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陀 (27)

我从来没有把来寻求我帮助的人拒之门外。 ——佛陀

她们一个个站了起来,然后又坐在了地上。她们双手合掌,伸到前额,又一次向佛陀行了礼。这时,她们才仔细地凝视着佛陀慈祥、寂静的脸。突然,她们的疲倦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乔昙弥仍合着掌,放在前额,首先说道:

“儿子啊!我的奶水哺育长大的儿子啊!你的身影,以及你平静安稳的话语给我快枯竭的心带来了舒适。几天以来,我们遭受了难言的痛苦和困难。儿呀!当你父亲在世时,我在王宫里享尽了荣华富贵。但我现在又不得不从千里之外的迦毗罗卫国赶到这里。我受尽了痛苦和折磨,所有这些都好像梦一样。儿子啊!除了你,我们无处可归了。我们真是贫穷无望了。”

“母亲,你希望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样的寄托呢?”

“儿子,你不会拒绝我们吧?我们来寻求你的庇护,经受了千辛万苦。噢!儿啊,如果你不允许我们加入僧团,我们也只好死在这里了。噢!儿啊,想一想我用奶水喂养你的恩德吧,儿子啊!救救我们吧!”

“母亲,我不会拒绝你,以及这里的所有女人。我从来没有把来寻求我帮助的人拒之门外。我也从来不认为男尊女卑。但是,请听我说,一旦我为你们开创了比丘尼僧团,成千上万的妇女就会要求我以及我的弟子为她们授戒。即使在我圆寂以后,她们也会要求从舍利弗、目犍连继承下来的僧团处授戒。母亲,一些受了戒的耆那比丘和比丘尼,住在深山老林里,忘掉了所有的清规戒律,就像世俗人的妻子和丈夫一样生活在一起。我并不希望,在我圆寂以后,跟随我的比丘和比丘尼也从事这种道德堕落、腐败的生活。母亲,那会减弱我的道法。”

“儿子,你先替我们授戒,然后对比丘尼僧团制定严格的清规戒律。我们将遵守你制定的一切戒律。”

“母亲,我不能授予比丘一套戒律,而授予比丘尼另一套戒律。因为我平等对待一切男女。我反对的是,那些冒充出家的比丘和比丘尼住在一起。他们被世俗的欲望所吞没。”

“噢!儿啊!难道我们就没有解救的方法了吗?”老王后泪如雨下,伤心地哭了起来。

苏宝跪着朝前移了移,前额靠在地上,哭诉起来:

“世尊,您为什么不悲悯我们这些不能选择出身的女人?难道我们女人就不能理解解脱之道?”

“苏宝,你们能。我从来没有说过女人低下,更没有说你们应该受到慢待。苏宝,女人可以了悟解脱之道。”佛陀说道。

“世尊,这样的话,就给我们开示解脱之道吧!我将一生追随佛法僧三宝。世尊,您还记得吧,我是怎样启发了您了悟今生后世诸苦的。我那时还是一个丧失理智、流落街头的女子。可我曾经也是高傲的释迦族人寻欢作乐的名妓。为了帮助像我这样的人,您曾说过,无论道路多么艰难,困难多么严峻,您将精进、奋勇,为了无数现在众生和未来众生探求解脱之道。世尊,您还记得吧?你曾答应过我,我们现在无依无靠,一贫如洗。可怜可怜我们吧!世尊,接受我们加入僧团吧!”苏宝哀求道。

“女士们,我并没有说,你们将不会从我这里得到授戒。我只不过告诉你们,如果我接受你们加入僧团,有些事情就会发生。尽管如此,我接受你们加入僧团。不过,在这之前,女士们,你们需要休息。舒舒服服地休息一个晚上,然后我将给你们授戒。”
        (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