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陀 (9)

       住在豪华的楼房或狭窄的马棚对我并没有什么分别。
                            ——佛陀

佛陀对前来迎接的克鲁德亚大臣说道:

“克鲁德亚,看看这位贫穷无助的女人,你能告诉我她是谁?”

“世尊,她就是过去迦毗罗卫城里的名妓苏宝。现在她变成了一个年老体衰的疯女人。”

“没有人可以帮助她了吗?”

“世尊,没有了。”

“在这座城里,有没有曾想娶她为妻的人?”

“世尊,据我所知,曾有许多人向她求过婚,其中就有释迦族的贵族们。像她这样的女人不值得同情。”

“克鲁德亚,你为什么这样说呢?”

“世尊,这个女人真令人讨厌。她身上散发着一股臭气。市民们向她投扔石块,赶她走。我想是国王的官员知道您来了,就把她从内城里赶了出来。世尊,市民们不同情她,因为她曾从事过一种低贱的职业。”

“克鲁德亚,她曾从事什么样的低贱职业?”

“世尊,她接待所有到她那儿去的男人。”

“谁迫使她从事这样的职业?”

“释迦族。”

“克鲁得亚,想一想,谁的行为更低下,是这个女人,还是释迦族?”

“世尊,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不过,现在我觉得这个女人够可怜的。”

苏宝浑身筛糠似地颤抖起来。她朝前爬了几步,但又无力地倒在佛陀的跟前。

“老妈妈,你醒一醒,我将帮助你。大妈,你讲话啊。你还能认出我吗?”

“世尊,我认识您,我能认出您。七、八年以前,您喊过我大妈,是您告诉我,为了减轻像我这种人所遭受的痛苦,你当时正在履行探索真理的使命。”

“克鲁德亚,在这样可怜的状况下,她说话还这样有条理。克鲁德亚,你是乘车来的吗?”

“是的。世尊,我是乘车来的。”

“这样的话,请扶她上车,把她带到我父亲跟前,转告我父亲,救济这些无依无靠的众生就是给我最大的荣誉。让她得到良好的治疗,给她合适的衣服。请告诉我父亲,只有做了这些事之后,迦毗罗卫国才能成为适宜佛陀的地方,我将等在这里。克鲁德亚,带着这位可怜女人回城去吧,照顾好她的所需。当这些事做了之后,请通知我一下。然后,我将跨进迦毗罗卫城。”

“世尊,您父亲正焦急地在城门口等着您呢。和他在一起的还有释迦族的贵族们和婆罗门。他们都十分热切地期待着迎接您。如果我把这个糟女人带到他们面前,他们一定会对我大发雷霆,他们也一定会辱骂您的。世尊,最好还是继续朝前走,不要停留在这里。我将陪着您和车中的这个女人。”

“不,克鲁德亚,你和这位女人先走一步,我随后就到。”

           ※ ※ ※ ※ ※ ※ ※ ※ ※

净饭王目不转睛地盯着奔驰而来的马车。马车刚刚在他面前停了下来,急不可待的老国王就拄着拐杖跑了过去。

“这是怎么回事?我儿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来?”国王急冲冲地问道。

“陛下,他在半路上停了下来。”

“为什么?告诉我,克鲁德亚,快告诉我为什么。”

释迦族的贵族们和婆罗门一下子围了过来,他们一齐涌到马车前。虽然他们全身上下都裹着暖和的衣袍,但是他们还是冷得颤抖不已。克鲁德亚说道:

“陛下,还是先看一看马车里吧。”

国王向马车里瞧了瞧,说道:

“爱卿,我真不明白,我看见一个满身臭气的裸体老女人坐在车里。克鲁德亚,你难道病了不成?你为什么把这个本该送到停尸场的老女人带到这里来了?”

“陛下,您的儿子佛陀是一个从来没有听说过、也没有见过的异人。这个老女人就是以前迦毗罗卫城里的名妓苏宝。她现在既老又病,躺在城外路旁的壕沟边上。陛下,请容我禀告我必须说的事实经过。”
        (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