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陀 (28)

人们能得到的无上快乐就是帮助孤苦伶仃的人,使他们得到幸福。 ——佛陀

由于对生活的厌倦,乌帕拉瓦尼来到了佛陀居住的库特科罗讲堂。她为自己一生感到羞愧,显得十分颓废、失意。她唯一的希望就是单独面见佛陀,倾诉她的遭遇,并加入僧团。两天以来,她一直在寻找、等待这个机会。库特科罗讲堂一天到晚挤满了从四面赶来的信徒。佛陀给他们说法以后,就在众弟子的陪同下,外出化缘,然后又在众弟子的陪同下回到讲堂。她看见,一些曾经饱尝世间沧桑之苦的人,来到佛陀身边,寻求解脱之道。在这些人中间,她发现一群妇女也同样辞亲别友,出家受戒。她亲眼看到,阿罗汉大迦叶在家里的妻子巴德克皮兰尼,披着比丘尼袈裟,来到佛前受戒,加入了僧团。还有,她也看到了为这位贵族妇女出家而举行的隆重授戒仪式。

在第三天,乌帕拉瓦尼暗自下定决心去见佛陀。只有这样,她才能达到她的目的。她站在老远的地方,热切地凝视着佛陀,当佛陀独自出来经行时,她急不可待地冲到佛前。“世尊,原谅我。三天以来,我一直在等待着单独见您。但是,我没有找到这样的机会,宽恕我吧!”她一边说着,一边在佛陀面前跪下。

“夫人,告诉我,无论在什么时候,我都愿意听像你这种人的诉说。告诉我,女士,你为什么要单独见我呢?”佛陀问道。

“世尊,我是一个十分不幸的女人。我有一段不光彩的经历。”

“夫人,站起身来。告诉我你的遭遇。我愿意听一听。”

乌帕拉瓦尼站了起来,眼睛望着地上,心情复杂的拨弄着手指,她开始讲述她的身世。“世尊,我曾嫁给萨瓦蒂城一个贵族的儿子,我的丈夫是一个商人。他奔忙于各国之间,用车载着商品,到处做生意。我和他在一起生活了几个月。就在我怀孕的那一天,他还和往常一样,到王舍城做生意去了。但他却不知道我已怀孕。世尊,当我怀孕的情形可以明显地看到时,我的丈夫还没有回来,我的公公就怀疑我,说我行为不检点,并因此而怀孕。他认为我给他家丢尽了脸,就把我从家里赶了出来。我强忍着悲伤,来到了王舍城。我唯一的希望就是能找到我的丈夫。

可是,在离王舍城不远的地方,我突然感到临产前的一阵剧痛。我生下了一个像金色塑像一样漂亮的男婴。我把婴儿交给一个乞丐,自己去找水清洗身子。想不到,当我回来时,我发现我的儿子不见了。找不到丈夫,又丢了儿子,我受到了极大的刺激,我疯了,毫无目标地流落街头。最后,我被一个盗贼头子抓住了。他被我的美丽迷住了,迫使我做了他的妻子。不久以后,我替他生了一个女孩。这个盗贼十分粗暴、野蛮,甚至残忍。有一天,他挟着我女儿的脖子,猛地在床沿上砸了好几下,我女儿的头部由此受了重伤。由于害怕我那个邪恶丈夫,我就偷偷地溜走了,来到王舍城,为了谋生,我就只好做起妓女。

一天夜里,一个年轻人和我同床以后,对我产生了感情。他就把我带到他家,并开始和我生活在一起。我们就这样生活下来。不久,他带回一个年轻姑娘,并娶她为妻,这个女孩还刚刚成年。这样,我们作为他婚姻上的共同伙伴,生活在一起。一天,当我替这个年轻姑娘梳妆时,我发现她头上有一块伤痕,一问,才知道,她就是我和盗贼生的女儿。

世尊,事情到此结束还好了。可是,在另外一次闲谈中,我了解到,我现在的丈夫,不是别人,正是我丢失的儿子。世尊,我把儿子当作丈夫,把女儿当作丈夫的伙伴,生活在一起。世尊,真相大白以后,真令人恶心啊。从此以后,我神魂颠倒,不知东西。听人说您在舍卫城,我就放弃了自杀的念头。我是专门来这里的。世尊,我真感到耻辱。我无脸再见一个男人和女人。我憎恶生活。救救我吧!允许我出家吧!”乌帕拉瓦尼一口气讲完了她的人生经历。

佛陀说道:“夫人,我准许你出家。你先去见见乔昙弥,她就住在树林那边的庵堂里。告诉她,我已经同意你出家了。你就从她那儿受戒吧。”

佛陀话音刚落,乌帕拉瓦尼连向佛陀行礼的事都忘记了,立即转身跑开了,去寻找树林那边的庵堂。(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