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陀 (18)

 如果一个人具有真正的荣誉,这种荣誉是不会被玷污的。
                          ——佛陀

自从佛陀来到迦毗罗卫国后,一晃就是一个多月过去了。年迈的国王身染重病,卧床不起。当佛陀前往探望父亲时,他看到的只是一个泪水汪汪,骨瘦如柴的躯体。

老国王看见佛陀朝他的床边走来,他激动得试着想坐起来。

“父亲,安静下来。”佛陀说道。

“我怎么静得下来。我那刚合缝的伤口一次又一次地被刺破。我一生中常常受到精神上的折磨。现在,我又得在这种折磨下死去。儿啊,我得不到一点安慰,也吃不下一口饭。”

“父亲,你是在说关于王国的事吗?”佛陀问道。

“儿呀,是的。我死以后,我的王位不能交给罗睺罗了。家族成员中除了释科达那外,已决定把王位交给多陀达那的儿子大名王子。儿子,只有我和释科达那主张把王位让给罗睺罗。他们现在剥夺了我的权力,自己任命了继承人。除了伤心以外,我又能做些什么呢?穷兵黩武的释迦族人要对拘利族人发动战争,以此来满足他们的欲望。他们责怪我说,释迦族之所以不能收回偌黑泥河的主权,就是因为我和拘利人联姻,从而放松了武装。因为最后的手段就是战争,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赢得河流。他们还说,把江山交给小孩罗睺罗不会有什么意义。所以他们决定把王位交给好战的大名王子。他们尽找我的毛病,他们还说,你只关心你的僧团,而没有王国的概念。我一天一天地走近坟墓,我的心就像溃烂的疮口疼痛难忍。哦!儿啊。我已年老体衰,难道就没有什么可以安慰我的了吗?”

“父亲,释迦族一心只想战争,他们从来不考虑法理,他们从来不关心这些事,而你想的却是法理、战争和王国。我的父亲,只想其中一件,正法之道将使你身心健康、幸福。不要再考虑王国了。你现在老了,身体虚弱,不可能再出征疆场。罗睺罗还是个孩子,还不能设想王国的概念。当你知道罗睺罗没有这种野心,你为何还要为这件事折磨自己呢?正确理解了正法的信众,比那些头带皇冠的帝王更自在,轻松。乐观起来,把你的思想从不健康的东西上解脱出来,使之得到安息。”

“儿子,我怎么能停止思想这些不健康的东西?它们绵绵不断地在我脑中回旋。即使我塞上耳朵,闭上眼睛,它们还是给我无休无止的痛苦。”

“父亲,你为什么要这么折磨自己,专门想那些给你痛苦的事呢?难道你就没有什么快乐之事值得回忆的吗?”

“有,我有。我想到你时,我就高兴。我想到我正直的一生,我就高兴。我高兴,我没有激发、鼓动我的人民发动流血战争。我高兴,我给人民带来了和平与富裕。”

“那么,我的父亲,你为什么还闷闷不乐地悲伤呢?”

“儿子,那是为罗睺罗。如果我能把王位让给了罗睺罗,我就不会伤心,不会不高兴了。”

“父亲,罗睺罗怎样看待你的期望呢?”

“儿子,罗睺罗还是个孩子,他怎么知道我的良苦用心?”

“父亲,那你是为你自己设计的希望在伤心。即使释迦族人决定了把王位传给大名王子,但如果罗睺罗希望赢得王位,等他长大成人以后,他自己会争取。再说,如果罗睺罗不希罕王位,他还可以从事其它的事业。父亲,在还没有弄清楚罗睺罗是否希罕王家的荣华富贵之前,你为什么要与自己过不去呢?父亲,你的痛苦是无根源的,你的担心是不切实际的。”

“儿子,我明白了,我得到了安慰。我不再想罗睺罗了。儿子,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我必须想哪些可以给我带来幸福、快乐的事呢?”
        (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