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教故事

盲人摸象 大萨他婆 

白象和狮子 比舍佉

锄头贤人的故事 八风吹不动

无尽灯 优波离 佛陀问病

三皈依 愚路尊者 还重吗?

一杯牛奶 金刚三昧定 

难陀出家 周利槃陀的故事

五官争功 天下第一傻瓜

一碗馄饨 目犍连救母

故事选读 地藏菩萨的故事

故事与典故 长老偈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故事】(18)

五位母亲的哀伤

从前,一户人家喜得贵子,父母喜欢得什么似的,都希望儿子快快长大成人,谋取功名,进入仕途,以改换家风门庭。

可事总不那么随人愿。这小家伙才刚刚七岁,居然就对佛道非常感兴趣,哭着喊着非要做沙弥不可。父母执拗不过,加上疼爱儿子,不忍违背他的意愿,也就只好认命了。

从此,这个七岁孩童跟随师父深居山中,苦心修行。他精诚竭志,日日专注于颂诵经书,聆听佛法,静思打坐。真是求道不懈,乐此不疲。连他的师父也惊叹不已:“这么稚小的孩子,怎会有这般毅力和悟性?真乃奇才、天才!”

由于他孜孜以求的进取心,到了八岁的时候,就达到了“四通”的境界——眼通、耳通、行通、命通。也就是说,千里眼明察秋毫;顺风耳聆听万籁;身体可在地上行,也能在天上飞;还知晓人命的来龙去脉。仅仅一年功夫,真是不简单哪。

这一天,小沙弥独自静坐,沉思默念,忽见自己前世的命相层层更迭——原来的他曾经给五个母亲当过儿子呢。

待他敛气收神,想着自己以前的五种命,暗暗地笑了。

一旁的师父见他忽然间自己发起笑来,便莫名其妙地问:“徒弟,因何自笑不已呀?难道为师有什么……”

“不不不,师父,徒弟怎敢窃笑师父。只是方才看见我现在这一个身躯居然是五个母亲的儿子。她们昼夜怀念着她们的儿子,痛哭流涕,悲伤愁苦,受尽折磨。常言道‘念子之心不曾有片刻停顿’。可我倒觉着,我这一身的愁苦要由五家来承受,把我一分为五,或是五子合一,这不是很有意思吗?实际上是,这五家一起为我受苦,这五份苦都压在我一个身上。可这苦又从何而来呢?所以,不禁笑了起来。”

师父还想探明小沙弥心里究竟是如何解脱这“五重苦难”的。因而又问:“那么,你还是没讲清楚,究竟为何而笑呢?”

八岁沙弥答道:“我为第一个母亲做儿子的时候,刚生出没几天就夭折。邻居家有一个和我同年同月同日生的男孩,现在已经学会走路了,整天在院子里出出进进,嬉戏玩耍。母亲一看见他,就想起我:‘我的儿子若还活着,现在肯定也是这样呀……’于是愁苦忧伤,痛苦地怀恋起儿子来……

“我又为第二个母亲做儿子,生下不久也夭亡了。母亲看见人家给儿子喂奶,触景伤情,想起自己苦命的儿子,又伤感抽泣起来……

“我又为第三个母亲做儿子,又短命死去。母亲每到吃饭的时候,坐在桌边,看着饭菜发愣,嘴里喃喃自语:‘若是我那宝贝儿子还在,现在一定是坐在身边,欢欢喜喜地吃得香喷喷。可惜却丢下我一个人去了,好可怜啊……,哽哽咽咽地把眼泪往肚子里咽。

“我又为第四个母亲做儿子,又不幸早亡。母亲看见和我同辈的年轻人娶妻生子时,想起亡儿若是健在,必也成家立业了。于是泪流满面,又是凄凄惨惨一番……

“我又为第五个母亲做儿子,也就是我现在的母亲。也含辛茹苦生育抚养我到七岁,我就决意抛家舍母,进山修行了。母亲虽有一腔慈悲心肠,又怎舍得让儿子出家呢?她日日夜夜地啼哭不停,整整一年,眼泪都哭干了。天天叨叨念念地自语着:‘我那可人疼的儿呀,不知你现在何处,吃得可饱?穿得可暖?难道今生今世就再也见不着面了吗?’说着说着,捶胸顿足,泣不成声。

“现在,五个母亲相聚到一块儿,各自诉说着自己儿子的不幸。她们同命相怜,互相拉扯搀扶着哭作一团。实际上哭的、想的都是一个人——我呀!

“这些做母亲的真是不明白呀!我倒觉得现在才是获得了真正的幸福,得到了最完美的归宿,可她们却只顾为我一个劲儿的哭,岂不太偏差了吗?

“唉,世间之人总是不明白,一个人不但有今生今世,还要有来生来世呢。他们只是一意孤念,认为今世的人一旦死了,就什么都完结了,亲人间再也不得相见。殊不知,善有善报,死后必得福寿;恶有恶报,死后必定遭殃。

“所以,人生在世,要明白自己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分辨出它是善是美,是丑是恶。那一生作恶多端的人要特别留心,否则将来遭受苦难,陷入恶道之中,就追悔莫及了!我看见那些生平恶贯满盈,贪赃枉法,穷奢极侈的人,死后在地狱里变成没有人性的畜生,挨饿受冻的恶鬼……他们在世时若知道会得如此下场、报应,怎能不感到恐怖呢?!

“我不喜欢俗界世世故故、亲亲仇仇,厌倦它的纷繁扰乱,所以当机立断,毅然决然地离别父母亲朋,选择了出家求道的人生之路。远避尘垢,以免玷污,超凡脱俗,无牵无挂。我拜师学道,倍受师父的恩育训教,诵经解义,到今天,已经脱胎换骨,获得超度解脱。

“现在的我,无忧无虑,无冤无仇,无怨无悔,在清净的世界里,安然平和,好不自在。

“可想起我的五位母亲,至今还沉溺于丧子的悲恸中,失魂落魄,不能自拔。唉——世间的人呀,何时才能从困扰迷惑中解脱自己,重获新生呢!”

师父听得沙弥一席话,微微点头道:“甚是,甚是。你的命倒不苦,真正命苦,可怜的是她们哪!” ——据《五母子经》(摘自《佛经故事精选》刘敏杰主编)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