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陀 (30)

人们能得到的无上快乐就是帮助孤苦伶仃的人,使他们得到幸福。 ——佛陀

“噢!我该到哪里去呢?”乌帕拉瓦尼伤感地说道。

“去见佛陀,把这件事告诉他。他会饶恕我们的。他最了解人的思想。我过一会儿也到他那儿去。”输荻罗说道。

输荻罗走在前面,给她指引着路。乌帕拉瓦尼默默地跟在后面,伤心地哭泣着。她感到恐惧和耻辱。乌帕拉瓦尼来到庙门口,她没有直接走到佛陀跟前,而是站在外面流着泪。这时,佛陀正与利菜威太子在谈话,他听到外面的哭泣声,喊道:“乌帕拉瓦尼,过来吧。”

一听到佛陀悲悯慈爱的声音,乌帕拉瓦尼心中一阵激动。使她感动吃惊的是,佛陀知道她来了,她跑了过来,“噗咚”一声跪倒在佛陀跟前。她披头散发,脸色苍白。

“夫人,你还没有去乔昙弥比丘尼那儿?”

“世尊啊!您一同意我出家,我就迫不急待地朝那儿奔去。可是,世尊,在半路上,一个名叫输荻罗的年轻人拦住了我。他把我抱在怀里并侮辱了我。噢!世尊啊!我是一个多么不幸的女人,我的命运就是不幸,永远得不到安宁。我的美貌就是我的诅咒。世尊,可怜可怜我吧!我在去受戒的路上发生了不正当的行为,可是,不要因此而拒绝我!世尊,饶恕我这个凡夫俗子吧!”

“夫人,你没有反抗输荻罗的调戏?”

“世尊,我一看到输荻罗,就好像见到魔鬼的影子,我被吓得魂不附体,没命地跑了起来,想逃避他。当他抱住我时,我拼命地抗争着,一心想摆脱他的拥抱,使劲地用着手打他,用手抓他。但他就是不放开我,他用情爱的言语引诱我,把我抱住,紧紧地贴在他的身上,没头没脑地吻着我。由于我的业障,我心甘情愿地接受了。世尊,我憎恨、厌恶我自己。世尊,原谅我吧!”

“夫人,我不责怪你。现在,你已真正明白了,庸俗的情欲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以此作为修证苦灭的象征,精进不懈。你经历了形形色色的磨难,遭受了各种各样的痛苦,所以,你才真正了解了人生。回忆所发生的一切,把这些作为脱离苦海的渡舟。像你这种人,一生经受了这么多不幸和打击,最有资格出家了。你会马上了悟真谛。夫人,我不把你看成是一个卑贱的女人。相反的,我把你看成是一个智慧高度成熟,对生活有独特见解的女人。夫人,站起身来,我再一次同意你出家受戒。”

乌帕拉瓦尼精神不禁一振,如同一朵凋零的花朵,在雨后又获得了新生,她鼓起勇气,站了起来。这时,一直躲在黑暗角落里的输荻罗也钻了出来,走到佛陀跟前,在离乌帕拉瓦尼不远处跪下,向佛陀行了礼。

“输荻罗,你神色不定,你的精神好像正受到剧烈的折磨。这是什么原因?”

“世尊,我是一个应该受鄙视庸俗之人。世尊,我引诱、欺骗了她,使她就范于肮脏的性爱。”输荻罗说着,脸上挂满了泪珠。

“输荻罗,你已经达到了你一心追求的目的,你为什么又不高兴呢?”佛陀问道。

“噢!世尊,我不知道,是万恶的欲魔缠住了我。”

“输荻罗,魔鬼和佛性同时生存在你心里。”

“世尊,自从听了您的教法以后,我明白了世俗生活的果报。我好不容易征得我父母、妻子的同意,我一心想过清净的出家生活。带着这样一个心愿,我满怀希望地跑来找您。我到您居住的地方,但您不在那里,我就到院子里来找您。后来,我看到您在大庙的后面,我就快步朝那里走去。可是,我不仅看到了您,我还看到了一位美丽动人的少妇。她正跪在您的面前,恭恭敬敬地对您讲着什么。世尊,我一点也不隐瞒地告诉您,当我看到这位臀部宽大,胸脯丰满的少妇,我的欲望就被激发起来,如同被覆盖的煤渣又重新燃烧起来一样,我的心又被点燃了。在她站起来的时候,我看到她明亮、媚人的眼睛。世尊,我忘记了我来找您的目的,目不转睛地盯着她。我的思想全被她迷住了。世尊,性爱的欲望使我发疯。后来,我就尾随着她,并把她抓住。世尊,向我发分慈悲吧!一股恐惧感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痛恨我自己。世尊,救救我吧!”
         (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