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陀 (10)

     住在豪华的楼房或狭窄的马棚对我并没有什么分别。
                          ——佛陀

“说吧,克鲁德亚,快说。”

“陛下,当时佛陀正在众弟子的簇拥下,和我一块朝这边走来。突然他发现了这个女人,并问起了有关她的事情。当他看到我乘的马车,他就对我这样说道:‘这样的话,请扶她上车。并把她带到我父亲跟前。请转告我父亲,救济这些无依无靠的人就是给我最大的荣誉。让她得到良好的治疗,给她合身的衣服。请告诉我父亲,只有做了这些事以后,迦毗罗卫城才能成为适宜佛陀的地方。我将等在这里,克鲁德亚,带着这个可怜的女人回城去吧。照顾好她的所需。当这些事做好以后,请通知我一下。然后,我将跨进迦毗罗卫城。”

克鲁德亚的话音刚落,一向心高气傲的释迦贵族们就忿忿不平起来。

起初,他们还静静地站在那里,可后来,大家都一道愤怒地对国王叫了起来:

“老国王,你请我们来这里,就是用这种方式来侮辱我们的吗?我们可不管他是悉达多,还是闻名于世的佛陀。自从我们家族七代至今,我们可没有受到如此低贱的侮辱。陛下,我们已经是忍无可忍了。请陛下讲明白,我们忍受着寒冷,等待着他,浑身冻得发抖,而他却如此小瞧我们。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阵恐慌袭上心头,老国王摇摇晃晃地走到车旁,把身子支撑在车架上,眼睛紧紧地盯在地上,嘴里咕哝道:

“哦,天哪!真是大难临头。儿呀儿呀,你为什么又要伤害你老父的心?”

克鲁德亚在一旁耐心地劝说道:

“陛下,释迦贵族们,不要激动。佛陀闻名于世,他想的和我们想的不同。他视一切众生平等,他对这个孤苦的女人和他父亲的感情是平等的。他用同一种方式对待一切众生。”

“陛下,如果他认为,抚养他长大的父亲,和这个不幸的女人平等的话,那么,我们就不难想象他所证得的是一种什么佛果了。”释迦族的贵族们反驳道。

“贵族们,不要如此轻率地想象佛陀。当他来到你们面前时,你们再自己评价他的伟大,你们不应有任何误解。现在要紧的是给予这个女人适当的疗养,使她生活得好好的。根据佛陀的意思,陛下,请允许我把她带到城里最好的医生善贾那儿去吧。当佛陀获悉她已经得到最好的治疗、适当的衣食,他将会十分愉快地进入城内。我想,贵族们,佛陀把这个女人先送过来,是为了教导我们应该帮助无依无靠的人,他并不想侮辱我们。陛下,请允许我把她送到善贾医生那里去吧!”

还没有等国王开口,释迦族的族长释科达那抢先讲话了:

“善贾是专门为高贵的释迦人服务的,他只接待贵族成员。最好还是把这个低贱的女人送到她的老家坟墓里去吧,以免侮辱了我们释迦族人。”

“听声音,我知道是谁在讲这些话。”躺在车里的苏宝说道。

“女贱人,是谁?你这个肮脏的女人把我们都搞糊涂了。”释科达那咆哮起来。

“是释科达那。就是二十五年前那个狂妄自大的释科达那。你还记得吗,在我的绣楼上,你曾双手拥抱着我,亲吻着我的嘴唇?只不过现在,我的嘴唇因伤口化脓,有臭味罢了。当时,你央求着我嫁给你。目中无人的释科达那。在那时,我……”

“住口!贱女人,你也要侮辱我吗?”国王一下子打断了她的话。

“不,陛下,你没有这样要求过。你在那个年纪时就十分稳重,就和你现在一样。”

国王和释科达那互相望了望,又赶快把眼光移开。然后,国王抬起头,对克鲁德亚说道:

“爱卿,立刻带他去见善贾,给她提供适当的治疗和得体的衣服。唉!能使我解除痛苦的唯一方法就是去死。我回宫去了。告诉我那亲爱的儿子,一切希望全破灭了,我回宫为他伤心痛苦去了。”
       (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