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陀 (11)

     住在豪华的楼房或狭窄的马棚对我并没有什么分别。
                          ——佛陀

一阵冰雪铺天盖地而来,敲打着冰川覆盖着的喜玛拉雅山脉,拥抱着参天的青松和粗大的檀香树。怒吼的狂风发出使人颤抖的咆哮。一会儿的工夫,整个大地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白雪。

克鲁德亚从善贾医生那儿回来时,正好遇上了冰雹。车夫艰难地驾着车,车轮深深地陷入雪地里。他们在茫茫的黑夜中赶着路,穿过城门。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他们终于来到了佛陀歇脚的地方。但是,他们却看不到佛陀和一个比丘的影子。

“车夫,我们该怎么办?哪里都没有佛陀的影子,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克鲁德亚说道。

车夫想,如果大家都去寻找佛陀,而把马车留在雪地里,那么,套上马具的马匹就会被冻死。

克鲁德亚说道:“车夫,你驾着马车先回去。即使在这样的风雪里,我也要找到佛陀和他的弟子。万一要是他出了什么差错,那就不好了。回去告诉国王,就说佛陀正在城外一个安全的地方避雪。我想,国王现在一定被吓坏了。”

没等车夫答话,克鲁德亚就朝一家住处奔去,他踉踉跄跄地跑在雪地里。凛冽的寒风吹得他透不过气来。夜色加深了,寒冷使他手脚不灵活起来。他知道附近有贱民的贫民窟,但他从来没有到过这些贫民居住的地方。

哪里有灯光,克鲁德亚就朝哪里奔去。在每一个这样的地方,都坐着四、五个比丘,但是就是看不到佛陀的影子。

克鲁德亚被冻得再也支持不住了,几乎就要倒下去。突然,他发现在贫民窟旁,有一座两层楼的庭院,楼上亮着灯光。他想,佛陀一定舒舒服服地住在那里。他赶忙奔了过去,翻过篱笆墙,来到了大门前,一个劲地敲打起紧闭的大门。可是没有人开门。他想叫喊,但就是张不开口。就在这时,他听到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克鲁德亚,你在找谁?”

此时风力已经减弱,这声音分明是从外面传过来的。克鲁德亚知道,只有佛陀才能叫出他的名字。他一阵兴奋,跨出院子,仰着头,望着楼上,但是所有的窗户都关得紧紧的。

“克鲁德亚,过来吧。”

声音是从马棚里传来的。克鲁德亚立刻朝那个方向奔了过去。他又一次听到佛陀的声音:“克鲁德亚,我在对你讲话呢,跟着声音过来。这里有稻草暖身。”

黑暗中,克鲁德亚循着声音爬过马棚的栏板,来到佛陀面前。佛陀坐在一堆稻草上,说道:“克鲁德亚,如果你感到浑身僵硬不灵活的话,就用双手揉揉脸,活动活动身子,这样会加速血液的循环。然后,你就会感到好受一点。”

克鲁德亚暖和了一会儿身子,然后才开口说道:

“世尊,这是马住的马棚啊。”

“我知道。这又有什么关系?”

“破烂不堪,脏得要命。还带有一股臭味。”

“克鲁德亚,你的意思是说,住在这个马棚里还不如站到那冰天雪地里去?”

“世尊,我不是这个意思。那边的那座楼中一定舒服暖和多了,您应该住到那个人家里去。”

“克鲁德亚,门窗都关着,那又怎么办?”

“世尊,敲门,您可以把它敲开。”

“我听到您敲门了,门开了吗?”

克鲁德亚不再做声了。

“克鲁德亚,住在豪华的楼房或狭窄的马棚对我并没有什么分别。为了避冷,虽然不是昂贵的被褥,但这儿却有暖身的稻草。克鲁德亚,想一想稻草,不要想被褥。不要把两个不同的东西加以比较,应该知足现有的一切。”

“世尊,这里有股难闻的臭气。”

“这种味道并没有人死后的尸体发出的味道可怕,知足了吧。”

“这里到处都是马粪马尿。”

“但是,你应该满足了,这并没有人类粪便那么肮脏、可恶。”    

     (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