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教故事

盲人摸象 大萨他婆 

白象和狮子 比舍佉

锄头贤人的故事 八风吹不动

无尽灯 优波离 佛陀问病

三皈依 愚路尊者 还重吗?

一杯牛奶 金刚三昧定 

难陀出家 周利槃陀的故事

五官争功 天下第一傻瓜

一碗馄饨 目犍连救母

故事选读 地藏菩萨的故事

故事与典故 长老偈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故事】(15)
               血壶中七年

拘利耶王的公主须波婆沙是一个信心深厚的妇人,怀孕七年之久,一日,忽起阵痛,七日间不断感到剧痛。她虽为此剧痛所苦,心里仍这样想着:

“佛陀为使人脱离此种痛苦而说法,弟子们为欲脱离此种痛苦而修行。应该相信,涅槃没有痛苦,是大安乐之所。”

她靠着这个念头,忍受着苦痛,叫丈夫到佛陀那里去,传达自己的消息与对佛陀的敬意,佛陀听了她致敬的传言,说道:

“拘利耶王的公主须波婆沙啊,愿你安泰,愿你平安产下壮健的儿子!”

佛陀这样一说,公主果然平安生下了壮健的儿子。丈夫回到家中,见已生一子,便说,真不可思议。对于如来的威神力,心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稀有之感。

须波婆沙产后,想对佛陀与他的弟子们作七日供养,又请丈夫去恭敬邀请。那时佛陀和弟子们,同在大目犍连长老的信徒家受供。佛陀为了要给须波婆沙以供养的机会,特地为她代请长老在七日期间与比丘众一同去受她的供养。到了第七日,须波婆沙把儿子悉婆利王子打扮了,使他礼拜佛陀与比丘众。顶礼后,又带儿子到舍利弗长老的地方来,长老向他点点头说道:

“悉婆利啊!你好吗?”

“尊师!我怎么能好呢?我住在血壶之中有七年之久哩!”

于是,便继续与长老交谈。须波婆沙听了他的话,觉得我儿生后不过七天,竟能与坐在佛的次席的舍利弗讲话了,心中充满了欢喜之情。佛陀问道:

“须波婆沙啊!你还想再有个这样的孩子吗?”

公主答道:

“佛陀!如能再得七个这样的儿子,则于愿已足!”

佛陀致祝贺之辞,表示了随喜之意而去。

悉婆利王子到了七岁,就归依佛教。满二十岁后,受具足戒。在善业者中,为第一人,使大地发声,证到阿罗汉果。

一日,比丘众集合法堂,互相谈论道:

“各位法友!悉婆利长老是那样的大善行者,久立誓愿,已得入涅槃的身,然却住在血壶之中至七年之久,七日间受生产的苦,母子都受尽了大苦恼,这是由于什么业呢?”

恰巧,佛陀进来,问道:

“比丘们啊!你们此刻会集于此,在论谈些什么?”

比丘们便提出这个问题请问佛陀。佛陀道:

“比丘们啊!大善行者悉婆利住在血壶中至七年之久,并在七日间受生产的苦,这都是由于他的夙业。须波婆沙受怀胎的苦至七年之久,在七日间受生产的苦,也是由于她自己的夙业。”

佛陀继续说道:

“从前,有一位国王在波罗奈城治国时,菩萨投生于波罗奈国元妃的胎里。生后到达成年时,在得叉罗修习一切学术。时拘萨罗国竟率大军来攻波罗奈城,杀害其王,强占其元妃为自己的元妃。当时波罗奈王的王子于父死后,从阴沟中逃出,纠集兵马回到波罗奈城,驻在城的附近,送信给国王说:

‘你强占我们的国家必须把王位让还,否则请战。’

“国王复了一信说:‘请战吧。’

王子的母亲听到了这个消息,忙送信给王子说:‘你用不着去交战,可围住波罗奈城,将四方交通截断,绝其柴水与粮食,等到人民疲困的时候,就可不战而把城取得了。’

“他听了母教,在连续七日间,将城封锁起来,断其交通。城中的人因交通断绝,得不到柴米油水的供给,于第七日取了国王的首级,献给王子。王子入城接了王位,后来依其业报,投生于应生的地方。

他由于七日之间封锁都城坑害人民,所以所得的业报是住在血壶中七年,并于七日中受生产的苦。但他曾在最胜白莲如来的足下发过誓愿说,他要成为善业中的第一人。

后来又在毗婆尸如来时,与都城住民们一同供养价值千两的酪丸。因此,得成为王子。元妃因送信与王子说:‘儿啊!可封锁都城而取之’,所以获得胎内怀了七年的身孕,并受七日间的生产之苦。”佛陀说了过去的事后,又说道:那时,封锁都城而得王位的是悉婆利,其母即须波婆沙,父亲波罗奈王就是我。”

一言一行,如不慎重,痛苦就会跟着而来。(摘自《佛教故事选集》第八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