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陀 (25)

我从来没有把来寻求我帮助的人拒之门外。 ——佛陀

“妈妈,抱抱我吧!”

耶输陀罗抬起她的左手,擦了擦眼泪。她虽然早已支撑不住了,但是,她的精神充实了她身体所缺少的力量,她伸手抱起儿子。突然,她站立不稳,向后一歪,栽倒下去。罗睺罗像一片飘落在地上的枯叶,滚倒在一旁。

在此以前,耶输陀罗和罗睺罗还能勉强忍受劳苦,没有昏倒。但现在,当般奢般提看到她们也倒下去时,她就放声大哭起来:

“噢!天啊!天啊!”她摇颤不定地坐到地上。

库久达罗一直搀扶着老王后,这时,她赶忙跑到卢帕难陀身边,一把抓过她手里的水壶,然后,又喘着粗气,奔到耶输陀罗身边。小罗睺罗浑身剧痛,早已哭得喘不过气来。他的右手被划破了,流血不止。他想站起来,当他认出倒在他身旁的是母亲时,他强咽下泪水,一边哭喊着,一边爬到母亲身边,试图把她扶起来。

“妈妈,我的妈妈!”他大声地叫了起来。

库久达罗在她女主人的脸上洒了一点水,然后,就紧张、不安地蹲在一旁。不久,耶输陀罗微微地睁开了眼睛。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不一会儿,漆黑的夜空刮起阵阵凛冽的寒风。她们已可以模模糊糊地看见毗舍离处的灯光了。当耶输陀罗听说毗舍离就在眼前时,她的心脏就像注入了新鲜血液,一下子又跳动起来。她又一次睁开了眼睛,把头从库久达罗的膝盖上抬了起来,然后又挣扎着站了起来。这是她盼望已久的喜讯。不仅对耶输陀罗,对其他所有人,这都是一个充满希望、吉祥如意的预兆。

“女儿,那里一定是我们苦难的终点。我的儿子将帮助在贫困中挣扎的我们。他的庇护,将给我们带来解脱。女儿,我们走吧。”乔昙弥声音嘶哑地说道。

老王后不想再让库久达罗搀扶自己,她笔直地站了起来,又上路了。

伴着一阵刺骨的寒风,天空突然下起倾盆大雨。寒冷中,她们开始浑身颤抖起来。黑暗里,她们一次又一次地摔倒在泥水中,便她们一次又一次地爬了起来,没有一个人想停下来在路旁的木棚里躲躲风雨。罗睺罗拉着他母亲的手走在最前面,苏宝和克鲁德的妻子走在后面,头上顶着做饭的工具,为了鼓舞自己,她们都默默地呼喊着佛陀的名字。

突然,黑暗中,一个男子汉头顶着遮雨的芭蕉叶,迎面走了过来,正与走在前面的乔昙弥撞了个满怀。那个男子汉毫不在乎,可年老体弱的王后却“咕咚”一声摔倒在地。当那个男子汉弄清楚同他相撞的是一个人时,他才镇定下来,说道:

“对不起,不是故意的,请起来吧。愿佛陀保佑你!”

乔昙弥支撑着站了起来,浑身上下沾满了泥巴,手背不停地擦着颤抖的嘴唇。她想说话,但又说不出声来。她便顺手抓住那个还站在眼前的陌生人,这却使那个人大吃一惊。

“确实不是故意的,请原谅我。在黑暗中,我真的没有看见你。”陌生人又一次向她赔礼道歉。

她又擦了擦抖动不已的嘴唇,急不可待地说道:

“噢!哎哟,你刚才提到佛陀?”

“是我,我以佛陀的名义向你祈福。”陌生人又说道。

“他在哪里?他在那里吗?告诉我,朋友,快告诉我,使我们得到轻松和解脱。”激动不已的王后呼喊了起来。

当陌生人看到其他人也围了上来时,他莫名其妙地惊呆了。他四下看了看,听出全是女人的声音。

“我真的感到惊讶,在如此寒冷的气候下,即使在白天,人们也不走出屋子,更不用说是黑夜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除了这个小孩以外,你们都是妇女。你们说,你们是从哪里来的?” (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