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陀 (13)

  我的王国是觉悟的王国……我们没有等级、种姓高低之分。
                          ——佛陀

从日出等到中午,耶输陀罗一直倚在窗户旁盼望着。终于,她看到佛陀沿着大街走来,内心一阵喜悦,自言自语说道:

“他就像天空中群星烘托的月亮!”

“那是谁,妈妈?”身边七岁的儿子罗睺罗天真地问道。

“儿啊,他就是你父亲,你亲生父亲啊!过来,儿子,我来抱你。瞧!儿子,你看见了吗?那就是你父亲,他走在朝这边过来的那群黄色队伍的前面。他就是你的父亲啊。”

“妈,他们全是出家人啊。”

“是的。可前面那个就是你父亲。”

“妈,我父亲是来看我们的吗?”

“是的。儿子,他可能还会到我们楼上来呢,来看望你和我。”

佛陀神色自然,充满法喜,周身放射出一道道慈光,照耀得耶输陀罗神思恍惚。虽然后面有好几百个比丘跟着佛陀,可她并没有望他们一眼。当那过去她深深地爱过、现在仍然热恋着的高大身躯沿着大路,消失在王宫大门口时,她的心头一阵凄凉。她记不清了,她怎么会受得了这七年生离带来的悲伤?她一头瘫倒在地,紧紧地抱着儿子罗睺罗,放声大哭起来。

“妈,什么事使你这样伤心?”

小罗睺罗的眼眶里也挂满了泪花。他爱他的母亲胜过自己的生命,他忍受不了母亲如此的悲伤,也开始哭了起来。一下子,眼泪沿着脸庞流了下来。

“儿啊,你为什么要哭啊?”

“因为你在哭呀。妈,什么事使你这样难过?”

“儿啊,整整七年了,我忍受着这种悲伤。现在,你父亲终于回来了。可是,他不能常住下去,他还会离开我们。我为此而哭啊!”

这时,库久达罗慌慌张张地奔了进来,只见王妃正伤心地坐在床边上哭泣,两只手紧抱着罗睺罗。

“王妃,请起来!快请起来!擦干眼泪。佛陀来了!佛陀来了!”

耶输陀罗一下子跳下了床,擦了擦双眼,把小罗睺罗都忘在一旁,疯了似地冲下了楼梯,两眼热切地朝院子里望去。

是的,是他。就是七年没有见过面的他。就是她爱得胜于自己生命的他。他正穿过铺着沙石的院子,朝她走来。他的脸就象天上的圆月。

慌忙中,耶输陀罗竟没有意识到还没有穿外衣,她只披着一件黄色内衣。满怀妻子特有的那种感情,她不顾一切地朝他冲了过去。就像一团被折断的蔓草,她一头扑倒在佛陀的脚旁,亲吻着佛陀的双脚,泪如雨下,温暖的泪水掉在佛陀的脚背上。

阿罗汉舍利弗和目键连站在佛陀身后。净饭王也站在一旁望着。小罗睺罗不敢走近佛陀。但过了一会儿,当他看到了佛陀的脸,他的害怕一扫而光。他溜了过去,来到蹲在地上放声痛哭的母亲身边,他的两只小手抱着耶输陀罗颤抖不已的身体,然后他又用双手轻轻地捶着他母亲的背。

耶输陀罗激动得说不出一句话,久久地,她抱着头,伏在她丈夫的脚背上。过了一会儿,她抬起头,泪水沾湿了佛陀的双脚。她已泣不成声,又一次,她把脸靠放在佛陀的脚背上。

“夫君啊!我的夫君啊!你对我讲话啊!安慰安慰我这颗脆弱的心灵吧!七年了!我耐心地等待着你。在梦里,我也常常哭泣。我日日夜夜地思念你,为你祈祷,祝愿你获得成功。我忍受了七年,但当我又一次看到你时,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了。”

“如果说,为了广大众生的利益,我需要勇气牺牲世间的一切,那么,耶输陀罗,你也需要同样的勇气来面对和我的分离,并且与我以此共勉。因此,我奉献我对你的赞美。罗睺罗儿子,扶起你的母亲。我想到你们的房间看一看。”佛陀说道。

伏在佛陀脚背上的耶输陀罗,突然感到浑身有一股暖流穿过。她的眼睛突然明亮起来,脸上充满了欣慰的神色。她得到了盼望以久的、来自佛陀的安慰和赞美。她的眼泪也干了,竭力地控制住自己,慢慢地抬起头,然后直起身,站在一旁,身体靠着小罗睺罗,带着一种莫名其妙的害羞,两眼紧紧地盯在地上。

    (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