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陀 (31)

人们能得到的无上快乐就是帮助孤苦伶仃的人,使他们得到幸福。 ——佛陀

“输荻罗,我会帮助你的。现在,你再看一看,你刚才还疯狂拥抱的乌帕拉瓦尼,望着她的脸,你现在又有什么样的感觉?”

“世尊,我有一股悔恨的感觉,我感到大脑剧烈地疼痛。世尊,我不能再看她的脸。”输荻罗回答道。

“乌帕拉瓦尼,现在,我对你说,你曾说过,你曾心甘情愿地享受同输荻罗短暂的快乐。你现在又有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呢?”

“世尊,我有一种难以忍受的厌恶感、耻辱感和痛苦感。这不仅是对这个年轻人,我对整个世界都深恶痛绝。”乌帕拉瓦尼说道。

“输荻罗,乌帕拉瓦尼,对你们这些完全明白了情欲后果的人,我不想对情欲再作进一步地说明。输荻罗,帮助这位女士,带她穿过这黑暗的树林,保护她的安全,把她送到尼姑庵,交给比丘尼乔昙弥。然后,你回来见我,我将替你授戒。你能做到这些吗?”

“世尊,我将把她当成我的亲姐姐,并把她送到尼庵去。”输荻罗低声地答应道。

输荻罗把乌帕拉瓦尼安全地送到尼庵,然后他又回到佛陀身边。佛陀替他授了戒。从此,他的身心显得无比的快乐。半夜时分,他睡得既香甜又安宁。

* * * *

半夜三更,溶溶的月光沐浴着大地上的树枝草叶。远近四周,蚱蜢的啧啧声响个不停。漆黑的夜色笼罩着原野。从远处苦行僧居住的墓地里传来阵阵豺狼的嘶叫声,使人胆战心惊。随着豺狼凄惨的号叫声,一阵阵狗吠声此起彼伏。突然,整个大地又一片寂静,无声无息,给人一种寂寞和恐惧感。整个世界都进入了梦境。

这时,佛陀正在院子里经行,他以平等无碍的慧眼遍观整个世界。突然,他的天耳神通把他的注意力带到一个特定的方向,他听到一个小孩恐惧的哭喊声。与此同时,他的天眼也看到了这个小孩。

莎琶卡是一个年仅七岁的男孩,从夜幕降临一直哭到现在。他的手脚被绑在墓地里的一具尸体上,裸露的尸体发出恶心的臭味。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再也哭不出声音来了。他紧闭着眼睛,躺在那里,无力地呻吟着。每当他竭力嘶叫一声,周围的狼群就停了下来,不再向前逼近。然后,它们又会窜上来,互相争执,拖拉着尸体,大口大口地吞吃鲜血淋淋的肉块,一股股血液从死尸身上流淌下来。被捆在尸体上的莎琶卡一动不动地身在脓血之中。

小孩不停地呼喊着他的母亲——世界上他最亲爱的人来救救他。突然,一只狼的锋利牙齿咬中了他的小手。冥冥中,他突然想起佛陀,他祈祷来做他母亲应做的事,口中不停地叫道:“佛陀——妈妈。”

当他想到他马上就会活生生地被残忍的豺狼吞下去时,他恐惧得浑身颤抖起来。他闭上眼睛,可怜而又恐怖地摇晃着身子,他早已筋疲力尽,现在只好无声地哭喊。孩子在等待着死亡的来临。突然,四周又是一片寂静。豺狼争夺骨肉的“嘎吱”声和哀鸣声一下子消失了。小孩迷惑不安地睁开眼睛,透过晶莹的泪花,他看到一线慰人的亮光。悲悯救苦的佛陀就在他的眼前。他走近小孩,慈爱、和善地对他说道:

“孩子莎琶卡,不要害怕。我救你来了。我将保护你。孩子莎琶卡,我是佛陀,你可亲的父亲。”

莎琶卡疲累到了极点,早已不能开口讲话了。尸体的情形使人恶心呕吐,佛陀蹲下身来,一边一道一道地解开捆在小孩身上的绳子,一边对莎琶卡说道:

“孩子,我是来找你的。孩子,我是来解救你的。过一会儿,我就会使你自由,不要害怕。”

佛陀解开了绑着的绳子,并把尸体移开。可是莎琶卡还没有完全恢复理智,更坐不起身来。神思恍惚之中,他抬起头,凝视着佛陀。佛陀说道:“孩子,起来吧。不用害怕,清醒一下你的意识。”(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