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陀 (8)

       我是通过既不折磨自己又不伤害别人的八正道,
          即中道之法,证得无上涅槃的寂静常乐。

                            ——佛陀

“朋友,修行人是真理的探求者,在任何时候,他们都应该很诚实。你是真的这么想吗?”

“乔达摩,可以这么说,既不折磨自己,又不伤害别人的修道人最高尚。但这对解脱又有什么作用呢?”

“朋友,如果我说,我是通过既不折磨自己,又不伤害别人的八正道,即中道之法,证得了无上涅槃的寂静常乐,你们相信吗?”

“尊敬的乔达摩,我们不相信你已经证得了无上常乐。”

一个苦行僧说道。他一边说着,一边使劲地擦着疼痛不已的眼睛。

“朋友,擦干你流泪的眼睛,看着我的脸,所有视力健全的动物都知道我是谁。”

那位苦行僧又擦了擦眼睛,望着佛陀,眼眶里的泪水干了,痛苦也立刻减轻了。他们个个都目不转晴地凝视着佛陀,眼睛里好像抹上了一层油,一下子恢复了视力。

“尊敬的乔达摩,真是不可思议。我眼前的幻影消失了,就像一阵凉风吹过我的眼睛,给我无限的安慰。我一生中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样使人生欢喜心的音容笑貌。我认为你就是无上觉者。但愿你能既不折磨自己,又不伤害别人!但愿你能向我们传授解脱之道!我皈依你,我礼拜你。”

说着,那个行者从岩石高突处走了下来,礼拜于佛陀的脚下。接着,其他两个行者也跟着跳了下来,他们依次礼拜了佛陀。

“朋友,你们还是先回去询问一下你们的老师吧。”

“世尊,我们明白了。我们皈依您。”

“朋友,不要因我所说就相信我;不要相信似是而非的道理;不要相信逻辑推理;不要因有人赞美一个出家人,你就认为他的话一定要被接受。抛弃任何偏见,自己作出明智的决定。朋友,站起身来。想一想,认真地花六个月的时间想一想。到那时,如果你们确信你们的老师不能给你们希求的解脱之道,你们就到我这里来。我现在要去迦毗罗卫国。”

 

住在豪华的楼房或狭窄的马棚对我并没有什么分别。
                    ——佛陀  

净饭王听说他的儿子已大彻大悟,现在正在众弟子的陪同下,朝迦毗罗卫国走来,老国王真是喜出望外。他立刻下令用彩旗彩带装饰整个王城,并击鼓传递这个消息。他自己则急不可耐地在宫中等待着与他儿子见面。

国王接到消息说,佛陀长途跋涉以后,已进了外城,现正朝内城走过来。他再也等不住了,赶忙乘上马车,在众大臣、婆罗门以及释迦族的高官达贵的前呼后拥下,来到了内城门口。一到那里,他就急不可待地下了车,双手拄着拐杖,急切地等待着。寒风中,他浑身冻得发抖。

佛陀沿着大路继续朝前走来。虽然外面有一丝淡淡的阳光,但是因为是冬季,刺骨的寒冷围困着大地。在内城外,一群首陀罗种姓的妇女站在大路的两旁,合抱着双手,穿着薄薄的上衣,把头伸出破烂不堪的草棚,默默地望着佛陀。有钱人却裹着暖和的衣袍,爬上楼上的阳台,看着佛陀。只见佛陀顶着凛冽的寒风,安详地走在众弟子的前面。

这时,一个年老的疯女人正眯着一双暗淡无光的眼睛瞅着大路。她看见了一片黄色光辉。突然,她觉得黄色光辉铺天盖地而来。

“老妈妈。”佛陀喊道,并走近那个孤苦伶仃的女人。

听到这从天堂里传来的喊声,那位妇女猛地抬起头。她一面竭力地挣扎着想合拢瘫痪在两侧的手。

“哦!我的天哪。”她呻吟了一声,望着佛陀的脸,整个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最后,她终于艰难地合并起刚刚靠拢在一起的双手。

(摘自《觉者的生涯》

[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