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教故事

盲人摸象 大萨他婆 

白象和狮子 比舍佉

锄头贤人的故事 八风吹不动

无尽灯 优波离 佛陀问病

三皈依 愚路尊者 还重吗?

一杯牛奶 金刚三昧定 

难陀出家 周利槃陀的故事

五官争功 天下第一傻瓜

一碗馄饨 目犍连救母

故事选读 地藏菩萨的故事

故事与典故 长老偈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故事】(9)

居士信女

有一天早晨,黎明的曙光正向着大地开展的时候,佛陀在河畔散步。忽然,远远的地方,一个青年像发狂似的向着佛陀奔来,口中还不住叫着“我苦啊!我苦啊!”的声音。

青年人走近了佛陀站的地方,佛陀用慈悯的眼光看着他,他也用怀疑的心情看着佛陀。终于佛陀的相好庄严,摄住了他发狂的精神,他跪在佛陀面前说道:

“您是不是名叫大慈大悲的佛陀?请您慈悲救救我吧!我是迦尸城的耶舍,我给生活困惑得实在不安。旭日高升的白天,声色财利困扰得我没有休息的时候;华灯初上的黄昏,舞姬们又集合起来举行豪华的宴会。当初,我也曾为此陶醉迷恋过一时,但日子久了,我真寻找不出这其中的乐趣。昨夜,当宴会席终的时候,我拖着疲乏的身体,颓靡的回室就寝。正在昏沉朦胧的当儿,我做了一个恐怖的恶梦,再也不能入眠。我就从床上起来,走出寝室,忽然看到我私爱的舞女同一个音乐家正在戏弄,我当时再也无法忍耐,瞋恚的怒火在我的胸中燃烧起来。我的神经也就错乱,因此,发狂似的,就在午夜,离开家庭。我一路盲目的狂奔,像有一股什么力量似的,使我刚到黎明的时候,走到缚罗迦河的这边来。我看您大概就是被人称做大觉者的佛陀吧!请求您救我,我的心中实在烦恼得很!”

佛陀慈和地用手抚摸着耶舍说道:

“年青的善男子!我正是你所说的佛陀。你不要烦恼不安,你见到我,自会安稳自在。你现在可以把心静下来想想:世间上有永久不散的筵席吗?人生哪里能永远亲密的住在一起?你不要悲伤,这本是一个虚伪的世界。这个世界上一切都是无常,我们的身体尚且不能依赖,哪里能要求别人都属于我们自己?你得度的机缘已到,你就把这一切放下罢!”

耶舍听到佛陀的法音,像甘露似的滋润着他被怒火烧着的心灵。他再看看佛陀的慈祥的相好,他感动得流下泪来,他跪在地下痛切陈情,要求佛陀准许他出家。

佛陀又再用悲悯的眼光看看耶舍,说道:

“耶舍!你现在可以立刻回家去,你的双亲这时候都在焦急的挂念着你。出家并非离开家庭才叫出家。身上虽然穿起出家的衣服,而心却染着世间的俗情;人虽居住在深山丛林中,而时时不忘怀一般的名利,这怎么能叫做出家?如果身上虽然装饰着华美的璎珞,而心却光明清净,能降服烦恼的怨敌,对人没有怨亲的分别,还能以真理教化人间,这才可说是真正的出家。你要出什么样的家呢?”

“佛陀!您开示出家的意义,我全部了解,也能接受。我请求佛陀,慈悲允许我出烦恼的家,做一个真理的传播者,做你伟大佛陀的一名弟子。”

佛陀当即允许耶舍的请求。

再说耶舍的父亲俱梨迦长者。他在第二天的早晨起来,听到家人的报告,说耶舍夜半无故出走,下落不明。一听到这话以后,他非常惊慌,当即下令,叫家人四面八方出外寻找,自己也亲往各地访查。就这样,他访查到缚罗迦河而来。

俱梨迦长者渡过河川,走向佛陀的住处而来。佛陀先命耶舍避开,然后自己出来相见,俱梨迦长者问道:

“你是不是做沙门的?怎么我没有见过像你这样具有威仪相好的沙门呢?你看到我的一个名叫耶舍的孩子吗?”

“请你坐下吧!你的孩子一定可以见到的!”

“真的吗?我看你像一位大人物似的,一定不会说谎!”俱梨迦长者在佛陀对面坐下来。

佛陀向他说明人生是如何需要布施的功德,持戒的好处。更说些人生非常的苦恼,富贵像水上的泡沫都是不可靠的道理。俱梨迦长者听佛陀的开示,很受感动。及至听到他原来是迦毗罗国悉达多太子出家而成道的佛陀,不觉就跪在佛陀面前顶礼起来,心里又感激又兴奋。佛陀这时才叫耶舍出来谒见他的父亲。

长者本来怀疑耶舍或已自杀,但现在却依然健在,而且亦已皈依佛陀,其欢喜非同小可。他很赞成耶舍的出家,他自己也愿意皈依佛陀,做一个在家的弟子,这是为佛陀优婆塞弟子(居士)的第一人。

俱梨迦长者并恳请佛陀明天到他的家中受供。第二天佛陀带领六名弟子受供后,耶舍的慈母也皈依佛陀的座下,作为在家的信女,过着佛化家庭的生活,是为佛陀优婆夷弟子(信女)的第一人。(摘自《佛教故事选集》第八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