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教故事

盲人摸象 大萨他婆 

白象和狮子 比舍佉

锄头贤人的故事 八风吹不动

无尽灯 优波离 佛陀问病

三皈依 愚路尊者 还重吗?

一杯牛奶 金刚三昧定 

难陀出家 周利槃陀的故事

五官争功 天下第一傻瓜

一碗馄饨 目犍连救母

故事选读 地藏菩萨的故事

故事与典故 长老偈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故事】(77)

化悲伤为精勤

且说有一位贤明的人,一向奉持佛法,精进不懈怠,后因寿尽,得病而亡。他的妻子伤痛悲切,自是不在话下。

妻子虽然悲痛,还是遵照礼法,将丈夫的尸骨火化、埋葬。丧事既毕,妻子还是不能稍抑悲痛,而且废忘经典、佛法,甚至连佛龛前的香灯都不再点燃,只全心全意的在烹宰牲畜,设肴馔、置酒食,在丈夫的坟前,悲泣哀号。

这位贤者,因生前奉持佛法,死后生天,他以天眼,遥见妻子的哀伤、愚痴不可名状,反觉好笑,而发怜愍之情。

于是,贤者化成一牧童,在坟边牧牛;忽然,牛竟猝死,牧童在旁,号哭后,接着便去割草,拿到死牛前,大声叫牛吃草,死牛如何吃呢?牧童于是又打、又喊、又哭的不停的推着死牛。

对于牧童怪异的行径,坟冢附近的人全都聚集来看,当然,贤者之妻也走近来看,其中有一人,笑着问牧童:

“你是谁家的孩子呀?牛死了,该回去告诉你家人,在这儿哭有什么用?牛死了怎会知道呢?”

“我可不愚笨哪!牛虽死了,还在这里,我犹有指望,不像她!”牧童一指贤者之妻,继续说:“丈夫老早就死了,还天天买酒设肴,到这儿号哭,他已化焦了的骨骸,又怎么会知道呢?”

贤者之妻闻言,心里正自惊诧,牧童又说:

“我原是你的丈夫,生前因奉持佛法,故已生天界,而今特来度化你呵!”

说完,牧童又恢复他原来的天身,隐向天空时,又说:

“你要像我一样,精勤修持,增进道业,不要再浪费时间呀!”

贤者之妻闻言,心开悟解,回家后,便不再号泣、不再忧愁,而一心精持五戒,注重德行,广行布施,赈济贫病无依者。

这在使她世寿尽时,也得以往生天道。(摘自《杂譬喻经的故事》琬姿居士著)

※※※※※※※※※※※※※※※※※※※※※※※※※※※※※※※※※※※※※※※※※

凡眼不识菩萨

有一个名叫迦罗越的人,一心一意想见文殊菩萨,却总无法如愿。

后来,他想到了一个很好的法子,就是广行布施,设宴供养沙门,并且在会场正中央,设了个高高的座位,希望文殊菩萨能降临,一偿宿愿。

有许多沙门都来应供,这时候,一个丑陋不堪的老翁,眼中流着眼屎,鼻孔挂着涕洟,嘴里滴着唾液,他夹在沙门群中,径自走向中央,在那高高的座位上,大剌剌的坐了下来。

迦罗越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心里很不服地想:

──我今日广行布施,自有我的目的。尤其这尊贵的宝座,就是文殊菩萨没有移驾光临,也应该要有德行,品貌又庄严的大沙门,才有资格登上的。

──哼!这糟老头,又是何等人?他凭什么……

愈想愈气,迦罗越于是走上前,很不客气的把他拖下来。

谁知,还没走到大门,老翁挣脱了迦罗越,返身再度登上宝座。迦罗越只得回身,再把他拖下来,如此七次之多……

供养沙门结束后,迦罗越跑到佛寺内,燃灯烧香,并祷告着:

──弟子今日广行布施,以此功德,希望得现世报,能够得见文殊菩萨,祈请满弟子之愿。

迦罗越累了一天,回到家,一上床就睡了。

睡梦中,忽有人向迦罗越说:

“你想见文殊师利菩萨,让你见到了,你又不认识。”

迦罗越吃了一惊,正想发问,声音又响起:

“你眼前高座上的老翁,正是文殊菩萨啊!你还七次把他拖了下来,忘了吗?”

若有人要求菩萨道,应当以平等心看人。求菩萨道的人,文殊师利菩萨会去试验他,要明白这个道理。(摘自《杂譬喻经的故事》琬姿居士著)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