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陀 (26)

我从来没有把来寻求我帮助的人拒之门外。 ——佛陀

“朋友,十天了,为了能见到佛陀,我们从释迦王国的迦毗罗卫城,长途跋涉,来到这里。请告诉我们,在哪里可以见到佛陀?”

“他现在就住在郊外的库特科罗讲堂,我叫苏密特,我常常聆听他的教诲。在听他讲法时,我有时甚至忘记了天黑,或者是天气发生了变化。”

乔昙弥满怀希望地说道:“朋友,我们真是幸运。我们跑了这么远的路,就在我们筋疲力尽的时候,遇到了你。朋友,我是乔昙弥王后,佛陀的养母。那个手拉小孩的就是耶输陀罗王妃,佛陀还过着世俗生活时,她就是他的妻子。我们不认得路,又举目无亲,如果你能带我们到他那里,我们将感激不尽。”

苏密特高兴地接受了王后的要求。他拿起芭蕉叶,遮在王后的头顶上,领着她们朝前走去。

这天晚上,佛陀就住在郊外树林中的库特科罗讲堂里。这时,讲堂里灯火通明。耶输陀罗第一个看见了佛陀。一看到佛陀,她就马上站住了,双手合十,伸到前额,顶礼了佛陀。她浑身被泥水湿透了,身体和精神极度劳累。她不好意思再看佛陀一眼,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然后,她把罗睺罗拉了过来,不住地抚摸着他的头。这些不幸的女人,一见到佛陀,都你瞧着我,我瞧着你,不知如何是好。她们在老远的地方就礼拜了佛陀,然后走进可以躲雨的外屋,个个都冻得牙齿直打颤,围坐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不一会儿,她们再也忍不住了,放声大哭起来,尽情地发泄出压抑了多时的心酸和悲伤。

罗睺罗从母亲的怀里脱开手,不顾母亲的再三阻拦,径直奔到佛陀跟前。他穿着湿淋淋的衣服,一头扑倒在佛陀面前,一把抓起佛陀的袈裟,擦着脸上的污泥,接着,他就“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佛陀扶着他的肩膀,把他叫了起来。看着他那疲劳、可怜的身子,佛陀首先祝福了他。“孩儿,罗睺罗,愿你如意,觉悟正道。”

在佛陀慈爱的抚摸下,罗睺罗渐渐地停止了痛哭,但他还是不住地小声抽泣着。最后,他停止了哭声,抬起头,如从噩梦中醒来一样,开始左顾右盼起来。

“我敬爱的父亲,救救我们吧!太可怕了。我妈妈、祖母和姨妈正在苦难中挣扎。苏宝、玛拉、和库久达罗也在痛哭。噢!我亲爱的父亲,救救我们大家吧!”

阿难陀远远地站在一旁,默默地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提婆达多不知道这些痛哭的女人是谁,就跑了过来,想打听一下。他万万没有想到,他的姐姐就在其中。一听到她弟弟的说话声,耶输陀罗就伏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她双手捂住脸,伏在地上痛哭,只能听见人的说话声,而看不见这时所发生的一切。过了一会儿,她抬起头,睁开眼睛,向亮处瞧了瞧。她弟弟的声音消失了,但她看见佛陀带着罗睺罗朝她走来。如同一个口干舌燥的人,看见了一股清泉,她喜悦地望着佛陀的身影,站了起来,擦干了眼泪。这时传来了佛陀慈悲、圆润的声音:

“从黑暗中走出来吧!光明就在你们眼前。佛陀就是你们的依怙。”

乔昙弥王后和苏宝累得站不起身来,她们就从黑暗里爬了出来。最后耶输陀罗也跟着爬了出来。她头发蓬乱,浑身沾满了泥水,身子颤抖不已,一步一步地朝前走来,差一点晕倒在佛陀跟前。她使劲地想合掌行礼,但她的双手还是软弱地垂在两旁。

“母亲、耶输陀罗、卢帕难陀、玛拉、苏宝、库久达罗,我对你们说,我希望你们大家都好。你们从黑暗中跨入光明,来到我的身边,寻求我的保护,我将保护你们。不要再跪在地上了,望着我。”
         (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