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陀 (3)

 世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痛苦,根源就是贪。贪的熄灭即是苦的终止。
                                ——佛陀

“尊敬的先生,我知道,有时我也为此而悲伤。但是,我并不在乎。我不想痛苦地折磨自己,思考未来的不幸。”善施说道。

“善施童子,我不责备你。人类的延续需要许许多多像你这样的人。我不会强迫你的,你可尽情地徘徊于轮回之中。”

接着,佛陀想起阿罗逻迦蓝和郁陀迦罗摩子。他们曾请他在觉悟之后,前去教授他们。但是经内智观察,他知道他们在几天以前已经去世了。然后,他又想起,当他在毗舍离苦修时,有五位苦行僧曾精心侍奉过他。他知道,他们现在住在波罗那斯城的鹿野苑。他拿起钵,站了起来。

微风徐徐,吹着菩提树叶沙沙作响。佛陀深情地凝视着给予他荫凉舒服的菩提树。怀着同样的感情,他望着给予他寂静、风光优美的优娄频罗四周。然后,他转过身,涉水穿过河流,沿着河滩,沉着地迈着坚毅、威仪的步伐,走在他来时的路上。

无知是世间诸恶之根源,这就叫无明。
                                ——佛陀

苦行僧憍陈如、婆沙波和阿示说老远就看见佛陀朝他们走来。他们一眼就认出他就是悉达多。所以,他们各自对其他人打了个手势。阿示说用手分开嘴边的胡须,首先说道:

“你们看,那个败坏了修行人的名誉,离开了我们的悉达多现在养得多好啊!真是红光满面。虽然我们过去曾奉侍过他,但是我们现在在修行上已经超过了他。我们用不着再尊敬他了,一个都不要去迎接他。他想过来的话,就让他和我们一起坐在地上好了。”

“不过,阿示说朋友,他好像有点与众不同啊。”憍陈如说道。

“什么不同?”阿示说问道。

“他的步伐、举止是如此的安详、庄严。”

阿示说接下去说道:

“从小生长在王宫里,过着王子的生活,一天三顿山珍海味。他当然应该这样了。悉达多确实有一种威严的风貌。但是,你听说过不用折磨自己就能解脱的事吗?我想,他已抛弃了苦行生活,正准备回迦毗罗卫国,重新穿上太子服。他是顺路来拜访我们的。”

佛陀越走越近,阿示说再也坐不住了,他第一个身不由己地站了起来,慌忙中还扯断了一根胡须。他看到佛陀的脸,他完全被佛陀的形象吸引住了,赶忙奔进山洞,端来了一张凳子,摆在一棵毗钵罗树下,又抢在别人前面,跪倒在地上,恭恭敬敬地对佛陀拜了三拜。憍陈如用同样的方式礼拜了佛陀,并一手接过佛陀手中的钵。婆沙波端来一盆水,清洗了佛陀的脚,然后和他两个同参一样,他也礼拜了佛陀。

“出家人,跋提和摩诃男到哪里去了?”佛陀问道。

“乔达摩朋友,他们乞食去了。”大家异口同声地说道。

“出家人,你们不应该直接称呼你们的佛陀为乔达摩朋友,你们应该在内心深处无限崇敬佛陀。我已是一个广大无边的觉者,常住禅悦,不受感情牵动。我特意从优娄频罗来寻找你们。出家人,佛陀已出现于世界,我已觉悟了无上正法,我将教授你们。聆听正法,从生死轮回的桎梏中解脱出来吧。”

“朋友,即使修苦行,你都不能觉悟,那么过着舒服奢侈的生活,享受好吃的好喝的,你又怎能悟道呢?”

“出家人,我知道你们会犹豫,而不肯相信我的。不像你们所想像的那样,我并没有追求快乐的享受。如果说我离开了你们是为了寻找快乐的生活,我应回到迦毗罗卫国去,而不该去优娄频罗乡村。出家人,隐居者应避免两个极端,一味地沉湎于物质享受是十分卑贱低下、无益的,这是一个极端;严厉的自我折磨是痛苦的、愚昧的,而且也是毫无收获的,这是另一个极端。我抛弃了这两个极端,获证了开发自在智慧的中道真理。哦,出家人,正由此中道,我获得了无上智慧,从而圆证了无上菩提。”

(摘自《觉者的生涯》
[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