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陀 (32)

人们能得到的无上快乐就是帮助孤苦伶仃的人,使他们得到幸福。 ——佛陀

莎琶卡从尸体流出来的粘液中爬了起来,好像刚刚从严禁中苏醒,佛陀抚摸着他的头,拉起他的手,这时他才完全清醒过来,“哇”的一声,放声大哭起来。

“孩子,你害怕了吗?”

“噢!世尊,我以为我已经被吓死了呢。”

“你为什么要哭呢,莎琶卡?”

“我一想过去我就害怕。噢!世尊,我的身上发着臭味,我是多么的肮脏啊!”

“你身上的味道可以被洗掉。”佛陀说道。

佛陀搀着莎琶卡的手,来到一条流经苦行僧林园与公墓之间的溪水边,用清凉的水替莎琶卡洗了身子,然后,拉起他的手,说道:

“孩子,说吧,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

“世尊,我没有父亲,我母亲还活着。我父亲死后,我的继父来到我家。他太可怕了。他有一大把胡子,他的头发像熊毛一样。不久,我妈生下了一个女孩,他喜欢我这个妹妹。只有我妈疼爱我。无论我在吃饭、睡觉还是坐着说话,我的继父总是骂我,打我。昨天晚上,我妹妹在摇篮里一个劲地哭起来,我继父以为我惹了她,他就拧我的耳朵,并重重地打了我一个耳光,我痛得哭了起来。我妹妹因为害怕,哭得更起劲了。我想,他又要打我了。我就坐在地上,用手捂住我的耳朵。当时,我妈妈不在家。听到我还在抽泣,我继父就走了过来,拿起一根绳子,要绑我。我吓得溜出屋子,开始四处乱窜地跑了起来。这样,我就来到了这块公墓。他一个劲地在后面追我不放。在这块坟地里,他抓住了我,把我连拉带拖地推到一具恶臭的尸体旁,不管我呼喊、哀求,把我推倒在地,用绳子把我绑在尸体上,然后,他就笑着走开了。”

“莎琶卡孩子,你现在哪里不舒服吗?”佛陀问道。

“世尊,我冷,我冷得发抖。”裸露着身子的莎琶卡回答道。

“那么,莎琶卡,我告诉你,如果你想摆脱寒冷,你就活动活动你的身子。然后你就会感到好受些。”

莎琶卡跳了起来,可是跳了十几下后,他停了下来。

“莎琶卡,你现在又有什么不舒服的吗?”佛陀问道。

“世尊,我已经不冷了。可我现在感到饿极了。”

“当你吃饱了以后,你的不舒服就会从此消失了吗?”

“不,世尊,那时,我要我妈妈。”

“见到你妈妈,那又怎样呢?”

“然后,我将再一次受我那个残忍继父的毒打。世尊,我总是在惊慌和害怕中生活,我的继父不许我睡觉。所以,我就学会了用双手捂着耳朵睡觉,生怕他在睡觉时把我勒死。”

“孩子莎琶卡,你向往平安、满足、没有害怕、充满幸福的快乐生活吗?”佛陀问道。

“世尊,我想呀。披着袈裟的小罗睺罗天天跟随着您,他多幸福、快乐啊!没有谁比他更快乐的了。”

* * * *

阿难陀坐禅一直到半夜。起座以后,他来到佛陀的住处,想在睡觉之前向佛陀请安。他发现佛陀出去了,在寺庙里没有找到他,就来到庭院外,他看到佛陀手拉着一个赤身裸体的小孩朝寺庙走来。当佛陀来到寺里坐下以后,莎琶卡就躺在佛陀的脚旁,双手抱着脖子,就想睡觉。

“孩子,你想睡觉吧?”佛陀问道。

“是的,世尊,我可以无忧无虑地睡在你的身旁。”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要双手抱着脖子呢?”

莎琶卡这才明白过来,双手捂着脖子睡觉已经成为他的习惯。这时他赶忙把手从脖子处收回并伸直。(摘自《觉者的生涯》[斯里兰卡]贾雅瑟纳·嘉亚阔提亚著 学愚译)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