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陀 (16)

 如果一个人具有真正的荣誉,这种荣誉是不会被玷污的。
                          ——佛陀

当众比丘挨家挨户乞讨时,高傲、跋扈的释迦族人常常用恶毒的语言辱骂他们,毫无恭敬心可言。特别是释科达那,他更是寻找一切机会,冷嘲热讽佛陀及他的教诲。

一天,释科达那看见佛陀正朝他住的宫楼走来,他马上来到院子里,从狗棚里牵出一条凶猛的猎狗。他一只手牵着系在狗脖子上的绳子,躲在门口,等待佛陀的到来。

“过来吧。”他暗自说道,“我将送你一件漂亮的礼物。”

佛陀安详地跨进了院子大门。释科达那立即给狗做了一个手势,与此同时,他放开了手里的绳子。

猎狗狂哮着奔了过去,疯狂地朝佛陀走来的方向吠叫着。释科达那把脸撇过一边,装得好像什么事都不知道似的。但他知道,他那残忍的猎狗所到之处,所有动物都会被咬上几口,它会咬回一块块肉团,放在他的手中。

突然,狗的号叫声一下子停了下来,相应传来的是一阵低微的沉吟声。释科达那惊讶地转过身来,朝那个方向望去,只见那条吃人的猎狗正围着佛陀团团转,摇头摆尾地欢跳着。

释科达那来到楼门口,两眼冷冷地盯着朝他慢慢移动过来的佛陀的双脚。他一个劲地提醒自己不要看佛陀的脸。狗懒洋洋地跟在佛陀身后。

“叔叔,你是一个牧羊人吧?”佛陀问道。

“我从来没有看过什么羊群。”释科达那回答道,他的眼睛仍然望着地上。

“那你的猎狗为什么像绵羊一样温顺呢?”

释科达那没答腔,他愤愤地转过脸去。

“叔叔,你的心正被愤怒和憎恨燃烧着。但这除了燃烧掉你自己以外,并没有什么好处。憎恨和恼怒正腐蚀着你的血液,你的身形、你的脸色都变得丑陋难看,你的生命正在缩短,你的头脑变得不正常。叔叔,不要自我毁灭。我为你的利益而来。抬起你的头,望着我。”

释科达那怒火中烧,愤愤地说道:

“我就是不看你的脸。你是一个骗子,你是一个骗人的魔术师。你用你的魔术咒语欺骗了迦毗罗卫国的人民。但是,你无法用同样的手段来对付我,我是不会被你玩弄的。不要叫我叔叔,你是那种只配住在牛棚马圈,以及贱民屋檐下的人。你给高贵的释迦族带来了耻辱。走开,住到贱民的屋檐下去吧。”

“高贵的先生,我确实住过牛棚马圈。我也曾睡过墓地。同样地,我也曾住过金碧辉煌的王宫,睡过暖和舒服的寝宫,青罗丝缎作被,黄罗伞盖遮顶。可是在所有这些地方,我都同样地休息,生活。虽然你认为睡在贫民窟的屋檐下是一件讨厌、可耻的事。但是,实际上,这与睡在王家的伞盖之下并没有什么区别。先生,你为什么要发火?我根据自己的喜好和需要,想在什么地方乞讨,就在什么地方乞讨。我将继续这样生活下去。当我和贱民们在一起时,我并没有在释迦族人的脸上抹黑。同样地,当我同释迦族人在一起的时候,我并没有降低贫民百姓的地位。先生。我一时专致于一件事。当我用斋时,我用斋。当我睡觉时,我睡觉。当我谈话时,我谈话。当我坐禅时,我入定。这就是我的实践。”

“不是你一个人这样,我一时也只做一件事。”释科达那马上反驳道。

“不。先生,你和我在讲话,但你却怒气冲冲,你憎恨,恼怒。你使你自己激动不安。不要这样,安静下来吧。心平气和地和我谈话。”

释科达那极想抬头看一看佛陀的脸,但他还是强抑住,仍然望着地下。不过,他已开始冒虚汗了。

“先生,你为什么这么不自在呢?你为什么汗流满面?望着我,和我一样地安静下来。”

“出家人,不要再惹我发火。”释科达那叫喊着。

“先生,你有的是高傲,这是一种不善的意识。”

“你不要管我高傲不高傲,我将自己照看它。正是这种高傲美化了我们释迦族。”

(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