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陀 (20)

是水重要,还是生命? ——佛陀

他并没有讲话,但他的身上却表现出慈悲喜舍的崇高而神圣的气质。他的到来,使人马沸腾的战场一下子安静下来;他的到来,使将士们自己放下手中的武器。最后,他来到张弓拔剑、面对面站立着的释迦族和拘利族将军们面前。他站在他们中间,脸色平静地望着两军队伍。然后,他来到河流中央,站在齐腿的河水中,与两军保持同等的距离。这时,释迦族的统帅大名和拘利族的统帅维也维狮瓦米特,同时摔鞍下马来到佛陀跟前,一一行礼,然后站到佛陀两旁。

佛陀说道:“释迦族、拘利族的将士们,我现在站在河中央,与你们都保持一定的距离,我对你们平等相待。维狮瓦米特,你是我母亲这方面的人。大名,你是我父亲这方面的人。我有话同你们讲,你们说这条河起源于何处?”

“世尊,起源于释迦族和拘利族交界的喜玛拉雅山,然后同恒河圣水相连。”维狮瓦米特说道。

“这条河的水从何而来?”

“世尊,来自喜玛拉雅山融化的冰雪以及四季降雨。”

“维狮瓦米特,这些雨水从哪里来?雨水是否仅仅降落在拘利族的领土上,或者还是仅仅降落在释迦族的领土上?”

“世尊,这些雨水落在两国的领土之上,然后汇集一处,由支流注入这条河里。”

“大名,你怎么说呢?”

“世尊,维狮瓦米特说的是事实。”

“然而,你们知道不知道,流经两国的河水应属于两国共同所有?”

“世尊,我知道,但拘利族人强占河水为己有。旱季时,他们在上游拦河筑坝,把水灌溉到他们的田里去。雨季时,他们打开大坝,从而我们所处的低洼地水涝成灾。他们从中获益,而我们却遭殃。世尊,这个争端不可以用其它方法来解决,所以我们只有凭借武力了。”

“维狮瓦米特,你有什么要说的吗?”佛陀问道。

“世尊,我们在河中间只筑了一条坝,这条坝还是在靠近喜玛拉雅山的高地上,各个支流在下游汇集一处。我们的土地并没有得到流经释迦族领土的水。释迦族人应该知道怎样建筑大坝,控制流水。假如在这里筑一条大坝,他们也可以通过渠道,把水引到他们的田里。他们不利用如此丰富的水利资源,而让它白白地流入恒河。世尊,最主要的一条,就是他们懒惰成性。水往低处流,不管我们开不开大坝,低洼处水涝成灾都是不可避免的。每年在摩揭陀国和瓦岗国,成千上万的人因恒河水泛滥丧身,这些国家的人民并没有抱怨说,水灾是由于我们筑坝引起的,释迦族人无缘无故地与我们争斗不休,这不过是因为我们的田野肥沃,到处都是沉甸甸的黄色稻谷。因此,释迦族人想的只是发动战争。”

这时,列队两岸的士兵们渐渐地围拢上来,他们个个希望能同佛陀站在一起,能仔细地瞧佛陀一眼,并亲耳聆听他的开示。成千上万的士兵们踩着水,抢占最佳位置,把佛陀团团在中间。

“大名,我有话跟你讲,请你告诉我,你怎样凭借武力来解决这场争端?”佛陀问道。

大名回答道:“世尊,从兵力来看,拘利人确实十分强大。但是,释迦族人世世代代能征善战,在策略的运用上无敌于天下。我们可以用灵活机智的战术消灭敌人,从而把他们一举摧毁。我们要使他们因失败而羞愧。我们是战无不胜的,胜利是属于我们的。我们要拆除他们筑起的所有大坝和渠道,这样,我们将获得我们田野需要的水。”

“维狮瓦米特,我有话跟你讲,请告诉我,你准备怎样凭借武力来解决这场争端?”佛陀转过身,对身边的另一位统帅问道。

“世尊,拘利人在兵力上占绝对的优势,而且我们具有高强出众的战斗本领。在战略战术上,没有人能超过我们。我们拘利人能一举消灭释迦民族。我们将彻底地摧毁他们,胜利终究是属于我们的。然后,我们就可以在我们乐意的地方筑起大坝。我们将使我们的国家更加繁荣富强。”

佛陀接着说道:“将士们,现在让我讲几句,到目前为止,你们双方都取得了胜利。但是,如果你们真正打了起来,在经过一场惨无人道的大屠杀之后,你们只有一方会赢得战争,在你们双方将铸成大错。造下了屠杀人类生命的大恶之后,即使一方取得了胜利,但这并不是真正的胜利。
        (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