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陀 (29)

人们能得到的无上快乐就是帮助孤苦伶仃的人,使他们得到幸福。 ——佛陀

傍晚时分,凉风徐徐。乌帕拉瓦尼踏着轻松的步子,穿过由阳光反射过来的长长树影,朝庵堂走去。她出家的希望马上就要实现了。她独自朝前走着,她看见,在树林中,许多比丘坐在树影下修习禅定。突然,一个年轻人朝她追来。

“站住。”年轻人叫了起来。

乌帕拉瓦尼看到,这个年轻人的眼睛里充满了欲火,她一下子被吓得魂不附体。她不敢停下来搭腔,便开始拼命地奔跑起来。但,一会儿,她还是被那个年轻人一把抓住了。

“你想往哪儿跑?”年轻人抓着她的手,问道。

“我要去尼庵。” 乌帕拉瓦尼答道。

“为什么,亲爱的?”

“放开我,哎哟!放开我。让我走吧。” 乌帕拉瓦尼乞求道。她想抽开身子,使劲地用手抓他的手,用口咬他的脸。

“放走到手的宝贝是多么的愚蠢!我不会让你走的。你比那些年轻少女更有魅力,你快逼我发疯了。”这个流落的男子,被欲火烧得失去了理智。

“年轻人,收回你的手。我已经看透了感情的诱惑。我刚得到佛陀的恩准,到乔昙弥比丘尼那儿去受戒。”

“亲爱的,你在说些什么?什么受戒不受戒的。”

“我对这种低贱、庸俗的性爱没有任何欲望了。情欲使你迷妄。年轻人,让我走吧!”乌帕拉瓦尼请求道。

狂热使年轻人失去了理智,他不顾一切地把她抱在怀里,亲吻着她。乌帕拉瓦尼不住地挣扎着,胡乱地咬着这个激情的年轻人。

“亲爱的,你咬吧,我喜欢这样。”年轻人声音激昂。

拉得长长的树影消失了,黑暗又把夜幕拉了下来。乌帕拉瓦尼坐在凉亭的地上。双手捂着脸,开始哭泣起来。

“噢!输荻罗,你干了些什么啊!你杀了我反而更好。我怎么有脸再去见佛陀?我也不能到乔昙弥那儿去了,你诱骗我做了错事。你造了多大的罪孽啊!噢!天啊!天啊!”

输荻罗一声不吭,也没有看一眼乌帕拉瓦尼,他现在想的就是怎样从这里溜走。他对所发生的一切并不感到快乐。

“输荻罗,告诉我,你干了些什么?噢!你说话呀。”乌帕拉瓦尼一边说着,一边哭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什么东西折磨着我。我只知道,你的美貌使我发昏。我认识到世俗生活的毫无意义,我就抛弃了我的结发妻子。好不容易得到我父母亲的同意,来找佛陀,准备出家受戒。可是,就在我走近他时,我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你。善良的乌帕拉瓦尼,原谅我吧!由于盲目和疯狂,我做了这样的事。善良的乌帕拉瓦尼,我被我头脑里的魔鬼缠住了,我们都被它打败了。”输荻罗悔恨莫及地说道。
         (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