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陀 (15)

 我的王国是觉悟的王国……我们没有等级、种姓高低之分。
                          ——佛陀

“哦!克鲁德亚。哦!克鲁德亚。”国王抽泣着:“我想,在整个迦毗罗卫国,没有一个比我更不幸的父亲了。我的心就像一块被棍棒和石块戳破的伤口,痛苦不堪。克鲁德亚,我只剩下这一个希望了。如果我失去了这个希望,我也就完了。”

“陛下,没有什么事值得如此紧张、激动。依我看,罗睺罗小王子仍然穿着王子衣服在庙里玩。小王子跟着佛陀走了,一定是因为佛陀喜悦、仁慈的品德,以及他们的血缘关系。当一个人被佛陀这种慈悲、超脱的神色所吸引时,没有什么力量能使他离开佛陀。”克鲁德亚说道。

“克鲁德亚,我担心害怕极了。这种担心害怕,自从我儿子佛陀出生那天起就一直折磨着我。三十七年了,我在这种痛苦里生活。他所关心的只是他的佛教僧团,而不是我的王国。”

“不是这样,陛下。我认为,眼下他还不致于强迫罗睺罗王子出家受戒。他不是那种只顾接受人家出家,而不管人家妻儿痛苦的人。他平等、公正地对待一切众生。”

“不,克鲁德亚,罗睺罗是他的儿子,他会使他成为一个小沙弥的。克鲁德亚,快!”国王不安地大叫起来。

这时,车也渐渐地靠近了庙门口。

克鲁德亚首先下了车,紧接着,他搀着国王下了车。还没等站稳,国王就推开了克鲁德亚,拄着拐杖,歪歪倒倒地朝庙里走去。

佛陀就在庙里,他寂然安坐在一个特别为他准备的椅子上。但到处不见罗睺罗。老国王一阵惊慌,大声喊了起来:

“儿子,我的孙子罗睺罗到哪里去了?”说着,他无力地坐到地上。

“父亲,他在那边呢。”佛陀平静地说道。

“哦!儿子呀,你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地捅破我那受了伤的心?哦!我的天哪!我这个老头子真的就得不到一点安慰了吗?前二十九年里,我整天担心你离家出走,我天天生活在痛苦的精神折磨之中,忍受着凄凉的悲哀。直到你回到了迦毗罗卫国,我亲眼看到你以后,我正想方设法使我的头脑得到平静。儿子啊!我对子女的爱可真是刻骨铭心了。正因为如此,我感到痛苦不堪。儿啊!你必须把罗睺罗还给我。你曾答应过我,你将保护我的王国世世代代传下去,至少你得遵守这一诺言。儿子,罗睺罗还小,我的一切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把罗睺罗还给我!把罗睺罗还给我!”

“父亲,我并没有带罗睺罗到这里。是他自己拉着我的手来的,甚至还没有对他母亲说一声。父亲,在往前走时,我是不会走回头路的。所以我就一直来到了庙里。我不是那种用武力迫使孩子出家,而使他们的父母痛苦的人。现在,罗睺罗跟阿罗汉舍利弗在一起,我只叫他给罗睺罗授以三皈依,即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父亲,你可以带罗睺罗走,当他长大成人以后,如果他自己愿意在我的僧团里出家受戒,我将不阻拦他。父亲,擦了眼泪,快乐、放心地站起来吧。”

净饭王一阵高兴,站了起来,撩起衣袖,擦着泪花。

“哦。儿子,我几乎被惊懵了。请接受我的祈祷,感谢你对我的安慰。儿子,耶输陀罗正哭喊着她的儿子呢。我得带罗睺罗马上回去。请叫他过来吧。”

罗睺罗拉扯着舍利弗的袈裟走了过来。国王伸手想抱住他,但他却一把放开舍利弗的袈裟,溜到佛陀的身后,躲了起来。

“罗睺罗,到我前面来。”佛陀说道。

“罗睺罗,你母亲因见不到你正在哭呢。孩子,和你爷爷一起回家吧。回到你母亲身边去,替你母亲擦干眼泪。”

“我尊敬的父亲,您的身影也使我感到快乐。我愿意拉着您的手指,在您身影的保护下。您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

“不。罗睺罗,你母亲抚养了你,她的身影一定更使你快乐。你还小,你还需要母爱。”

“父亲,我将来会长成一个大人吗?”

“是的。罗睺罗,你会长大成人的。”

“这样的话,尊敬的父亲,当我成为大人时。我可以回到您这清凉的身影下吗?”

“罗睺罗,那就是你的事了。”佛陀说道。

小罗睺罗一手拉着他爷爷的手,走在回王宫的路上。他一次又一次地回头望着佛陀,老远老远地,他还不停地向佛陀挥动着右手。

(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