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陀 (21)

是水重要,还是生命? ——佛陀

完全打败对方,而自己不损一兵一卒,这才是真正赢得了战争。将士们,你们听说过这样的战争吗?将士们,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战争总是有害无益的。由于憎恨、恶意和敌对而进行的屠杀,是对人类的极大侮辱。因此,真理不可能由战争来显示,相反地,谎言和恶毒将会猖獗。不管是拘利族人还是释迦族人,你们都不分彼此地自愿在听我讲,所以,也就听一听真理,看一看现实吧。大名、维狮瓦米特,为了河水,你们发动了屠杀生灵的战争,是水重要,还是生命重要?释迦族和拘利族的兴衰就掌握在你们两人的手中,不要自迷于毫无目的地毁灭人类生命的事。你们通过磋商,和平地解决这个问题吧。这样,你们的人民就会无忧无虑地生活,互不猜疑。释迦族人应减少庞大的军费开支,把钱用在建造大坝和渠道,以及修建水库和堤岸上面。”

“拘利族的同胞们、释迦族的同胞们,为了解决问题,双方必须达成协议。因此,我建议,允许释迦族人自主利用其所长安贾那支流到偌黑泥河之间的水,其它地方的水源由拘利族人自由支配。为了达成协议,你们不要期望获得你们所有的要求,你们得各自牺牲一部份条件。为了仁慈、博爱,释迦族和拘利族一定要肩负起维护正法的重任。维狮瓦米特,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你完全有能力解决这场世代遗留下来、引起仇恨的争端。”

“世尊,我尊重并接受您的建议。”

“你呢?大名。”

“世尊,我也接受您的建议。我想,这是摆在我们面前最好的解决方法。在我们之间本没有发动战争的必要。世尊,我尊重这样的协议。要不是您及时赶到,一场屠杀成千上万生命的战争就会爆发了。世尊,看到您独自一人来到战场,您那明亮的眼神,无牵无挂的风度,我真的想都不敢想。”

当大名低头向佛陀行礼时,维狮瓦米特以及双方的将士们都不约而同地一齐向佛陀行礼、致敬。 佛陀穿过河流,来到释迦族部队站立的岸边,他用手挤干了湿透了的袈裟。手拿弓箭、刀枪的释迦族将士们闪开一条路,望着佛陀走过。佛陀来到一块人烟稀少的荒地,四周一片安静,远处隆隆的战鼓声早已消失。阳光下,覆盖在高大松树上的片片雪花纷纷融化。风平树静,因躲避战争而离开的众鸟又成群结队地飞了回来。

为了及早知道战果,迦毗罗卫国前宰相兀德正兴奋不安地等在那里。他紧张地侧耳听着远方战场上传来的战鼓声。虽然战鼓在太阳升起之前几分钟就擂响了,但使他震惊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切都销声匿迹了。兀德一直主张对拘利发动战争,并曾鼓动过净饭王。在他双目失明之后,他引退离开了王宫。

“先生,一个披着黄色袈裟的出家人从战场方向朝这边走来。”兀德的老家人突然叫了起来。

“看看他像不像一个因害怕而逃命的人。”

“不像,先生。他走路的姿态十分沉着、安祥。”

“那么,他不是从战场那边来的。也许他根本不知道战场上发生的事。”

“先生。那位僧人像是一位高贵的仁者。他高大魁梧,相貌堂堂。我想,他是一个能创造奇迹的人。”

“如果你这么认为的话,和他打一声招呼,顺便打听一下情况。”

老家人朝走过来的佛陀跑去。起初,他并没有想到要礼拜佛陀,但越来越近时,他已双手合了掌,并把合十的双手伸到前额,恭恭敬敬地礼拜了佛陀。然后,他说道:“尊者。我家主人兀德曾是净饭王陛下的宰相,他正在附近等待着战场上的消息。如果你知道有关释迦族和拘利族之间战争的事,请告诉我。他正焦急地等待着消息。你是从战场那边来的吗?”

“是的。”佛陀答道。

“尊者,谁赢得了胜利?”

“朋友,释迦族赢了,拘利族也赢了。”

“尊者,这怎么可能。在战场上,只有一方能赢得胜利。”

“不。朋友,去告诉你家主人,就说两家都胜利了。”

      (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