

树袋熊,这笨拙的小东西,这动物界的阿甘,也许昭示着某种希望:尽管宇宙是一个竞技场,但还是会有几个幸运的傻瓜能够活下来。

(摘自《经典美文》 小白)

上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