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陀 (12)

  住在豪华的楼房或狭窄的马棚对我并没有什么分别。
                          ——佛陀

静了一会儿,克鲁德亚又说道:

“世尊,我真服您了,我很高兴。不过您的家族成员却十分失望。”

“他是谁,克鲁德亚?”

“就是您叔叔,您父亲的兄弟。”

“他们为什么要找我的麻烦?”

“您不应该在半路上停了下来,更不应该送上一个脏女人。他们认为这是对他们的极大侮辱。”

“这怎么会成为对他们的侮辱?克鲁德亚,我把他们过去的宝贝送回给他们,这难道又错了吗?”  

   我的王国是觉悟的王国……我们没有等级、种姓高低之分。
                          ——佛陀

佛陀双目微闭,双眉低垂,两手捧着饭钵,一声不响地站在一个小茅棚前。一个首陀罗少女,袒露着上身,走了过来。她在佛陀的钵里放了三个甜绿豆圆子,然后双手合十,躬身行礼。

净饭王冒着纷纷飘扬的大雪,气冲冲地跑了过来。他一下子在佛陀的身边停了下来,哭丧着脸,颤抖着身子,过了好一会儿,才擦了擦泪花,喘着气,伤心地说道:

“哦!儿呀!这又是作了什么孽啊!我从来不敢想象,在这样的屋檐下见到你。你为什么要侮辱你老父亲?我们从来不从首陀罗人的手中接过一滴水。而你却在他们的屋檐下乞讨腐烂的绿豆圆子。儿呀!不要对你老父如此无礼。不要丢尽你高贵释迦族人的面子。”

“父亲,我既没有侮辱你,也没有轻视释迦王族。”

“那么,吾儿,你为什么站在他们的屋檐下,向我们的奴仆首陀罗乞讨?这不是在丢人现眼吗?”

“陛下,我的王国是觉悟的王国,佛陀及其弟子以乞讨为生。我们并没有等级、种族高低之分。”

“吾儿,扔掉你讨来的东西,同你的弟子们一道,到宫中来用王家斋饭。”

“父亲,我已经乞讨了七年,我食用粗糙的饭菜。但是,看看我的身体。你虽然天天享受王家的山珍海味,再看看你的身体。人们为什么要有等级、种族之分呢?人人注定要衰老、死亡。父亲,把首陀罗看作低贱的等级是没有意义的。轻蔑地对待这些无依无靠、穷困潦倒之人是不对的,帮助他们才是我们的职责。”

“儿子,这些人在前生前世作恶多端,所以今生今世就出生于低贱种姓之中。”

“父亲,那些积德行善之人又会出生在什么等级之中?”

“他们会出生在刹帝利和婆罗门等级之中。”

“出生在婆罗门、刹帝利家族的人会不会年老生病而死亡?”

“是的。他们也会。”

“在他们之中,人人都享受平等的物质快乐吗?”

“不。”

“刹帝利、婆罗门的妇女也怀孕生出跛子、瞎子、聋子,以及其他不正常的婴儿吗?”

“是的,儿子。”

“父亲,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不健康的孩子呢?”

“那应归结于他们自己的恶业。”

“父亲,你曾听说过圣人玛唐歌的故事吧?你能告诉我,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儿子,他是一个首陀罗。”

“你听说过他曾受到婆罗门的崇拜?”

“听说过了,儿子。”

“那么,你能否这样想,首陀罗种姓里照样有值得婆罗门礼拜之人。”

国王仍然在发抖,说道:

“儿啊,我明白了,我完全理解了你所说的话。我很高兴。以前,我想错了。如同拨开了覆面的纱布,我清醒地看到事物的本来面目。儿啊,你姨妈、耶输陀罗,还有你没有见面的儿子罗睺罗都在焦急地等待着你呢。儿啊,请和众弟子一起来王宫吧!”

     (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