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陀 (19)

 如果一个人具有真正的荣誉,这种荣誉是不会被玷污的。
                          ——佛陀

“父亲,如果你希望继续在生死轮回的旅途上跋涉的话,你可以想一想与此旅程有关的事,想一想你年轻时渴望得到的东西,从而使你享受心满意足的快乐。你想的事应是善良、健康的。父亲,你现在怎么想这些事的呢?”

“儿子,这全是些虚无缥缈的事。它们没有任何意义,没有任何实体。”

“那么,父亲,你既然没有继续轮回的欲望,你想不想从痛苦中解脱出来,而证得无上的寂静?”

“想,儿子。”国王喜悦地说道。

佛陀继续说道:

“父亲,请听我说,在此当前一刹那,集中你的注意力思维灭苦之道。如果你想一件事,制心一处,把这件事与你的思维紧紧地联系在一起,这样,因外界而产生的意识就现前了。有物境的存在,就有意识的存在。当意识不断发展时,来世的生就出现了,接着,老、死、病、悲伤、绝望等痛苦也跟着产生了。父亲,保持意识的平静,不想任何东西,不喜求一切,放弃所有执著,然后就不会有物质意识的存在。当物质和意识不复存在时,父亲,真理就会显现,那里有着无限的快乐。”

年迈的国王,双手合十加额叫喊了起来:“善哉!”

他说道:

“儿子,我明白了,我觉悟了。现在我能够常住快乐了!”

           是水重要,还是生命?
                  
  ——佛陀

偌黑泥河水湍急,夹带着一块块薄冰,从喜玛拉雅山上流了下来,经过一段蜿蜒曲折以后,化成一条条瀑布,时而直流奔进,时而又喧哗着跃下悬崖,然后又自然地沿着河道而下。当河水流经兰毗尼时,水速已明显地减慢了。

早晨,整个大地覆盖在一片白雪之中,树枝树叶上沾着一串串雪花,在晨光的照耀下闪亮着。

在河滩的沙地上,一座座帐蓬拔地而起,那是释迦族部队扎寨的军营。河对岸,敌方拘利族人也早已安营完备,一队队骑兵,一排排步兵正在声嘶力竭地叫喊着,他们拼命地挥动着手中的兵器。两岸都燃烧着熊熊的篝火。一部份士兵正磨拳擦掌,群情激昂:一部份士兵围着火堆,仔细地检查着自己的武器,作好战斗前的最后准备。

太阳渐渐升起,这正是开战的最好时机。顿时,进军的战鼓在两岸同时擂响。释迦族的将领们,在他们的新国王大名的率领下,都已披挂整齐,端坐马背,站在各部的前面。双方都急不可待,武装冲突一触即发,用不着多久,偌黑泥河水就会被鲜血染红。

突然,一个身穿黄色袈裟的出家人出现了,他迈着安详寂静的步伐走了过来。只见他,沿着沙滩顺河而上,来到两军严阵以待的战场中央。这个置自我生死于不顾的出家人,沿着河岸,渐渐走近了拘利族的部队,然后又转过身来,朝南侧走去。

拘利族人还没有弄清这是怎么一回事,释迦族的将士们一眼就认出来了,他就是无上悲悯、平等爱护一切众生的佛陀。如同旺盛的火焰上突然泼来一盆冰水,佛陀的到来一下子冷却了那些蠢蠢欲动的好战者的心。佛陀悠然漫步于两军对垒之间,不知不觉中,那些准备好浴血奋战,踏着敌人的尸体来庆祝自己胜利的将士们,早已把寒气逼人的兵器丢在了地上。声嘶力竭的喊叫声渐渐消沉下来,战鼓声也突然停止了。大名一手高高地举着宝剑,正要下达战斗命令,他一下子被佛陀寂静、安然的形像吸引住了,轻轻地放下停在空中的宝剑,并把它插入剑鞘里去。

整个战场鸦雀无声,四周一片安静,只有偌黑泥河传来淙淙的流水声。
        (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