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陀 (22)

是水重要,还是生命? ——佛陀

老佣人几乎不能相信他的耳朵,合着掌的双手还放在前额,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一直等佛陀走了老远,他才转过身去,带着刚得来的消息,回到他主人站的地方。

老宰相一听到他带回来的消息,立刻大笑不已。

“出家人怎么知道战争之事。他们不生活在普通社会之中,而生活在远离世界的环境里。在他们死之前,他们已经死了成千上万次了。不过,一些怪事却真地发生了,也许战斗还没有开始。家人,带我去可以亲眼看到战场的地方。”

半夜时分,六个剃着头,身披袈裟的释迦族王子来到了尼拘律树园。他们来到佛陀跟前,一个接一个,五体投地地礼拜了佛陀。

靠近佛陀的阿难陀首先讲话了:“世尊,我是阿难陀,也就是您叔父释科达那的大儿子。”

佛陀说道:“阿难陀,我认识你们大家,提婆达多、巴蒂、阿那律、跋古、金比拉。我也知道你们为什么剃了头、披上袈裟来见我。但是,王子们,你们的父母都同意你们出家吗?”

“是的。世尊,他们都同意了。”

“那好。出家人,我将给你们传法授戒,我将给你们指一条路,使你们能以此为渡船,渡过娑婆苦海。出家人,早上我还看见你们披盔带甲,威风凛凛地出现在释迦族和拘利族的战场上,准备发动战争。现在为什么变了?渴望战争的那股劲头到哪里去了?”

僧人阿难陀说道:“世尊,不但我们渴望战争的心荡然无存了,我们对世间的爱恋也消失了。专横跋扈、蛮不讲理的释迦族人,不但自己不懂得什么叫正义,什么叫非正义,而且不理会一切正义之事。正是由于他们,我们改变了我们的思想。在战场上,我们大家一致同意了解决争端合理而公正的方法,因此而避免了一场血腥屠杀。我们的对手也同我们一样,自愿接受了您的倡议。可是,那些从不出征疆场、腐朽保守的旧贵族们,却一个劲的鼓动我们发动战争。他们谴责我们一致接受的协议。世尊,他们一心想得到的是拘利人的血,他们毫不考虑平等和公正,顽固不化的坚持发动战争。他们不愿修筑水库,治理渠道和堤岸,不考虑怎样使水源得到充分的利用,从而使国家繁荣、富强。相反地,入侵邻国,掠夺其财富,占为己有,坐收渔利,这才是他们的方针。世尊,当我们回到迦毗罗卫国时,他们刻薄地对我们进行冷嘲热讽,侮辱我们。他们辱骂我们,也骂了王后般奢般提和耶输陀罗,甚至连去世的老国王,他们也不放过,他们骂您骂得最凶。他们说,您阻止了战争,就是干预了国家大事。”

“阿难陀,国王大名怎样了?”

“世尊,他们说他成了您魔术的牺牲品,以致执迷不悟。他十分孤弱,也无能为力,正准备孤注一掷地开赴前线,再作一次冒险。但是,军中的许多将士们都拒绝前往战场。世尊,许多年老体衰的人不得不被征出战。他们个个都忿怒不平。就在我们和平解决冲突之后,那个瞎了眼的老婆罗门兀德也来到了战场。他没完没了地鼓动我们再次发动战争,但他没有达到目的,也就自杀了。”

“出家人,我平等对待毁谤、赞誉。只要我能为众生服务,我就不理会毁谤和赞誉。释迦族元老们就是要同佛法较量。他们反对我的平等以及道德行为原则。兀德之所以要自杀,是因为他悲痛交加,他证实了正如他一贯明白的道理一样,那就是正法将战胜他们的邪道。他们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但他们就是不愿意作进一步的思索。释迦族人是一些极端主义者。但是,出人意料的是,在他们中间,你们六位在佛法中却找到了满意、快乐,并请求授戒。出家人,不仅仅是在迦毗罗卫国有像释迦族这样的人,世界上到处都有这种人。我曾开导我的大弟子舍利弗和目犍连,以及其他掌握了佛法的弟子们,为了众生的利益和幸福,要布道施教于世间。出家人,修学佛法,追随善道,准备好把我的佛法传播到远近的每一个国家、城镇和乡村。”

      (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